喜欢旅行,喜欢一站一站的慢慢南下或北上,喜欢在旅途中的自己。

只因为,在旅途的中间,我就可以不属于起点,也不属于终点,不属于任何地方,在这个单独的时间里,我只属于自己。所有该尽的义务,该背负的责任,所有该去挣夺或是退让的事物,所有人世间的牵牵绊绊都被隔离在时间的两端,而我是无所欲求的。在那个时候,我唯一要做也唯一可做的事,就是安静地坐在窗边,观看窗外景物的变化而已。

窗外景物不断的变换,山峦和河谷绵延而过,我看见在那些成林的树从里,每一棵树都长的又细又长,为了争取阳光,它们用尽一切委婉的方法来生长。也曾看到一大片黄金般的稻田,在田野的中间,我也看见了一棵孤独的树,因为孤独,所以能尽情的舒展着枝叶,长的像一把又大又粗又圆的伞。

在现实生活里,我知道,我应该学习谦让与忍让,就像那些密林中的树木一样。可是,在心灵的原野上,请让我,让我能长成为一棵广受日照的大树。

我也知道,在这之前,我必须先要学习独立,在心灵最深处,学习不向任何人寻求依附。可是,我如何能做到呢?如何能作到无欲无求?怎样才能无牵无挂呢?在我的心里不是一直有着你吗?

你是一艘小小的张着白帆的船,停泊在我心中永不改变的港湾,我对你有着永远的期待与盼望。在少年的时候,那些充满了阳光的长长的午后,我无所忧愁,也无所畏惧,只因为我知道,在我的生命里有一个永远的期待和追求。挫折会来,也会过去;热泪会流下,也会收起。没有什么可以让我气耒绥,因为我相信,期望会实现,而你也一定会来。

今天阳光仍在,我已走过少年。在曲折颠沛的道路上,我一直没有歇息,只敢偶而停留一下,寻你、等你。雾从身后轻轻涌来,日光淡去,理想还只是期望,而你也一直没有来,心中竟然有了一些恐惧。不由对一切美好的事物充满珍爱怜惜。不管是对一只小小的飞鸟,或是那打闹的小狗小猫;不管是对着一颗年轻喜乐的心,或是那亭亭如盖的树;我总是善待每一个生命,而你也许该来了,也许已经来过,而我却没有察觉。

日子在盼望与等待中过去,总觉得自己和期望有着无法逾越的距离;而你始终好象已经来过,又好象始终还没有来?心中的愿望何时才能实现?而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模样呢?

总有一天,我也会象所有的人一样老去的罢?总有一天,我现在还算挺直的腰也会佝偻下来;总有一天,我也会面对无法转圜的绝境和尽头;而在那个时候,能让我依然牵挂的大概也只有你了罢?还有一艘我从来不曾真正停泊的,那小小的张着白帆的小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