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5日,上海,古御界桥只剩桥墩和两块桥面。 记者:杨博 图

5月27日,网友“上海赤松里”在微博上贴出文章《再次消失的御界桥》:百年老石桥——御界桥曾经过一次原样移位保护后,被成功保留在咸塘岸边,而今照片中的石板桥面已经不知所终,独独留下几块桥梁结构。

记者近日实地走访老御界桥遗址,一名工地安保人员称,他看见过御界桥,就在工地后面的景观道上,但工地开工后不久,桥就凭空消失。浦东文物保护管理所(“浦东文保所”)相关负责人则告诉记者,御界桥大概在2008年成为上海市第三次文物普查登录点,但对于古桥不翼而飞,他们并不知情。

古桥:移动保护后还是突然没了

资料显示,御界桥现有两处,老御界桥建于明万历乙亥年(1575年),地处沪南路近咸塘的景观道上,长不过10米,过去连接御桥村两岸。新桥于1995年建造,是开发开放浦东的热潮中所建设的钢筋混凝土三跨桥,全长48米,自西向东与御桥路连接。

  洪先生是20世纪50年代出生的御桥村人,后因村子动迁,搬进了御桥旁边的公寓。据他回忆,多年前的御桥村是一整片白墙灰瓦、错落有致的江南民居的样子。村落中心有两条河浜交汇,名为“咸塘”与“小腰泾”。御界桥跨过咸塘与小腰泾交汇处,连接河道两边的村落,是村民往来集市的必经之路。

“乾隆皇帝走过的,有6块石板,没有护栏的。”居民叶女士站在咸塘东侧的杂草高地上,一边锄地翻土,一边说,“以前位置就在现在的新桥这里,本来有个御桥老街的,就在老街这里。现在面目全非了,动迁好了都不认识了,老样子都没有了,都是新面貌啦。”

6月5日,浦东文保所相关负责人表示,御界桥大概在2008年成为上海市第三次文物普查登录点。

2009年,针对御界桥的去留问题,浦东文保所和北蔡镇政府及开发商等相关单位曾多次协调,最终达成一致意见,保留古桥。

 当时,浦东文保所给出了保护御界桥的建议:原址保留或将古桥整体北移进开发商所建小区,成为小区绿化景观的一部分。而后,由于御界桥本身所处河道需要扩建,原址保留有一定困难,便只留下将古桥迁移进小区绿地的方案。

古桥为何迟迟未挂牌保护?

浦东文保所表示,待御界桥真正落地后,他们便会向主管部门申报御界桥为“登记不可移动文物”。只不过,眼下开发商所建小区还未完工,古桥也一直未迁移进小区。近期古桥不翼而飞,浦东文保所称并不知情,已经派工作人员前去了解情况。

据北蔡镇党委宣传委员徐东介绍,御界桥所在地块多年前已批租给陆家嘴公司,详规由该公司项目部实施,已有计划实施保护。同日,陆家嘴公司工作人员回应称,该地块在2012年左右移交给上海地杰置业有限公司继续开发。

工地安保:开工不久,桥就消失了

6月5日,记者多方打听,来到了照片中御界桥遗址处。

石桥原样移位后,现只剩下几条标志着位置的桥梁,自南向北坐落于咸塘岸边,与景观道融于一体。沪南路御桥花园二期施工工地的北侧有一条向东道路,是现今唯一一条与景观道交会的道路,也是到达老石桥唯一的方式。御界桥如今只留下南北两头桥梁桥柱,外壁上用红漆标注着桥部位的名称,疑为当时原桥移动保护留下的痕迹。北侧桥石枕内壁上刻着一行字:“水漾鱼鳞不必褰裳”。

记者随后走访御桥村民动迁后居住的小区。御桥村村民万阿姨称,2015年御界桥桥面已经断裂:“桥被他们造房子的弄断掉了,今年具体几月份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断掉了,你去红绿灯那边造房子的(工地)里面看看。”

随后,记者走进位于该地块中咸塘东面的万科海上传奇楼盘管理处询问,工作人员表示,海上传奇一期已全部交付,二期今年即将交付,河对岸将新建三栋高楼住宅,但他也从没有收到过有古桥要移到小区中的消息。

工地上,一名工地安保人员告诉记者,他看见过御界桥,就在工地后面的景观道上,但工地开工后不久,桥就凭空消失,“我们去年八九月份在这里建工地的,那个时候我看见那个桥还在,今年就没有了,说不上几月份没有的。”

该地块施工单位——上海万康机械施工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张立新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从未听说过这片地块有座古桥。当问及是否得知有座古桥存在,他连连称“不知道”,并表示:“如果我们工地有人拆桥,我肯定会知道的。”

专家:处罚太轻了,有些人根本就不怕

同济大学副校长、联合国环境署—同济环境可持续发展学院院长伍江认为,如果按照现在所知道的信息——御界桥确实是明朝万历年建造,那么必然是某级文物保护单位,因为一般来说,如果得知该遗址是清代,甚至是晚清时期的建筑至少都会被列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但现今如果御界桥被列为“三普点”的话,那么应该是曾经重新造过。

“御界桥被列为三普点,就意味着有一定的文物保护价值。从法律上来讲,也不应该被拆的,只是现在法律还不健全,好多地方都在偷偷地拆这样的三普点。”伍江说。

他告诉记者,首先,既然已经知道是“三普点”,文物保护部门应该立刻前来制止拆迁。其次,开发商要负起不翼而飞的责任。

“这个事情要好好了解,究竟桥去了哪里?是被保护下来了吗?如果真是不翼而飞,那么就是违法,违法就要惩罚。虽然现在惩罚力度有限,但好歹是惩罚。”伍江随后提及了前不久外滩老建筑被刷墙一事,称只罚50万元太少了,“目前法律中的惩罚措施太弱了,更别说有时候根本罚不到,有些人根本就不怕。”

伍江认为,现今留存在城市中、能够记住城市历史的文物太少了,“为什么现在上海政府部门都在努力,通过文物保护单位来找到几千个三普点,公布第五批名单?都是想尽快地抢救一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