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盲人高考:一名老师读题几名老师记录答案

又逢高考季,对于在上海市盲童学校印刷厂工作25年的肖红来说,高考是她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特殊经历。1987年,她考进了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音乐专业,成为上海恢复高考后第一位盲人大学生。

那么多年过去了,说起自己高考时的情形,肖红记忆犹新。“我参加的是艺术类高考。那年,长春大学开设了国内第一个特教学院,报考的残疾人特别多,在上海,就有七八十名盲人参加了初试,结果只有两人进入复试。”她说,复试是7月中旬在南京进行的,这也是她长到18岁第一次乘火车出远门。三天里试唱、乐器都考过,她弹钢琴、弹扬琴、唱歌,每个环节都比较出色。而到了文化考试环节,却令她十分意外,因为那年高考第一次向盲人考生开放,还没有盲文卷,考生一人一间教室,由一位监考老师负责读题,几位老师负责记录考生的答案,还有录音机全程录音。“这架势真有点像三堂会审,而且在复习阶段从来没有进行过这样的训练。就拿高考作文来说,我记得是写一篇有关战胜挫折的议论文,但与用笔答卷不同,我几乎是一气呵成地把作文说出来,而且还不能有修改,想想真的好难啊。”肖红说,最后自己的高考成绩还是很不错的,在长春大学那年招的16名盲生中,她是唯一来自上海的学生。考上大学的肖红,特别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母校的大学校歌,就是由她谱的曲。

毕业回上海后,肖红进入了盲童学校印刷厂。业余时间,她经常参加各种演出。由她原创的《我愿是你真正的朋友》,曾获得全国吉他大赛的创作奖;《我听浦江潮》获得了第三届全国残疾人文艺演讲创作奖;1995年,她以新作《心中的歌》在第三届亚洲“蒲公英音乐节”上再获成功;1996年5月,她当选为长宁区十大杰出青年;同年8月,她作为中国第一位盲人女代表,参加了在加拿大举行的第四届世界盲人联盟大会和首届国际“盲人妇女论坛”。

“我很小的时候就患上了弱视,在普通小学里读了三年,后来眼睛实在看不清了,就进入盲童学校从一年级读起。在校期间,我曾两次代表上海盲生,去日本交流。高中时我进了盲校的推拿专业,但只读了一年,恰好有高考机会,我就报了名,最后考上了我喜欢的音乐专业。”肖红说,光阴荏苒,一晃几十年过去了,但对于当年的高考,她心中唯有“感谢”二字。“首先要感谢高考给了所有残疾学生一个公平的学习机会,一个展现自己才干的机会。其次要感谢高考,令我的认知和心境都有了很大的提升。第三要感谢高考,让我在进入大学后收获了独立面对生活的勇气和能力。想想,那些年在长春上大学,火车上38小时18分钟的旅途,对我来说,就是锻炼和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