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现场有很多老人在“捧场”。青年报记者 常鑫 摄

体验现场有很多老人在“捧场”。常鑫/摄

仅仅因为一张床垫,竟然搞得儿子被母亲指责为“不孝子”,一家人都不踏实。如此事情就发生在松江区仓城七村。记者连日调查发现,“涉事”床垫冠名“可喜安”,而有关“可喜安”的床垫,两年前就上了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专家提醒,应遵医嘱使用此床垫,否则可能发生意外。

市民投诉:一张床垫让一家不踏实

日前,松江区仓城七村居民王先生向互动维权栏目合作方市民信箱投诉称,自己的母亲最近天天去小区附近菜市场上的可喜安床垫体验店免费体验,体验回来后便说要买一张。

“你知道那床垫多少钱吗?”王先生说,当母亲说出16980元的价格时,他瞠目结舌,“什么床垫要么这贵?”

此后,王先生母亲说这床垫能包治百病时,王先生第一感觉就是母亲被商家忽悠了,便做母亲工作,但母亲不依不饶,“她被‘洗脑’了,我不让她买,她就说我不孝顺,现在搞得一家人都不踏实”。难道非要花16980元去买个床垫,才符合‘可喜安’销售人员口中的所谓的‘孝顺’?”

床垫在免费体验者眼里“包治百病”

6月7日,记者前往王先生所说的松江区仓城七村旁菜市场二楼,从早上到中午,提供免费体验的场地都大门紧闭。大门上的公司名字为“可喜安医疗器械有限公司”。

“双休日这里不开放。”王先生分析说,如此安排,也不排除商家防止双休日在家的晚辈们到免费体验现场来影响其父母被“洗脑”,“正常工作日时,子女们上班了,老人们时间也充足了,到那里去的人肯定多。”

如王先生所说,6月8日早上,记者再一次来到仓城七村旁菜市场时,虽然时间还不到七点钟,天也下着雨,但门外已有四五十人等候免费体验。

记者询问这些人时,大都对免费体验中所使用的床垫“着了魔一样”推崇。推崇的理由大多集中在床垫能“包治百病”。

现场门外有专人给等候者发牌。发牌者介绍称,没有免费体验过的人推荐,不能进去;而如果不买光体验,在体验一段时间后,便会遭委婉拒绝。

“老婆在别人的床”竟然成了宣传语

记者设法通过门口把关人员“审核”进入内部后发现,一两百平方米的大厅内摆着15张床,床上都放着可喜安床垫。当一些老人躺在床上免费体验时,另一些等候者则与工作人员“互动”。工作人员几乎每句话都反复称等候者为“叔叔阿姨”,在介绍床垫的过程中,还让一些老人“现身说法”,有的已买床垫的老人们夸赞床垫功效后直言孩子孝顺,有的没买的则声泪俱下,将原因归咎于晚辈不孝顺。

宣传中,工作人员甚至在电视屏幕上长时间打出了印有这样文字的PPT:“钱在银行,人在天堂,老婆在别人的床”。指着如此PPT,工作人员反复建议老人们重视健康,购买床垫。介绍到最后,还带着老人们齐声朗诵宣传语。

记者找到现场有关负责人时,对方称,可喜安床垫是一个通过远红外等技术将床垫加热并保持至60℃,使躺在上面的人热至排汗、排毒。这位负责人承认,可喜安床垫只是提供辅助治疗的仪器,不能从根本上治好有关疾病。对于PPT上有关“老婆在别人的床”的说法,这位负责人则称是公司的宣传语之一。得知如此“宣传语”被用于辅助性医疗仪器销售时,一些市民直言“不道德”。

上海申骏律师事务所赵星海律师则认为,用这种低俗语言来为产品销售作宣传,容易引发歧义,给那些原本不想买商家所推荐产品的人增加心理压力,甚至带有侮辱感,违反《广告法》有关规定。

[专家建议]

勿信夸张宣传 遵医嘱用辅助性治疗仪

记者调查了解到,相关商家为上海兴意可喜安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为2007年注册于松江的国内合资有限责任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物理治疗及康复设备经营,但不包括疾病的治疗、咨询服务。

而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上,有关可喜安的产品列在国产医疗器械范围内的记录有8条,包括温热脉冲治疗仪、温热电位治疗仪、电位温热治疗仪、电位温热治疗仪等。这些仪器,适用的病症虽然包括三叉神经痛、枕大神经痛、风湿性关节炎、盆腔炎等几十种,但并没有“包治”字样,只是“缓解”或“辅助治疗”。

长征医院中医科副主任秦志丰医生认为,辅助性治疗仪器的作用只是辅助治疗,而非从根本上治疗。通过排汗排毒的方式,是中医八大疗法中的“汗法”。该疗法虽然能驱除患者体表寒气,但对于寒气已入体内的患者就不太适用,甚至可能引发意外事故发生。秦医生建议患者谨遵医嘱使用辅助性治疗仪器。

记者查询有关资料同时了解到,早在2013年,“可喜安”就上了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当时的标题为《别让老爸老妈“中了招”》。有人就因为不买动辄一万多元的可喜安床垫,被长辈指责为“不孝”。

当时,武警总医院郝晋东医生称,老年人的病大多以寒、湿、痛为主,运用远红外技术的温热疗法,对部分患者的疼痛有缓解作用,但并不见得能把病治好,也不是所有患者都可以用这种床垫进行理疗。比如高血压正在波动期,用了这些东西,万一造成脑溢血,后果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