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是一夜之间,中国写字楼市场开始沸腾。”领易投资总经理邹毅最近有一个新发现,“很多写字楼将空置场地挂上了众创空间的招牌”。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中,这种变相的众创空间因此火遍大江南北。

当“地产明星”毛大庆辞职做众创空间后,一大批房地产公司备受鼓舞向新领域进军,向数以万计创业者发出“你快来吧”的邀请函。按照一些硅谷IT公司或者某某“创业咖啡”的室内布局进行设计装潢,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不管是否能够提供辅助创业的针对性服务,很多涌向众创空间的地产商高喊着“同去同去”,其实是试图在高歌猛进中对创业者和政府实施“集体洗脑”。

众创空间是虚,房地产租赁是实。这些“仿真产品”,最大的优势还在硬件。尽管找了一个新潮的室内设计师,购买了一些优质的布艺沙发,建起了一个有情调的咖啡馆,但他们并不能提供有品质的创业辅导、风险资本等软服务。能成功孵化创业企业更好,不成功也无所谓,只要有源源不断的客流就行。他们最关心的,不是创业者存活率、成长性的提升,而是在更多创业者“自投罗网”之后,把房子租出去。

其实,在各地,政府主导的高新区里,也有大量低成本的办公空间,可供创业者使用。这可说是我国一直存在的众创空间。但其中大量低水平的“收房租式”的孵化器,无法为创业者提供专业化的服务。这就让创业者沉醉在“哪个地方房租更低、政策优惠更大”的比较中,在频繁“搬家”中失去了本该有的安心谋发展的心态。这些教训就在眼前,应该引以为鉴。否则,这些“地产式”的众创空间,只能重复那些早已一再重复的“悲剧”。

众创空间的核心,不在空间,而在众创。换句话说,实体办公场地不是最重要的,能否为创业者提供适合的生态体系才是王道。目前,北京、上海、深圳、成都等创新资源密集的城市,是我国众创空间最活跃的地方。在这些地方,资本才能成为创业世界流动的血液,人才才能成为颠覆传统大鳄的核心资源,众创空间才有更多为创新产品及服务埋单的有效客户。这也就决定了房地产公司的这种新趋势,只是借众创空间之名装神弄鬼,千方百计地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

高举众创空间的旗帜,可以召集更多创业者前来交租;戴上众创空间的假面,可以骗取政府更多优惠政策扶持。这些所谓的众创空间,不顾环境地肆意生长,只是在施一种障眼法。喧嚣过后,只会剩下一地鸡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