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开户免费新规遭“软落实” 有的储蓄卡一年收费超利息--聚焦商业银行违规收费

按照银监会和发改委部署,从2014年8月1日起,商业银行需根据客户申请,提供一个免收账户管理费和年费的账户。此举能为每位普通储户每年节省数十元乃至上百元的开支。

“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免费新规实施近10个月,在不少地方遭遇“软落实”甚至“缓落实”:一方面,部分用户新开卡时,银行往往不提示相关费用可免收,用户依然被收取10元年费和每年最高近40元的小额账户管理费;另一方面,一些老用户被银行以多种理由拒绝享受免费政策,有的储蓄卡一年基本账户收费竟然超过利息。

部分银行仍未提供“双免”账户

按照2014年8月起实施的商业银行服务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目录,如果用户在某一家银行此前未开通享受免费政策的账户,可以申请免除年费,免收存款余额不达一定额度就要收取的“小额账户管理费”。5月中旬以来,“新华视点”记者在北京、杭州、广州、重庆等地调查发现,尽管监管部门多次重申降低银行收费,一些明令取消的收费项目仍在收取,种种新规遭遇“软落实”。

部分银行新办卡不提示可免费,照样收取。在位于北京中关村南大街的中国工商银行网点,记者首次新开卡办理了一张工商银行普通借记卡。然而,从协助填单的大堂经理到实际办理业务的柜面工作人员,全程均未提示可免收年费等费用。办完卡后工作人员表示,账户将被收取每年10元的年费,如果月平均余额不足300元,还要收取小额账户管理费。

在位于杭州市体育场路的一家中国建设银行网点内,记者表示要新办一张普通借记卡,且该卡为建行唯一账户,工作人员也未提示相关免收事项。卡办好后,工作人员也表示,账户将被收取每年10元的年费和“月平均余额不足500元就收取”的小额账户管理费。

经实地调查,类似情形在北京、广州、重庆等地多家商业银行都存在。

对于占绝大多数的老用户来说,如果不主动申请,年费等项目会继续收取。招商银行长三角某分行客户王先生说,自己从去年8月至今已多次在银行办理业务,却从未收到任何相关提示,每月卡内平均余额不到1000元时,仍被收取3元的小额账户管理费。

记者在多地采访还发现,由于大部分人按社保政策要求办理的社保卡、医保卡已被银行认定为“免费账户”,因而银行拒绝再为储户提供普通免费账户。

家住杭州西湖区的陆女士告诉记者,她了解到可申请免收年费的相关规定后,曾向中国工商银行杭州西溪支行某营业网点申请取消年费和小额账户管理费。营业厅工作人员在查阅其个人信息后表示,陆女士在工商银行拥有一张免费“社保卡”,尽管该社保卡并没有开通银行储蓄卡功能,但陆女士还是无法再开通其他的免费储蓄账户。

记者还了解到,即使在同一家商业银行,不同分行的执行标准也有较大差异。比如,在中国银行(4.83, 0.00, 0.00%)北京多家营业网点,客户经理和柜面工作人员均主动提示可申请免收年费和小额账户管理费;在广州,市民陆先生在中国银行广州南国花园支行营业厅新开户时,被告知这两项费用仍需收取。

有的储蓄卡一年收费超利息 可免的手续费仍在收

在多数消费者看来,闲着不用的银行卡通常不会产生费用,但实际上,为“养活”一张普通储蓄卡,一些银行用户每年至少需花费数十元。

以中国农业银行的收费标准为例,用户使用的一张普通借记卡,除每年需缴纳10元年费外,如果账户平均余额不足300元要被收取每月1元的小额账户管理费。“这样算下来,一年需要给银行缴纳20余元。”农业银行上海分行客户王先生说,按照每年0.35%的活期储蓄利率计算,如果月平均储蓄额达不到300元,每年还要给银行“倒贴”。

“尽管近期有一些减免收费的政策出台,但从现实情况来看,并没有得到严格落实。”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说。

以减免收费为由,部分商业银行还搭售其他服务,甚至导致用户资金亏损。建设银行北京分行客户陈女士告诉记者,柜面工作人员曾建议她连续3个月每月购买不少于300元的“保本型”基金定投产品,就可以免收每月2元的短信通知费。然而3个月之后,不仅900元的基金定投产品仅剩800余元,短信通知费也仍在收取。

此外,部分项目名曰“免费开通”,但在使用时仍需收费。在中国邮政储蓄银行重庆新牌坊营业厅,柜面工作人员表示“免费开通短信通知服务”。经记者再次询问后工作人员才表示,只有第一个月免费,用户仍需承担每年30元的“短信通知费”。此外,用户在新开卡时,“网上银行”等功能也会免费开通,然而用户在使用网上银行进行转账等业务时,仍要缴纳价格不菲的手续费。

公示不充分,减免不主动,违规没处罚

对于采访中发现的银行卡免费新规“软落实”现象,记者向多家商业银行反映取证情况后,部分营业网点已表示将积极落实整改。

“近年来,尽管商业银行已接到了一系列降低收费的政策通知,但大多数用户并不了解,是否落实新规全凭银行自觉。”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表示,银行收费新规落实遇阻,首先反映了信息不对称、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不足的问题。

银监会相关负责人也多次公开表示,将进一步清理和规范商业银行收费项目,严格控制收费水平,能降低的尽可能降低。但采访中,北京、上海、杭州、重庆等多地银行客户均反映,对银行业“降费提质”的相关政策并不知情。

根据相关规定,各地监管部门应督促本地商业银行落实各项规定,却没有规定相应的惩罚措施。

刘俊海认为,监管部门的一些文件只是建议性和指导性的,商业银行即使不予执行,也缺乏相应的处罚机制。“商业银行即使对于政策落实走样,最多也就是被要求按规定执行,并不会有额外处罚。”傅蔚冈指出,一些文件规定“需用户主动申请”,本身就给执行留下了余地,也缺乏必要的约束力。

此外,消费者对此也缺乏必要的知情权和选择权。工商银行杭州分行客户陆女士告诉记者,为了一年近50元的银行卡使用成本,很多消费者的维权代价将远大于收益,发现被扣了费也并不追究。

中国银行长三角某分行内部人士透露,目前,部分银行在对各网点绩效考评中还包括了手续费等指标的层层加码,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新规难落实。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还应进一步夯实金融消费者的知情权、选择权和投诉权,充分保障消费者应当享受到的政策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