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王小波曾在一篇杂文中提及“花剌子模”信使:中亚古国花剌子模有一风俗,凡是给君王带来好消息的信使,会得到提升;给君王带来坏消息的人则会被送去喂老虎。于是将帅出征在外,凡麾下将士有功,就派他们给君王送好消息,以使他们得到提升;有罪,则派去送坏消息,顺便给国王的老虎送去食物。

花剌子模故事的真假无需深究,重要的是,遇到花剌子模信使后如何取舍,成为一道有趣的选择题。

现在,爱屋吉屋及其所属的房产中介业就整体遇到了“花剌子模”选择题。

6月中旬,媒体开始狂炒一名前经纪人背着爱屋吉屋进行的“飞单”事件:不去调查这名经纪人“飞单”后7天即主动离职的“蹊跷”,不去指出租客违反常识连签两家中介公司合同,不去提醒消费者向爱屋吉屋400热线拨个电话即可避免这类问题,不去研究房产中介行业的“飞单”顽疾为何十几年得不到解决;反而轻易给出结论—爱屋吉屋有了这一例“飞单”事件,所以致互联网中介陷信任危机、专家称不看好互联网中介、真房源承诺遭疑

一夜之间,爱屋吉屋仿佛就从天堂掉到了地狱:昨天还是房产中介互联网+的创业明星,今天就十恶不赦、人人得而诛之,还好像在替天行道。

稍具理性的用户都会发现上述结论的“非理性”和荒谬,因噎废食、因为跌跤就一直趴在地上从此不再走路、奔跑了?

你看,“花剌子模”信使不仅是一道选择题,还是一面镜子,每名利益相关者都像一个“花剌子模君王”,如何解读信息,并选择奖赏还是惩罚信使,直接跟每个人辨别是非的能力相关。

在“花剌子模”信使面前,选择性报道并得出创新性互联网中介不靠谱的结论,当然会贻笑大方;选择爱屋吉屋的主要竞争对手—传统中介的高管、研究员们作为“专家”,更像是主动向传统中介投欢送抱、抛媚眼;传统中介借此大谈爱屋吉屋多么不可靠,怎么就不反思一下传统中介十几年来一直解决不了经纪人“飞单”、“私单”、行业效率低下?

好不容易借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普及出了个爱屋吉屋,用户可以租金减半、二手房买卖佣金1%而不必再忍受2.7%的盘剥,大多数用户难道“受虐”成瘾?

北京住建委官网每月都会公布北京房产经纪机构被投诉榜的前10名。《中国经营报》记者统计显示,2014年以来,北京较大的中介机构中,链家出现了6次,我爱我家出现了4次;爱屋吉屋作为北京市场上整租份额最大的中介机构,尚未出现过。

再看爱屋吉屋在“飞单”事件曝光后的态度和举措。6月12日,爱屋吉屋CEO黎勇劲在公司内部发出全员公开信《我们不完美,但执意向完美进发》,除了明确道歉、退还佣金、补偿损失外,同时承诺迅速采取措施根治租房“黑二房东”、全面保障租房人利益。

6天后的6月18日,黎勇劲发出第二封公开信《点一盏灯,不怕黑》,宣布爱屋吉屋即刻启动“黑名单”制、“房东点评”和“租客点评”功能、“租房不怕黑”系列服务保障等三大举措。

这是国内房产中介业首个由企业发起并在全国实施的租房“黑名单”制度,而其“先行赔付损失、代为诉讼追偿、联动政府行政保障”等租客保障措施也开启了房产中介业先河。

面对“花剌子模”信使和镜子,爱屋吉屋这样的取舍至少让人觉得很有诚意;后续相关举措若能执行到位,则堪称企业由“危”到“机”营销的高明之举。

现在,爱屋吉屋将选择题又抛还给了链家、我爱我家等传统中介机构。链家们是跟进好呢,还是不跟进?不跟进吧,市场份额肯定继续流失;跟进呢,如何做得比爱屋吉屋更有诚意?至少不能让外界觉得,一个存在发展了十几年、北京市场份额居前的大中介公司,跟在一家行业创业公司后面宣告也抵制中介顽疾吧。这也太不体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