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岁的周伟(化名)在一家国企单位上班,今年5月初,他出手买了一套位于上海浦东的房子。“我主要是看到公积金政策放开了,贷款额度比之前高了很多,公积金每个月交,不用挺可惜的,商业贷款交的利息多,公积金额度上调我就和老婆商量买房子了。”

4月9日,上海出台公积金新政,从15日起首套房及改善性二套普通商品房的公积金家庭最高贷款额度由60万元调至120万元。购买改善型第二套普通商品房,参照购买首套住房政策执行。

这是响应中国整体刺激楼市复苏的一次配合性措施,在此之前,全国大部分地区都上调了公积金额度。

更重要的是,无论是银行商贷还是公积金,二套房实际都已经可以享受首套优惠。这使得之前一直被首付和贷款困扰的购房者发现,自己可以负担起再买一套房了。

周伟没有想到的是,他出手后不久,市场火热的速度甚至超过了他的想象。他不得不感慨自己有些幸运,只过了一个月,同小区类似房源挂牌价格上调了10多万。

6月17日,上海中心气象台发布黄色预警信号,前一夜的大雨让上海很多地区都变成了水泽。可是下午2点,当记者来到长宁区房地产交易中心时,这里却依旧人头攒动。

中介业务员李杰(化名)庆幸赶上了好时候,“我天天都在交易中心这边,我们公司还算小,大一点的中介接单都忙不过来。”

原籍江苏的唐先生和他妻子也在交易中心准备前期审批流程,“我们今天主要是来查一下是否符合买房资格,房子最近刚定下来,从看房到签合同一个礼拜都不到。”

唐先生说,“其实去年年底的时候我们就开始看房子了,看到同一小区的挂牌价格有所上涨,就直接定了,价格比去年年底看的时候有上去一点,但自己住嘛,用的到,犹豫也买不到房子。”

5月18日,国家统计局发布4月份70个大中城市住宅销售价格,数据显示,70城房价10个月来首次回升。

大幅度的成交让中介手头的房源也不够了,他们甚至开始催促刚刚买房不久的客户再次将手头房产置换。

“我去年年底买下800万左右买下的浦东仁恒滨江园一套三房,最近一直给我打电话,说可以900万成交。”陈女士说起这件事情有点哭笑不得。

最近每个周末,她都看到大批购房者在集中看房,而就在半个月前,一套挂牌830万的三房因为信价比超高,引发30多名业主集体抢房,而一名业主最终大幅度加价50万成交。

这种价格涨幅让陈女士咋舌。

闸北区一个高价楼盘,购房者们排着队选房。开发商又一次到了有房不愁卖的时候。

今年23岁的小张刚参加工作不久,她的父母想给她买一套离单位相对较近的房产,一方面可以自己住,一方面也算是手头资金有个固定的去处。

在5月初楼盘没开盘前,她和父母去售楼处看盘时与销售经理签单留了电话,销售经理说开盘前会通知过来付意向金,可是上周,当小张再次致电咨询时被告知楼盘已基本售完。据小张说,对方告诉她“我们这次都没有打电话,现在只剩若干一层和顶层的房源。”

小张显得有些懊恼,她更担心的是,会不会再等下去父母一辈子的积蓄越来越难以买到理想的房子。

上海之前,深圳楼市的火爆频频见诸媒体。据新华社报道,深圳部分区域,房价同比涨幅甚至到达了85%。

官媒开始呼吁购房者冷静。6月15日,6月17日,人民日报三天内两次喊话房价不会暴涨,对小阳春“不必恐慌”。但人民日报评论也表示,在新型城镇化的大背景下,北上广深这类“巨无霸”城市的房价,存在一定的上涨空间是“难免的”。

可以看到,在记者采访过程中,所有的人都有着共同的预期:房价将会继续上涨。“上海的房子怎么会跌?”一名购房者显得信心十足。

唯有十年如一日对中国经济表示担忧的经济学家谢国忠继续看空。

6月8日,日经中文网刊登一篇谢国忠的交流实录中,他以上海等大城市为代表,表示中国住宅价格进一步下跌的趋势不可避免。如果对此感到困扰而继续实施过剩投资,必将引发比现在更加严重的问题。谢国忠曾经因成功预测香港楼市泡沫破裂也名声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