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本月初,一个流传在坊间的“北京市政府东迁通州”的传闻,让通州区906平方公里的每一寸土地,都随着这个夏天一起,骤然热了起来。根据传言,北京市通州区,将在未来成为北京市政府的迁入地,具体来说,就是通州区的潞城镇。

 

实际上,类似的消息大家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早在2004年这样的说法就曾飘过一阵子。彼时,正值修编《北京城市总体规划》,北京市政府就要求重点发展通州、顺义、亦庄3个区域。当时的规划专家就曾建议在通州建设新的中央行政办公区,打造北京“副中心”。在政策导向和房地产开发商的热炒下,这一消息笼罩着通州长达十年。

然而十年已过。通州经历了多轮概念炒作后,并没有迎来相关规划的落地,相反,不少人甚至给通州区扣上了一个“睡城”的帽子。那么,此次北京市政府东迁通州这股“凶猛”的传言,又将首先吹热通州区的哪些行业和地方?

6月底的北京,农历小暑还未到来,空气依旧干爽,但是一则流传在坊间的“北京市政府东迁通州”的传闻,已经几乎让通州区的每一篇土地,在这个夏天首先热了起来。记者随机在通州市区走访了大约20位市民,大部分都听说了北京市政府“要搬的事儿”。

记者:你听说过北京市政府要搬来通州的消息了吗?

通州市民1:听说过。

记者:就是您听说过北京市政府要搬来通州的消息吗?

通州市民2:听说过,不靠谱吧。

北京市地铁6号线二期,已经通车了半年多,其最东端终点站“潞城站”所在的通州区潞城镇,就是此次传言中北京市政府将要迁入的地方。一走出潞城站,扑面而来的是截然相反的两种气息:一方面是充满荒凉气息的废弃麦田以及街边零散的平房小商户,另一方面,则是热火朝天一拥而上的西装革履的售楼人员。

在离潞城站不远的胡各庄村以及东小营村,不宽的街道上有赤膊的村民走过,树荫里有老人在乘凉或者打牌。一切似乎都很平静祥和,但在平静的表面之下,村民们的内心并不平静。一些村民告诉记者,他们也早就听说了北京市政府要搬来的消息,大家都说这次应该是要“动真格”的了,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提供确凿真实的消息来源。

记者:这里是潞城镇吗?您是住这儿吗?

村民李:我就是这个村里的。

记者:是说北京市政府要搬过来吗?

村民李:对。

记者:什么时候?

村民李:那边几个村都通知了。

记者:大爷,这边是潞城镇吗?最近有没有什么政府搬家之类的动静?

村民王;有!说话就拆迁,大批的拆。

记者:是说要往这里般吗?

村民陈:听说往郝家府地铁站搬。

记者:周边也没有什么动静啊?

村民陈:听说要搬,咱们也不清楚啊。

记者:最近有搬的迹象吗?

村民王:有啊!郝家府、新屯、大台、古城、胡各庄、新屯、后北营,都要拆!

截止到目前为止,依旧没有权威消息表示北京市政府将要搬迁到通州市,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此次凶猛传言,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吹热了通州区的房地产市场。

与外表平静但是内心并不平静的当地村民相比,通州区不论是新楼盘还是老楼盘,销售人员的都是从里到位地“热火朝天”。记者在通州走访发现,一些房地产商开始捂盘停售,背后之意无非是寄望北京市政府迁入消息坐实后,获得房价上涨的红利。而包括通州区玉桥华业东方玫瑰和K2玉澜湾别墅以及靠南地区的东亚印象台湖的工作人员,甚至直接告诉记者,捂盘惜售、伺机涨价是最近的趋势。

工作人员1:它要准备封盘,准备要涨价。现在还在出售这些已经卖出去的,它是分期出售的,这一期卖完了下一期我们就不开了,要等到市政府搬来以后涨价。

记者:捂盘惜售呗?

工作人员1:对对。

记者:三期什么时候开?

工作人员2:已经盖好了,就看我们公司什么时候卖了。

记者:你这不就是捂盘惜售么?.

工作人员2:啊,对啊!

在潞城地铁站,只要一出站,穿着衬衫西裤的售楼员就会包围过来。他们每个人都带着对讲机,看到有人出站就上前卖力推销他们的潮白河孔雀城项目。虽然该项目距离潞城站直线距离只有不到4公里,但因为现在没有桥,想去河对岸必须向南绕行15公里,走那条连接着北京与河北的友谊大桥。蓝色的河北界牌就立在路边。与潞城草木、平房组成的郊区景致不同,友谊大桥另一侧的潮白新城完全是另一个世界。四车道的马路被私家车和看房车塞满,路边随处可见穿着白衬衣的售楼人员,和贩卖食物饮料的小贩。售楼经理陈先生告诉记者,现在来他们这里买房的人,基本都是“秒杀”的节奏。

记者:咱们这个盘是几期啊?

销售:潮白家园四期.已经开卖了

记者:均价多少?

销售:8400每平米。

记者:看房人多吗?

销售:多啊,都是假期看房的。

记者:以后涨吗?

销售:涨啊,现在没有多少房源了。

记者:年底能涨到多少?

销售:最低得一万。

记者:那就是剩下的4个月要涨3千快钱?

销售:对对。这个就是月初开盘的,8800每平米,现在是1.1万每平米,15天就涨了好几千。

记者:现在看房人多吗?

销售2:多啊,门槛都快被踩烂了。

通州区新房销售,可以用普遍火爆来形容相比,那么二手房的销售情况又如何呢?记者通过电话以及实地探访的方式,向四家通州区不同位置的房产中介公司了解情况,对方均表示,这里的房价不能说是一路上扬,但是也可以说是普遍抬头。并且与往年相比,从市区到通州置地的客户,明显多了起来。

记者:价钱怎么样?

中介1:通州房价见涨,二手房以前很多业主卖,现在不着急卖了。因为很多利好消息,通州新城啊,北京市政府搬迁啊等等。

中介2:通州普遍房价上涨了,2手房涨了不少了。

记者:涨了吗?

中介3:嗯,有的房子加了5万、10万。

记者:相当于均价涨了多少?

中介3:一两千吧。

记者:像我这样从市里来买房的多吗?

中介3:原来本地的多,现在市里面的多,您今天是我们店来的第五波了。

销售人员热火朝天、当地村民期待不小,而那些更多的,已经入手和仍在观望的购房者,更是五味杂陈。因为多年以来,通州区除了房地产以外,并没有形成自己的支柱产业。能够提供的就业岗位相对有限。于是,数以万计的男女每天清晨拥向通州的地铁站和公交车站,挤上开往城区的班车,晚上再挤回来,通州就这样成为了一座和燕郊齐名的“睡城”。在这个被北京市政府搬迁传言笼罩的地方,虽然对于搬迁以后所带来的影响仍有争议、甚至搬不搬都仍是一个未知数,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几乎每个通州人都期待未来能够摘掉“睡城”的帽子。

当地市民:从家的角度来说,它搬到这来对我家肯定更好;从一个通州人的思想来看,对通州发展更好。如果把市政府搬到这边,会以这里为中心,把通州往外延伸发展一些,睡城的格局就能够改变一些。未来我看好这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