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类试点在我国已经搞了10多年,可结果依然不甚理想:媒体上频现分类垃圾桶沦为“摆设”的报道,许多市民欠缺垃圾分类意识和积极性,一些城市的生活垃圾分类工作陷入尴尬境地。

业内人士认为,垃圾分类任重而道远,需要漫长的观念树立和习惯培养的过程。与其让市民与执法人员“打游击”,倒不如采取奖励和引导的方法,对按照规定分类投放垃圾者实行物质和精神奖励,以便激发居民参与分类投放垃圾的积极性,让环保行为成为自觉习惯。

国内已有城市出台了奖励措施,这对垃圾分类工作来说无疑是一个积极信号。但是,经济杠杆包括很多方面,激励机制只是其中一种。由于不是等价交换,激励机制只能作为一种导向,其作用是有局限性的。专家认为,在垃圾围城现象日益严重的情况下,在必要的激励机制基础上,建立符合国情的科学的垃圾处理收费制度,是破解垃圾分类推行难题的好办法。

昨日上海市绿化市容局在官网上公布《上海市促进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办法(草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记者注意到,居民违规投放有害垃圾而受处罚等内容属首次提出。而南京也是近日的第一届城市治理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通过了深化垃圾分类的新决议:市民向物业、社区送可回收垃圾将得到奖励。

一石激起千层浪,上海、南京的做法在全国引起讨论:推广垃圾分类,是否也要引入市场化机制,通过经济杠杆引导、约束人们的行为?这一思路,被许多专家学者反复讨论,并进入了一些城市管理部门的思考视野。

缺少激励约束手段,垃圾分类难以推进

从小范围试点到大规模推广,垃圾分类在我国已经走过10多年历程,但不可否认,由于缺乏激励约束机制,很多人依然嫌麻烦,认为“垃圾围城,是政府要解决的事,与我何干”;一些人起初还认真分类,但看到垃圾桶里仍然充斥着混合垃圾,也就渐渐失去了动力。有些地方也曾试图出台处罚措施,但往往是刚一征求意见,便反对声四起,最终只好不了了之。

在上海,每个小区的垃圾处理站都已建设成为垃圾分类的布局,但是记者却在很多小区都看到这样或类似这样的情景:一位女士正要将一袋湿垃圾丢进 “厨余垃圾”桶,却发现桶盖上压着一个废旧鞋盒,里面放满了旧鞋,她只好将手中的垃圾袋丢入其他垃圾桶里。她说:“经常会碰到这种不对垃圾进行分类的居民,对这种行为,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

而在其他的城市,一些垃圾分类试点小区配有专职垃圾分类督导员,对居民住户每天的垃圾分类情况进行监督,或检查居民投放的垃圾,或揭开居民的垃圾袋,翻动查看里面的垃圾。遇到分类不正确的,他们会进行讲解、教育。但这样做,无疑又麻烦又劳累。

在垃圾分类中,经济利益驱动十分重要

在上海昨日公布的《上海市促进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办法(草案)》有这样一条:“本市建立促进生活垃圾分类减量的绿色账户激励制度,对参与生活垃圾分类的单位和个人建立绿色账户,对符合分类投放要求的单位和个人给予积分,并以积分兑换方式予以物质、精神奖励。本市实行生活垃圾跨区域处理环境补偿制度,生活垃圾处置导出区应当向生活垃圾处置导入区支付环境补偿费。”

这种以物质奖励来促使市民垃圾分类的方式让人耳目一新,有专家说,这种做法更投合百姓的心理,也符合世界潮流。因为,世界上垃圾分类做得比较好的国家都不是靠罚款,而是靠奖励来引导市民养成好习惯。

就目前来看,如何通过经济杠杆来撬动垃圾分类工作,在国内还没有成熟的做法,大家都在探索。但很显然,只有做好这个工作,才能进一步提高社会精神文明的程度。

小编后记:垃圾管理与处理是一项公共事务,关乎公众的环境安全,说它是个重大的社会问题都不为过。既然不能单纯依靠公众的自发养成习惯来实现垃圾分类,就应当拿出行之有效的激励约束手段,为垃圾分类提供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