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上头条,这一次神州专车也是蛮拼的,直接影射了一向被赞誉营销手段高超的Uber。

昨日,神州专车发布了一组自成立以来,最大胆也最出位的系列海报。

这些海报直接用“BeatU,我怕黑专车”、“让黑车换个马甲”、“乌伯我们不约”等措辞影射对手Uber。

这些海报也带来了不计后果的效果。成功刷屏微博和微信后,神州专车很快遭遇了一系列烦恼:现实海报代言人之一罗昌平“反水”,“怪蜀黍”写成“怪蜀黎”的错别字,还有接踵而来的评论压力……

而当大家都在兴奋地刷着朋友圈,忙于站队时,殊不知,专车市场已经因为快车和人民优步的搅局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道歉诚恳吗?

6月25日,神州专车发布了一组名为“BeatU,我怕黑专车”的海报,由吴秀波、海清、罗昌平等一批影视、体育、创业者等知名人士代言,众多名人手持的带有“U”字母的警示牌不由得让人联想到专车市场另一个主力玩家Uber。

只可惜,这次的上头条事件,神州专车的营销团队只是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尾。

神州专车如此出位的营销,引起了巨大争议。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在评价上,神州专车显然并不具多少优势,有人调侃神州专车花重金为Uber做广告,有人指责神州专车是不顾吃相的拙劣营销……

尤其是吴秀波代言的一张海报,把“怪蜀黍”错写成“怪蜀黎”,堪称“一个错别字引发的血案”。

“这次事件应该是失控的问题,他们在做这个事时没想到这么大的效果。做营销战役是没法终结的,真正终结还得靠产品和企业实力。”作为友商,国内某专车平台的相关人士昨日这样解读道。

而面对舆论压力,神州专车的态度也是几经转折。

昨日下午,神州专车在其官方微博承认错别字,却对抵制黑专车这个话题不肯松口,称“把怪蜀黍写成怪蜀黎的文案狗,正在被惨烈吊打中……”

到了昨日晚间,神州专车最终通过微信公众号道歉:“向所有今天不爽的网友道歉,安全的事情可能真的没那么重要,是我们想多了。我们向所有转发、支持我们的朋友道歉,让大家刷了一天屏,说了很多话,真的辛苦了。”

不过,由于言语过于调侃,不少网友直言道歉并不诚恳。

被廉价专车“搅局”之后

神州专车欲以一己之力单挑分享经济下专车平台弊端,并不容易。毕竟,专车市场已经因为快车和人民优步的搅局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被视为直接对抗Uber旗下人民优步的滴滴快车业务上线一个多月后,成功吸引了大批曾经的滴滴专车的乘客涌向了更为廉价的快车。

理由只有两个字——便宜。

对于自己付费出行,并且不太在意服务品质的乘客来说,比出租车还便宜的廉价专车有着足够的吸引力。

只不过,最近还是有不少乘客感慨快车真是没什么品质可言。

周荣(化名)最近一个月来的出行基本上都是用快车,最为直接的感受是如今真的是什么车都能来开快车。

在经历了奇瑞、比亚迪、吉利等一系列国产车之后,让他真正“奔溃”的是打到一辆纯正“黑车”。

“下午一点钟出门,用滴滴叫了辆快车来了辆东南V5菱致也还凑合,结果走到车跟前一看,车后视镜那儿挂着一串红色小灯还一路亮着,估计就是在隔壁趴活的黑车师傅直接抢单了,至少把灯给灭了。”周荣抱怨道。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到,在今年5月份推出快车业务之后,滴滴砍掉了其专车平台上定位在10万~15万左右的优选型(经济型)专车,这些车辆被划归到快车的行列。但随着快车车辆招聘门槛的不断降低,越来越多价格远低于10万的车辆也加入到快车里面。

在滴滴将快车的准入门槛放低之后,人民优步也随后放开了要求。

这对于司机师傅无疑是个利好。

张师傅的车是奇瑞E5,他现在每天接滴滴快车和人民优步两个APP的活。“我才加盟没几个星期,之前快车要求加盟车必须超过10万,我周围几个朋友都特地换了车,我当时手头缺钱想等等再换,结果后来政策放开了,我的车都不用换了,他们都还挺后悔的。”

5月25日是滴滴快的宣布将投入10亿元请全国人民免费打快车的第一天。按照滴滴快的公布的活动数据,截至5月25日17点,“滴滴快车”全国的总订单量已近128.70万单。

作为回应,人民优步则在滴滴大本营北京地区推出整个6月车费8.8折的优惠。

这对于原本在价格上就比滴滴专车还贵的神州专车来说,就更不是一个好消息了。

狂欢还能坚持多久

对于神州专车和Uber的营销战,张师傅忙着开车赚钱之余也没有错过“围观”。

张师傅说:“那些代言的明星不会去坐专车。对个人来说,神州太贵了,自己花钱谁去坐。”

虽然神州专车租用神州租车的车辆,再聘请司机的模式,成功规避了专车的风险,但是张师傅也抱怨,没有办法利用共享经济享受到福利。

而不管是快车乘客周荣还是快车司机张师傅,有一个共同疑问就是快车和人民优步还能坚持多久。

“比出租车还便宜,这肯定长久不了。司机开一天赚一天钱,乘客省一回是一回。”周荣说。

滴滴快车最近的调价行动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

在上线之初,滴滴快车并没有设立最低消费,由于便宜,短途的一单经常有三五块消费,但如今北京地区的最低消费已经被定在了10元。

广州市民也发现,从6月中旬开始,快车设置的乘车指南“快车计价规则”中,每公里已升至1.4元,每分钟已升至0.45元,最低消费也变成了8元。

这一点上,最近颇为低调的易到在隔岸观火之后也有话要说。

“无论接受与否,分享经济已经是当下最重要,也是最真实的趋势。趋势向前,而现实是另外一回事。眼下,用户享受着低价和红包,司机享受着超额补贴,看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易到用车方面发布文章称。

“面对泡沫堆砌起来的口碑,所有人都知道无法长久,所有人却都避而不谈,仿佛皇帝的新衣。虚妄的数据,一次次让市场赞叹其令人惊讶的速度,也一次次将行业推向更加危险的境地。而这样的喧嚣,正在向更多的行业蔓延。”易到方面补充道。

易到反思之时,却传来滴滴和Uber继续融资的消息。

有消息称,滴滴快的即将完成新一轮融资,预计本轮融资金额将超过此前传闻的15亿美元,有望突破20亿美元,本轮融资对滴滴快的的估值约在130亿美元~150亿美元之间。

而滴滴快的的主要竞争对手Uber为了在中国市场抗衡,被传已经于6月22日启动了对其中国业务的融资,其中投资者还包括参与滴滴快的本轮融资的高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