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现实生活中我是个超级爱笑的人,近几年来,在邮件,聊天和短信里,我都经常用到“哈哈哈”。你讲了一些搞笑的东西之后,我会回几个“哈哈哈”。那是我通过电子媒介来表达的大笑。但我发现这不太有格调。我的“哈哈哈”让我看起来就像我在派对上拍的照片一样:张大嘴巴,笑声震天,放荡不羁。发“哈哈哈”让你看起来疯疯癫癫的,当然,大笑也是。对此我已经完全释然了,我朋友也在很大程度上也接受了。我喜欢以此来展现出我们笑的程度。但我的一些朋友对此不屑一顾——他们不会经常“哈哈哈”,有的甚至完全不,这让我很尴尬。他们对好笑的事情视为平常,听完就算,就接着处理其他事情去了,不会傻瓜似地回复“哈哈哈”。我就做不到这样。就算是和一群严肃的律师呆在一起,我也会放肆大笑。

电子媒介上笑声标志如“哈哈”、“吼吼”、“嘻嘻”、“嘿嘿”的含义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不言自明的。但近几年来,后起之秀“呵呵”却越来越受欢迎。毫不奇怪,这是年轻人带动的潮流。它代表什么意思呢?

我们来从头说起。我们很早就从书或漫画中得知文字笑声的基本单元是“哈”。“哈”就像乐高积木,是基础材料,我们可以由其构造出更加复杂的“高兴”。“哈”听起来就像笑声。哈!“哈”正如“说”,是非常浅显易懂的。当你聊天或发短信时,“哈”意味着一个笑话出现了,而你恭敬地对其脱帽致敬,但它也就只值这个反应。如果我说了一些令人捧腹大笑的事,而只得到一个“哈”,那就是在敷衍我。但如果我只是轻描淡写,那“哈”也就够了。

在聊天的笑声中,“哈哈”是一个简单但很经典的笑,这是对对方笑话的恭敬反应,足以让对方感到欣慰。“哈哈”意味着你是发自内心的感到有趣,并且你在现实生活中可能真的笑了。(这与纳尔逊·芒茨,NelsonMuntz)声调平缓调的“哈——哈”当然是完全不同的,我们是不会这样对我们的朋友的。还有一位英国同事使我想起同样具有讽刺意味的“哈哈”,他已经习惯将“哈哈”理解为“哦,哈哈”就像在说难道你不是个小丑吗。他说“我在试着将其理解为好的意思。”可怜的人!)“哈哈哈”意味着你是真的被逗乐了。超过三个“哈”意味着更高一层的欢乐。当你打出超过三个“哈”时,你可能在桌边哈哈大笑,同事都能听到你的笑声,或者你在用两只手发短信,手机响个不停,笑声不止。有人实在太搞笑了——八卦评论,妙语连珠,开怀大笑,高谈阔论。如果一发不可收拾,你或许会按下几个“j”,因为你激动地都不能好好打字了。

我一般会在“哈”之间加空格,但如果我一边大笑一边飞速的打字,就会省略它们。如果笑得失去理智时,我会用大写,或许还会加感叹号,但此时感叹号都是多余的。我的手机有“哈哈”自动更正功能,会将一个理智的大笑弄成一团糟,比如语无伦次的“哈哈……哈哈……”或是疯狂的“嚯哈哈哈哈哈”,如果我不小心发送出去,我一定会撤回的。你必须明智地对待大写——诚实地反映你笑得多凶残,是否还有理智。

还有其他表示“笑”的词语。“嘿嘿”用于回应还算满意的好点子或一个不错的分享,但带点乡土味。当别人不怀好意地开了一个玩笑,你想温和地责备他时,你就用“吼吼”。比如我一个朋友提到有关“创世纪”的什么事情时,我明知道他指的是诺亚方舟,却评论些关于菲尔·柯林斯(PhilCollins)和彼得·盖布瑞尔(PeterGabriel)的东西。这太有失我的身份了,我活该得到一个“吼吼”甚至更差的回复。(我那个经常使用一个“哈”或“嘿”或“吼吼”的朋友也不愿意和别人击掌。如果你能让他和你击掌或让他回复“哈哈”,那可真是你“大喜”的日子。要是他有一天回复“哈哈哈”,我一定得带他看急诊去。)“嘻嘻”是个机智但带有“恶作剧”意味的回复。嘻嘻,我们在墙角聊八卦呢!嘻嘻,他给我发短信了!嘻嘻,生活是不是很奇妙!“嘻嘻(Heehee)”和“teehee”有点像。“teehee”看起来特别可爱,但也许过于可爱了。你只会在被恋爱冲昏头脑或不怀好意的情况下才会用“teehee”吧。否则,你或许应该用低一级的回复。

然后就是这个神秘的“呵呵”。“呵呵”是年轻人在电子媒介上大笑的方式。我的继妹用过这个词,并且她这个人还经常用“hiiii”,但令我宽慰的是,她也是一个优秀的“哈哈者”。我有个朋友三十多岁,十分精明,不管和哪个年龄段的朋友交谈都用“呵呵”。我觉得这可真有意思——他是个挺会拼写单词的人,活泼开朗,文字干净,但他的“呵呵”总是个迷。我知道它们的意思:友好,有点儿咯咯偷笑的意味。但为什么是单个“e”呢?

我觉得“呵呵(hehe)”是社会交往中一个普通词条的错误拼写,虽然看起来奇怪,但这个错误还是很常见的,而且“呵呵(hehe)”就相当于笑声中的“哇哦”。正确的拼法应该是“heehee”,但小伙伴们用一种奇怪却讨喜的方式将其缩减到“哈哈(haha)”的长度。“hehe”是“heehee”更阳刚的方式吗——照拼写来看就是一串“he(他)”?是带金银丝装饰的压扁的“heh”?还是“haha”“heehee”和“heh”的混杂?我到处求解。

首先,我问了与我同龄及年长的人。(我42岁了。)一位电视编剧说:“‘呵呵呵(hehehe)’让我想起史酷比(Scooby-Doo)。”说得好,史酷比的笑就是偷偷摸摸的一串悦耳的“嘻-嘻(hee-hee)”。一个作家兼教授在我的办公室说,他的学生这样用让他很疑惑。在他看来,“呵呵(hehe)”听起来像高傲的“嘻-嘻-嘻(Hee-hee-hee)”,就像他发出来的声音一样,是一种故作高雅的声音,让人联想到白兰地小口酒杯和喜剧里滑稽的言语。他不得不提醒自己将其当做标准的咯咯笑声。

接着是事实真相,即那些使用“呵呵”的人。一位使用者说她觉得“‘呵呵(hehe)’更像是邪恶的傻笑,而非发自内心的大笑。”那她指的一定是“嘻-嘻(hee-hee)”。她的朋友认为“呵呵(hehe)”是“一种偷笑”,发音为“hehheh”,并说它可以用于表示“邪恶或者是共享的私密。”我问它是“heehee”和“hehheh”的混杂吗?她说是的。一个35岁左右、具有冒险精神的作家说,这是一个恶作剧式的笑,读音为“hehheh”,他用其来表示自己“超级放松”,或用于“终结笑声”。如果他感觉到在交谈中有“一点尴尬”,他会用“呵呵呵”来消除尴尬,或预防双方感到尴尬。在描述的时候,他挥舞着双手,而我联想到面包师撒糖霜来掩盖蛋糕的不足。

我有一个聪明机智的朋友,正是因为他经常使用“呵呵”才引起了我们今天对这个问题的讨论。他说“呵呵”是他最喜欢的词语,他将其发音为“hehheh”以表示温和的娱乐,“不用再借助表情符号,或LOL(笑得在地上打滚)或ROTFL(大声笑)”。他说“哈哈”表示“程度更深的娱乐”,并且“哈”越多,表示“程度越深”。他还写道“但在我的词汇表里没有‘呵呵呵’这种东西。”

另一个年轻的“呵呵”使用者说它应该是“hee-hee”。他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学会的,但非常高兴这可以让他避免使用“哈哈哈”或“LOL”这种过时的词汇。他在和我的一次聊天中写道“一定要跟上潮流”。

这正是我所怀疑和担心的:当我一路“哈哈”到中年时,年轻人却已创造了新的表示笑的词汇。这挺好的。他们冲着教授们“嘿嘿”,教授们却以为他们在“嘻嘻”。他们在与40多岁的人合谋,40多岁的人却被那些表示阴谋的词汇弄晕了。我很高兴我们一起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但请你原谅,我要去看《乡村大舞台》了。(译者注:《乡村大舞台》是一档美国综艺节目,以乡村音乐和幽默为重点,舞台背景是虚构的康菲尔德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