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下旬沪指9个交易日倾泻千点,A股市场在加大IPO扩容及场外配资收紧的去杠杆进程中剧烈震荡。距离上半年结束还有4天时间,央行还是扣动了降息和定向降准的扳机。

6月27日17:00左右,央行网站公布,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5年6月28日起有针对性地对金融机构实施定向降准,以进一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促进结构调整。(1)对“三农”贷款占比达到定向降准标准的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2)对“三农”或小微企业贷款达到定向降准标准的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外资银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3)降低财务公司存款准备金率3个百分点,进一步鼓励其发挥好提高企业资金运用效率的作用。

同时,自2015年6月28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以进一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其中,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4.85%;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2%;其他各档次贷款及存款基准利率、个人住房公积金存贷款利率相应调整。

W020150627618714992830

对于降准降息,市场人士其实早有预期。

今年5月份的数据显示,社融和信贷数据出现改善,总量有明显增长,贷款从7079亿增至9008亿,社融从1.05万亿增至1.22万亿,在融资放量的情况下,M2增速也出现触底回升,脱离年内低点。招商银行总行高级分析师刘东亮在其5月金融数据简评中表示,总体来看,5月金融数据有所改善,但对实体经济意义有限,做为先导数据M2触底回升信号较为积极,如果6月M2增速进一步回升,且居民和企业户中长期贷款能保持增长,则有利于后续经济数据企稳,但目前实际利率依然高企,限制了实体经济融资能力,央行有必要持续降息、降准,在调降基准利率的同时,释放长期限资金以压低长端利率,预计最快6月就有可能再次见到降准出现。

6月26日的股市“黑色星期五”,民生证券研究院执行院长管清友表示,“此时,决策层要做的是,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今天是股灾,搞不好会连锁反应,出现危机的。切不可掉以轻心。周末两天需要政策对冲。”

瑞穗证券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 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在今日早间发表《降准减息的最佳时机来临》认为,现在降息、降准恰逢其时。原因在于,从基本面来看,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速已经继续下滑。一季度GDP回落至7%,名义增速仅为5.8%;同时,考虑到同期受资本市场反弹带动的金融增加值占GDP比重提高,实体运行经济的情况可能更要差于预期。

沈建光在文中称,早前降息、降准推迟并非基本面好转,而与政策宽松或将助涨股市疯牛的担忧有关,是出于防范金融风险的考虑。按此逻辑,当前决策层规范股票市场,抑制场外配资活动,对高管违反承诺的减持行为进行查处确实必要。但造成预期混乱,股市踩踏发生也并非促进股市健康发展的初衷,借此机会降准降息一方面有助于稳增长,进而为企业盈利提供支持,降低泡沫,另一方面也能防范利空因素放大,对冲控制杠杆的负面冲击,一举多得。

附:

央行有关负责人就定向降准并结合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答记者问

1、此次定向降准并结合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的背景是什么?

答:今年以来,人民银行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注重松紧适度,适时适度预调微调,完善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机制,对部分金融机构实施定向降准,加强信贷政策的结构引导作用,鼓励金融机构更多地将信贷资源配置到“三农”、小微企业等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同时,综合运用利率、存款准备金等多种工具组合,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市场利率适当下行,降低社会融资成本。总体看,随着各项政策效果的逐步显现,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银行体系流动性保持充裕,社会融资结构有所改善,各类市场利率均有所下行,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得到有效缓解。

在经济“新常态”背景下,我国经济正处在新旧产业和发展动能转换的接续关键期,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惠民生和防风险的任务还十分艰巨,需要继续灵活运用货币政策工具,通过结构调整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并着力降低社会融资成本。同时,我国物价水平仍在低位运行,实际利率高于历史平均水平,也为运用存款准备金和利率工具提供了有利条件。鉴此,经国务院批准,人民银行决定再次定向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同时结合下调金融机构贷款及存款基准利率,以更好地平衡好总量稳定与结构优化的关系,促进稳增长、调结构并降低社会融资成本。

2、此次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措施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答:此次定向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的主要内容:一是对2015年初考核中“三农”贷款达到2014年6月定向降准标准的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此前,已对“三农”贷款达标的上述机构定向降准0.5个百分点,并累计对小微企业贷款达标的上述机构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二是对2015年初考核中“三农”或小微企业贷款达到2014年6月定向降准标准的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外资银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此前,已对“三农”或小微企业贷款达标的上述机构定向降准0.5个百分点。这样,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和外资银行,只要在2015年初考核中符合审慎经营要求且“三农”或小微企业贷款达到2014年6月定向降准标准,均可执行较同类机构法定水平低1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率。三是降低财务公司存款准备金率3个百分点,增强大型企业集团内部资金融通功能,提高资金周转效率,纾解国有企业资金和成本压力,支持实体经济转型发展。

3、此次为何没有在定向降准的同时普降准备金率?

答:4月末存款准备金率下调1个百分点后,银行体系备付金水平一度达到历史高位,预计6月末银行体系超额备付金水平仍将保持在3万亿元左右。同时,货币市场隔夜利率最低时降至接近1%的历史低位。近期受新股发行冻结巨量资金影响,银行间市场利率与最低点相比有所上升,但仍处于较低水平。银行体系流动性总体上较为充裕,并不需要普遍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来提供流动性。

中国人民银行一直以来积极运用货币政策工具大力支持经济结构调整,特别是鼓励和引导金融机构更多地将新增或者盘活的信贷资源配置到“三农”、小微企业等领域。本届政府一贯重视定向调控,着力提高宏观调控的针对性和有效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2015年要继续实施定向调控、结构性调控。此次定向降准的目的正是为了增强金融机构支持“三农”、小微企业发展的能力,强化正向激励作用,支持国民经济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有利于金融支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4、此次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对于促进降低社会融资成本有何积极意义?

答:2014年以来,为发挥好基准利率的引导作用,推动社会融资成本下行,支持实体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人民银行先后三次下调金融机构存贷款基准利率。其中,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累计下调0.9个百分点至5.10%,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累计下调0.75个百分点至2.25%。在基准利率连续下调的引导下,2015年5月份,金融机构新发放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6.16%,较去年同期下降0.91个百分点,创201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同时,金融机构存款定价更趋理性,存款利率总体有所下行,分层有序、差异化竞争的定价格局基本形成。随着各项政策措施效果的逐步显现,货币市场利率和债券市场利率也有明显下行,社会融资成本整体有所降低。

从近几次降息的效果看,贷款利率虽已全面市场化,但央行公布的贷款基准利率仍然具有较强的导向和信号作用,进一步下调贷款基准利率可望继续引导实际贷款利率下行。加之同步下调存款基准利率,也有利于降低金融机构的筹资成本,带动各类市场利率和企业融资成本进一步下行,巩固前期宏观调控的政策效果。

5、下一步人民银行在货币政策调控方面还有哪些考虑?

答:此次定向降准并结合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重点是要进一步增强货币政策优化结构的重要功能,推动经济平稳健康可持续发展,同时继续发挥基准利率的引导作用,促进降低社会融资成本。下一步,我们将继续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战略部署,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和宏观政策要稳、微观政策要活的总体思路,更加主动地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注意把握好宏观政策的力度和节奏。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加强和改善宏观审慎管理,优化政策组合,为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营造中性适度的货币金融环境。同时,进一步完善调控模式,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和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提高金融资源配置效率,促进经济科学发展、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