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公交分局民警和出租车司机一行从西安开车到三门峡,将丽丽送回家中,但是到了家门口,任凭母亲怎么劝她都不下车 “谁让咱是当母亲的呢,把孩子送回家咱也就放心了!”昨日下午,亲眼看着丽丽(化名)回到妈妈身边,53岁的的姐王建萍终于舒了一口气。

昨日清晨,王建萍刚出车,拉的第一个乘客是个年轻女孩,让她没想到的是,这名毕业不久的女大学生精神异常。中午,王建萍放弃营运,与公交分局七大队民警一起,驱车往返500多公里,将女孩送回河南三门峡家里。

王建萍是万里出租车公司一名的姐。昨日5点40分,经过鱼化寨时,一名年轻女孩拦住了她的车,上车后,女孩说要到火车站。王师傅是个热心人,平时就喜欢与乘客聊天,“我问她几点的火车,她说要去北京,要到谁谁家里”,当时,王师傅就觉得这女孩说话有点莫名其妙,等车开到土门附近时,坐在后排上的女孩突然躺了下来,双肩还有点抽搐。

“我觉得不对劲,又问她要去哪里,她这次说去哪都行。问她叫什么,家在哪,她啥也不说。”王师傅意识到无法与女孩正常交流,早上6点刚过,王师傅将车开到了市公安局公交分局七大队,向民警求助。

了解到情况后,值班民警刘文利、刘耀宏试着与女孩交流,但是不论问什么,女孩都一言不发。上车时,女孩随身携带有一个行李箱,在箱子里,两位民警发现了女孩的学生证,是去年从西安东郊一个大学毕业的,河南三门峡人。通过女孩的名字,民警查知,女孩户籍在西安,但是没有家庭详细住址。

上午上班后,两位民警便开着车先后到长安路派出所、市人才市场查询,但没有线索。民警从女孩身上的几张纸里发现有几个电话号码,便挨个儿打电话,但对方不是说不认识丽丽,就是电话没人接。9点多,一个电话回拨过来,对方称是丽丽的姐姐,从她姐姐那里,民警掌握了丽丽的家庭住址,也确认丽丽的确精神异常。

丽丽的姐姐说,家里只有母亲一人,没有能力来西安接丽丽,这可难住了民警。“这孩子是个精神病患者,既然送到了我们这里,我们就要负责到底!”公交分局七大队副大队长赵辉得知情况后,决定带民警送丽丽回三门峡。

让民警奇怪的是,丽丽坐上王师傅的车后,就不愿意下来,还管王建萍叫妈,一口一个妈叫个不停,始终抱着王建萍不松手。看到丽丽的状态,王建萍动了恻隐之心,决定随民警一起送丽丽回三门峡。

王建萍所在的万里出租车公司经理吴春知道后,非常支持王师傅,还派公司稽查室主任赵双喜一同前往,叮嘱一定将丽丽安全送回家。

11点40分,午饭都没顾上吃,赵辉就带着3名民警与王建萍等人出发了。一路上,丽丽时而平静时而狂躁,有时还突然去拉车门,用头撞车窗,嘴里更是不断念叨一个男孩的名字。记者试着与她交流,但不管问什么,她都一言不发。王师傅不断安慰丽丽,民警买来矿泉水、麻花等给丽丽吃。

下午3点30分许,民警一行驱车近300公里赶到河南三门峡,并顺利找到了丽丽的家。丽丽的家在一个破旧的厂区家属院,见到女儿第一眼,丽丽的妈妈张女士眼泪一下出来了。“闺女,你可回来了,咱们回家吧!”让大家没想到的是,丽丽面无表情,坐在出租车上死活不下来,妈妈伸手去拉,她甚至大喊着把妈妈往外推。一二十分钟过去了,妈妈无奈,只好打110请民警帮忙把丽丽往精神病院送。下午5点左右,在当地民警配合下,王建萍又开车将丽丽送到当地精神病院。

看着女儿进医院的背影,张女士擦起了眼泪。“总算回来了,太感谢你们了,谢谢你们西安来的好心人!”

说起女儿,55岁的张女士一直叹气。丽丽今年24岁,去年7月大学毕业后就在西安打工,“之前一直好好的,去年10月份,她就突然有这种病了,在我们这里的精神病院治了近两月,12月份病情好了不少,她就嚷着要出院。”张女士说,到了今年1月,丽丽喊着要去西安,由于医生叮嘱要一直服药,她就反对丽丽出门,谁知有一天丽丽突然不见了,等接到电话,她才知道女儿已经在西安了。

女儿突然患病,张女士也觉得奇怪,在她眼里丽丽从小成绩好,但性格内向,与家人几乎没有交流,“她还很高傲,看不起周围的同学,很少跟人有来往。”张女士说,她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已成家,丽丽爸爸两三年前患病去世,她看着女儿病情严重,却无能为力,“这半年她在西安咋生活的,在干啥我都不知道,要不是遇到你们这些好心人,这孩子还不知道会遇到啥事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