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长期以来,北京的汽车销售市场因“价格低、车型全”而吸引众多外地人前来购车。 郝军/摄

图:长期以来,北京的汽车销售市场因“价格低、车型全”而吸引众多外地人前来购车。

低价诱饵

贵阳消费者严女士在贵阳摇号中签后准备购置一辆家用越野车。她在该品牌贵阳4S店咨询时被告知无现车,如要购买需在厂家指导价基础上加3万元才可预订,且9个月后才能提车。由于贵阳的购车指标的有效期为3个月,严女士于是委托在北京工作的表弟帮忙在北京的4S店询问,均表示没有现车,至少6个月才能到货。就在该消费者准备放弃购买该车型时,在某网站汽车频道中发现在北京的经销商信息中表示有车,且有优惠。

严女士委托北京亲友打电话咨询这家二级经销商。对方十分肯定地答复有现车、颜色齐全,而且还优惠3万元现金、送1万元装饰,并且在4S店提车。

得到信息后,严女士立即赶到北京。

在这家二级经销商门店,销售人员确认电话承诺,现金优惠3万后车价为人民币46.9万元,加上车辆购置税4.2万元,保险上全险1.3万元左右,还有验车上牌等费用,经过双方的讨价还价,最后商定共计52.5万元成交。另外再给新车加500元的油。

在洽谈过程中,销售员特别嘱咐,由于厂家销售渠道管理的原因,不能直接买回去上贵州牌照,需在北京上牌后再转出,所以购置税和保险都必须在北京上,还用他们和车管所特殊的关系,以车主的名字上北京的空白牌,然后马上同名转出就可以在贵州上牌照了。

至此,严女士得到的承诺是:以52.5万元的价格获取如下产品与服务:1.某品牌豪华版汽车一辆;2.价值1万元的汽车装饰(实际支付8000元);3.500元油费;4.该车车辆购置税;5.一年期保险全险验车;6.以车主姓名为该车上北京牌照及相应的杂费。

天衣“无缝”

一切谈妥后,二级经销商的业务员便带着严女士去4S店看车。

在4S店库房里,严女士检验待售车辆后决定付款购车。

4S店经理承诺提供1、3、4、5、6项产品和服务,费用共计51.7万元,支付至4S店作为车款;第2项汽车装饰8000元,支付给负责汽车装饰的公司以获取价值1万元的装饰。二级经销商在一旁提示,钱支付到4S店之后,他们会进行内部转账,提到车辆后,上述4-6项服务和手续由二级经销商提供。

严女士提出要签订购车合同,二级经销商业务员说,合同回他们店签、不在4S店签,让严女士先交车款再回他们公司补签就即可。

由于严女士亲戚的同品牌车型也在这家4S店购买,便顺便问起该店的销售顾问通过二级经销商在店里购买,把包括购置税和保险的钱,都支付给4S店有没有问题,对方回答是“应该没有问题”。

基于以上前提,再加上该汽车品牌是国际知名大品牌,其4S店应该值得信赖,严女士毫无戒心地同意了对方建议,当场支付51.7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