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在收费,为何还不断亏损?交通部日前发布的公报,引发社会上质疑声不断。

交通部日前公布的《2014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显示,2014年,全国收费公路通行费收入3916.0亿元,支出5487.1亿元,收支缺口为1571.1亿元。

对比结果显示,2014年收费公路收支缺口比2013年的660.5亿元增加了910.1亿元。收支缺口再次拉大。

有观点认为,“路桥业暴利超银行、房地产”,也有业内人士根据今年一季报分析称,“18家高速公路上市公司一季度平均销售毛利率为58.19%,超过银行和房地产的48.75%和34.37%,平均暴利程度居各行业之首。”

事实果真如此?交通部专家对《第一财经日报》说,看一家公司的赢利水平,不是看“毛利率”,而是看“净资产收益率”。

用“毛利率”来评判不准确

7月2日下午,交通部规划研究院高级工程师王燕弓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个别高速公路存在着一定的投资收益,但盈利的高速公路毕竟属于少数,高速公路行业整体上投资收益较低,许多省份每年的通行费收入都无法偿还利息,更谈不上还本,高速公路并非暴利行业。

王燕弓说,目前上市高速公路的主要设施均为上世纪90年代所建,造价普遍较低,平均造价约2000万元/公里。同时为了包装上市公司,普遍在上市之前,将高速公路的非盈利资产,如服务区、连接线等剥离出去,“这些轻装上阵的高速公路,体现出较强的盈利能力,但这并不代表整个收费公路的真实盈利水平。”

王燕弓说,看一家公司的赢利水平,不是看“毛利率”,而是看“净资产收益率”。

净资产收益率是反映上市公司盈利能力及经营管理水平的核心指标,其计算公式是:净资产收益率=净利润÷净资产。其中净利润指年度净利润,净资产指年报中上市公司的净资产额。

有专家曾打了这样的比方:净资产就如同做生意当中的本金,如果有两家上市公司,A公司一年赚1亿元,B公司一年赚2亿元,仅从这些数据看,人们根本无法判断哪一家公司经营得更好一些,因为不知道A、B两家公司赚这些钱时用的本金(净资产)是多少。

如果A公司的净资产是5亿元,B公司的净资产是20亿元,那么可以肯定地说,A公司的盈利能力要比B公司强得多,因为A公司的净资产收益率是20%,而B公司则是10%。

“不同的行业是有各自特点的。”交通部公路科学研究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虞明远说,有的行业一开始本金特别大,如高速公路,绝大部分投入都在建设期支出了,之后的支出只是收费员工资、养护费用等,“如果计算毛利率的话,会很大。而像沃尔玛这样的企业,采用的是薄利多销的经营方式,毛利率就很小,但同样很挣钱。”

虞明远说,只有净资产收益率是可以进行跨行业比较的,因为既考虑到投入的本金,又考虑到利润因素,“所以,证监会[微博]一直以净资产收益率作为评价指标。股民们买股票的时候,看的也都是净资产收益率。”

本报记者随即查询了证监会《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编报规则第9号——净资产收益率和每股收益的计算及披露》(2010年修订)。该文件规定,净资产收益率才是真实反映公司盈利能力的指标。公司编制以上报告时,应列示按加权平均法计算的净资产收益率,以及基本每股收益和稀释每股收益。

上市公司的净资产收益率多少才合适呢?王燕弓表示,一般来说,净资产收益率上不封顶,越高越好,但下限是不能低于银行利率。“如果低于银行收益率,这个生意就没法做了。”

高速公路上市公司“被暴利”

那么,高速公路上市公司的净资产收益率到底有多少呢?

本报记者2日从交通部门拿到了19家高速公路上市公司的最新净资产收益率清单(根据2014半年报整理)。

这份清单显示:2014年1~6月,扣除非经营性损益后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19家高速公路上市公司差别不小,其中,净资产收益率最高的是东莞控股(12.18,-0.57,-4.47%),为6.90%,最低的是湖南投资(10.11,-0.83,-7.59%),只有0.68%,19家平均算下来只有4.34%。

“同期,沪市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7.54%,上市银行业净资产收益率为10.38%,分别是上市高速公路企业平均值的1.74倍和2.39倍。”虞明远说,指标选择错误是导致高速公路上市公司“被暴利”的直接原因。

专家们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还反过来进行了论证:如果认为这是暴利行业,那么高速公路的股票是否得到投资者的追捧、股价很高呢?

2013年,18家高速公路上市公司的平均市净率指标有77个交易日处在“破净”和“破净”边缘(小于等于1),即在全年约三分之一的交易时间里,高速公路板块的股价都低于其净资产,而整个A股市场的平均市净率即使在价格最低的交易日里也达到了1.55,全年都运行在市净率1以上。

“股价真实地反映了高速公路产业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其盈利水平究竟如何,大家可以作出判断。”虞明远说。

此前有报道称,广深高速(8.30,-0.65,-7.26%)投资114亿元,累计通行费收了400多亿元,所以是暴利。王燕弓表示,近300亿元的差值,乍一看感觉好像是很“暴利”,但认真算算账,真相并非如此。

“这400亿元并不是企业到手的纯利润,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需要用于公路的养护管理、大中修工程、运营管理以及偿还债务。”王燕弓说,收费公路的投资回收期非常长,把这400亿元放到很长收费期中来看,利润并不是很高。如100亿元按照5年期5%的年利率计算,存30年,中间转存5次,30年后可以连本带息拿到381亿元,且没有任何成本支出。这还是保守计算,因为1989年的5年期存款年利率是14.94%。

上述公报显示,2014年全国收费公路通行费收入3916亿元。交通部公路局副局长王太在回答本报记者提问时称,“还本付息支出是大头”。

公报显示,2014年,全国收费公路支出中还本付息支出4207.7亿元,占收费公路支出的76.7%。此外,养护经费支出469.2亿元、运营管理支出534.0亿元、税费支出249.5亿元、其他费用支出26.7亿元,占比分别为8.6%、9.7%、4.5%和0.5%。

到去年底,全国收费公路累计建设投资总额61449亿元,其中债务性资金投入42652亿元,近70%。这些债务性资金投入中,银行贷款40080.6亿元,占94%。债务余额仍有38451.4亿元。

成本居高不下的同时,运营管理支出也逐年扩大,今年比去年增加了77亿元。王太表示,管理支出包括的科目多,如信息工程、设备维护、人员工资保险、车辆维修燃油、水电取暖、事故救援等。收费公路是一个劳动密集型行业,收费人员需要几班倒,增加了开支。今后将把公布收支情况制度化,进一步加大收费公路收支透明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