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国内唯一一家拥有境内外三地上市平台的煤炭企业,兖州煤业在国际化道路上“高歌猛进”,但跌跌不休的煤价,让其境外子公司在亏损的泥淖中痛苦地挣扎着。

7月2日,兖州煤业发布了2015年度跟踪评级报告,虽然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诚信国际”)维持了兖州煤业主体信用等级AAA,但同时指出,境外业务亏损对兖州煤业盈利能力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受煤炭行业持续低迷的影响,兖州煤业境内外业务经营性业务利润改善空间不大。”

记者梳理发现,自2012年以来,作为兖州煤业境外业务主体的兖煤澳洲收入持续下滑,2013年和2014年净利润连续为负,净亏额合计约为73.37亿元。

在中宇资讯煤炭分析师关大利看来,近年来国内国际煤价“一泄千里”,导致兖煤澳洲收入、盈利下滑,同时,汇兑损失也是其亏损的一个重要原因。

收入持续下滑

在国际化道路上,兖州煤业称得上是先行者,2004年便设立兖煤澳洲,主要从事在澳大利亚各投资项目的管理;目前注册资本为31.06亿澳元,折合人民币约147亿元。

2012年,兖煤澳洲与格罗斯特煤炭有限公司完成合并,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独立煤炭上市公司,兖州煤业持股比例在78%左右。

但国际化并非一帆风顺。2012年~2014年,兖煤澳洲收入分别约为92.96亿元、88.3亿元和71.79亿元,收入连年下滑。关大利指出,煤价下跌是兖煤澳洲收入的“罪魁”。

2012年~2014年,兖煤澳洲的煤炭销售价格分别为647.81元/吨、573.62元/吨和463.77元/吨,兖州煤业称煤炭销售价格对其收入的影响分别为-40.47亿元、-11.59亿元和-17.29亿元。

一位煤炭业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2013年对于兖煤澳洲来说可谓是“祸不单行”,无形资产减值、汇兑损失与不断下探的煤价成为压倒兖煤澳洲的三座大山。

在煤炭价格持续下探的同时,2013年兖煤澳洲产生汇兑损失22.19亿元,并计提无形资产减值损失20.52亿元,加之矿产资源租赁税和中山矿合营公司亏损,让兖煤澳洲盈利水平由正转负。

2013年兖煤澳洲净利润亏损49.78亿元,相较于2012年净利润约26.19亿元,跌幅高达290%。由于2014年汇兑产生受益、未计提无形资产减值损失,加之采取降本措施,兖煤澳洲大幅减亏至23.59亿元,但由于煤炭销售均价进一步下滑,兖煤澳洲仍未能摆脱亏损的困局。

兖州煤业有意将兖煤澳洲的产品输入到国内市场,但尽管采取了降本措施,兖煤澳洲吨煤销售成本仍不具优势。

2015年第一季度兖煤澳洲的吨煤销售成本为379.91元/吨,而兖州煤业本部、山西能化、菏泽能化、鄂尔多斯能化和兖煤国际分别为134.66元/吨、150.53元/吨、252.23元/吨、106.68元/吨和193.96元/吨。

产能利用率最低仅四成

兖煤澳洲是兖州煤业境外煤炭业务落下的一个重要棋子,兖州煤业谋划的是利用自身在国内的营销资源优势,大力开拓兖煤澳洲煤炭产品输入国内市场。

上述煤炭业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兖州煤业本部资源已经越来越少,在不断突出煤炭主业的背景下,可以为其提供产能的兖煤澳洲的战略地位愈发突出。

截至2014年底,兖州煤业拥有煤炭资源储量102.79亿吨,其中在澳洲拥有9座生产矿井,煤炭可采储量为10.47亿吨。

但天有不测风云。2011年第四季度开始,宏观经济不景气使得主要耗煤行业产品产量增速明显放缓。

据中投顾问煤炭行业研究员邱希哲介绍,国内煤炭需求主要集中在电力、冶金、化工和建材行业,其中电力行业耗煤在煤炭总产量中的比例接近50%,对煤炭行业发展影响最大。由于水力发电的崛起,2014年火电发电量仅为4.17万亿千瓦时,同比下滑0.7%。

终端需求不足让兖煤澳洲“有劲无处使”。据中诚信国际统计,兖煤澳洲旗下的澳思达、雅若碧、艾诗顿、莫拉本、格罗斯特、唐纳森和中山的设计产能分别为300万吨/年、360万吨/年、520万吨/年、1600万吨/年、380万吨/年、300万吨/年和525万吨/年,但2014年产量分别为188万吨、393万吨、259万吨、662万吨、248万吨、250万吨和249万吨。

仔细对比一下数据可以发现,除了雅若碧,其它煤矿的产量都低于设计产能,以动力煤业务为主的莫拉本设计产能利用率2014年只有41.38%。

在关大利看来,设计产能未能充分利用,应该是产量没有完全释放。“一方面是建设程度不同,另一方面是目前整体煤炭市场格局不佳,企业可能有控制产能减轻库存压力方面的考虑。”

记者为此致电兖州煤业董秘张宝才,但其座机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通过邮件发送的采访提纲,截至发稿也尚未得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