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科特拉岛被誉为“地球上的外星世界”,因与大陆隔离1800万年,岛上蕴藏了太多稀有宝藏,被视作一艘珍贵的“诺亚方舟”。这里不仅有长得很像UFO的龙血树,以及神秘的沙漠玫瑰等,还有几百种在世界各地无法看到的独有物种,还有绝美的沙滩海岸,以及在茅屋里生活的神秘的贝都因人。有人称它是“一座梦幻般的冒险家乐园”,更多的西方人说这里是翻拍电影《侏罗纪公园》和《星球大战》的理想之地。

全球最佳世外桃源岛屿

索科特拉岛位于阿拉伯海与亚丁湾的交汇处,是阿拉伯海中的一个岛屿,隶属于也门哈德拉毛省,海岸线长300千米,群岛面积约3650平方千米,相当于香港的3.5倍。索科特拉岛不仅是也门的最大岛,同时也是阿拉伯世界第一大岛。

来到岛上,简直就是到了另一个星球,一些奇怪的植物和动物见所未见,以致于有人将这里称作外星生命的诞生地。因为索科特拉岛与大陆板块长期隔绝,所以这里保存了很多只有在该岛才存在的珍稀动植物。如今,生物学家还在努力研究这个岛上的野生动植物与非洲、欧洲和亚洲植物的相似性,但事实上,他们对这里的物种知之甚少。索科特拉岛于2008年被纳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在索科特拉岛生存的825种动植物中,有37%是地方特有的,90%的爬行动物和95%的蜗牛也是岛上独有的。也就是说,这些动物在世界上其他地方都没有被发现过。同时,这里也是鸟类怡然自乐的天堂,索科特拉岛有140多种鸟,其中10种是该岛独有的,例如索科特拉岛八哥、太阳鸟、彩旗、索岛栗翅椋鸟、鵐和金翅蜡嘴雀等。群岛上还生活着大量陆地和海洋鸟类,包括许多濒危鸟类,此外,索科特拉岛还有253种造礁珊瑚、730种沿岸鱼、300种螃蟹、龙虾和小虾。因此,它是全球十分重要的生物多样性基地,素有“生物进化活博物馆”之称。

远古印度人曾登上这座岛屿获取乳香、龙血树脂、没药、芦荟、麝香、龙涎香等珍贵药材,把这座岛称为“幸福岛”。古埃及人也不甘落后,在第十二王朝兴盛时期,法老经常派人到岛上收集乳香,为制作木乃伊提供原料。宗教、美容圣品供不应求,乳香价格一度比黄金还高,他们又称该岛为“神奇岛”。

在布满干燥砾石的岛上,太阳从海平面上冉冉升起,将美丽的红光洒向树干高耸挺拔、树冠宛如伞盖般的龙血树,也将树下扎根的石灰岩映照得熠熠生辉。这些石灰岩在远古时期曾被海水长期浸泡,在海水退去后又开始经历岁月的无情侵蚀,变成了如今斑驳陆离的沧桑模样。

也许是上帝在塑造地球时为了弥补某些遗憾,故意在这里制造了迥异于其他地区的自然景观和独特物种,索科特拉岛因此还曾被评选为“全球最佳世外桃源岛屿”。

长在岩石上的神奇植物

在很多人眼里,干燥、沉寂、空旷的索科特拉岛是翻拍电影《侏罗纪公园》的理想之地。很多植物都生长在岩石上。岛上最著名的物种莫过于龙血树,古希腊和古埃及神庙的祭司就曾采集龙血树作为香料在寺庙中燃用。有人说,拍摄《星球大战》太合适了,这些树就像UFO嘛!

龙血树原产于非洲,是一种热带常绿乔木,树皮一旦被割破,就会流出殷红的树脂,如同鲜血一般,被认为是龙的血液,因而得名。龙血树属百合科植物,生长十分缓慢,一年内树干增粗不到1厘米,几百年才能长成一棵树,几十年才开一次花,因此十分珍贵稀有。

在岛上,成片的龙血树森林形成了一个遮天蔽日的“穹顶”。它们看起来非常奇特,外形酷似硕大的蘑菇。从下往上看,又像飞碟一般,树叶则像蜡一样,这样可以减少水分流失。龙血树是地球上最具生命力的树种之一,除了山顶笼罩的雾气,雨季时偶尔飘过的蒙蒙细雨,索科特拉岛一年中绝大部分时间干旱无雨,然而,龙血树却完全适应了这种恶劣的生活环境,这种树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严重缺乏的水资源。

据说龙血树的年龄可达6000~8000年,真可谓千年活化石。对于岛上居民来讲,龙血树又是救命的奇药,当地人数百年来采集“龙血”用药,所以龙血树被也门人视为圣物,女性常用它治疗产后血崩,还用作染布和制陶的着色颜料。某些创伤药的成分就含有龙血树汁,因为它是难得的创伤特效药。

由于龙血树的数量很少,人们担心它可能面临灭绝的危险。如今没有也门政府的许可,是不准随意采集“龙血”的。

除了龙血树,索科特拉岛上有一种肉质植物堪称“明星”,那就是沙漠玫瑰,它生活在悬崖上,是直接嵌入石头长出来的,完全不需要土壤。有意思的是,树干外形酷似大象腿,几乎没有任何枝杈,看似笨拙的躯干顶端居然会长出漂亮的粉红色花朵。在饥荒时期,形似纺锤布满玫瑰花瓣的沙漠玫瑰,成为了岛上居民的充饥食物。沙漠玫瑰因花开美艳如玫瑰而得名,但它并不属于人们熟知的经培植的玫瑰。

还有一种萝藦科属的“巨龙角”,令人震惊的是,它开出的花朵不仅硕大,鲜艳无比,而且形状像波斯地毯上的花纹,所以又名“波斯地毯”。很多人对这种奇怪的花闻所未闻!据导游介绍,在这里,很多稀有植物都生长在岩石峭壁间,种类超过300种。

住在茅屋中的原始族群

这里就是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笔下“不死凤凰每2000年浴火重生”的地方,当地居民曾被旅行家马可·波罗称之为“世界上最会使用魔法的人”。事实上,他所提到的这种魔法师在索科特拉被称为“巫医”。

求助巫医治病,是因为岛上的医疗条件极差,迄今没有一所像样的医院,只有国际组织捐助修建的简易诊所。几个世纪以来,那些深谙驱魔之道的巫师占据了山地里的洞穴,在洞里进行献祭仪式。一旦碰上干旱,当地人也会通过祭祀来求雨。

森林边缘的哈迪布是该岛主要的城镇,在高低起伏的地形间,错落有致地排列着一些用黏土建成的小茅草屋,显得美轮美奂,又别具一格。

一位美丽的贝都因牧羊女邀请我们到她的茅屋中喝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看起来她还在延续着原始的放牧生活,她说这里的羊都是散养,天黑后自己回家就行了,没人去放。几天后,她的第4个孩子就要降生了。就像很多闭塞的原始部落一样,岛上居民也流行早婚习俗。也许因性成熟较早的原因,女孩一般十四五岁就做了新娘,然后生育5~10个孩子,多的有十几个。岛上的4万居民为阿拉伯人与黑人的混血后代,说阿拉伯语方言。

漂亮的牧羊女家徒四壁的贫困程度令我惊讶。在这里,连稻米都需要进口,多数地区既没有电,也没有自来水。当地人饮水基本靠雨水和井水。没有了花花世界的诱惑,他们活得虽然贫困,却很悠闲,不用打工,不用种地,不为生活所累,村民靠采摘植物、放牧或捕鱼为生。他们说,平时只要随便养些羊或抓些鱼,除了自己吃,换些日用品即可。

晚上的索科特拉岛街上没有行人和路灯,天上的星星格外的晶莹和硕大,真像是走进了另一个世界。这个岛是平静的,几乎到了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程度。居民们就这样守望着这座荒凉而奇特的梦幻之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