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临近,日本政府将就是否如期提高消费税作最后决断。按照计划,日本将从明年4月起将消费税率从目前的5%提高到8%。

提高消费税率是日本政府对国民和国际社会做出的承诺。虽然是实施既定方针,但也存在很高的政治风险。前首相竹下登因为引入消费税率丢掉相印;桥本龙太郎因提高消费税率而折戟;野田佳彦则因强行通过提高消费税率法而致民主党分裂,最后黯淡下台。前车之鉴表明,提高消费税率多少还是有可能成为日本政府的一道坎儿。

众所周知,日本的财政状况极为严峻,政府债务超过千万亿日元(1美元约合99日元),为国内生产总值的230%,在发达国家中名列前茅。提高消费税率是重建日本财政的重要一环。若不能按期实施,就等于政府失信于民,日本的国债信用等级还可能被调低,长期利率会迅速攀升,恶性循环将导致国债剧增。但是,提高消费税率也存在风险,恐令来之不易的景气夭折。

从短期看,提高消费税率必然会带来一定时期的消费受挫,经济景气将因此而后退。据日本权威智库测算,增税后,由于个人消费减少将使日本国内生产总值减少15万亿至16万亿日元。为避免经济出现大的滑坡,政府可能会确定规模为5万亿日元的刺激措施,相当于冲抵大约2/3的增税幅度。另有一些具体补救措施还在筹划中,如直接给低收入者发放现金、对购买住宅者进行补贴、减少法人税等。

将消费税率提高3个百分点,大约可增加税收8万亿日元。而用追加5万亿日元的补充预算进行对冲,实际等于借债堵窟窿,令提高消费税率的政策效果大打折扣。此外,有分析认为日本还可能将增税的收入转用于刺激经济,而非原来计划的那样用于填补财政亏空。若如此,提高消费税率则变成了安倍政府的短期政治工具,偏离了财政重建的航线,也就失去了原来的政策意义。

提高消费税率意味着提高物价,这对医治长期通缩似乎有利。不过,若民众收入得不到提高,百姓、特别是低收入者的生活将更加艰难。根据日本央行测算:消费税率提升3个百分点,将抬高物价2%,再加上央行打算推高2%的目标,日本的通胀率最终将达到4%。从过去的教训来看,1997年日本将消费税率从3%提高到5%,曾导致物价上升。由于翌年个人消费受到打击,工资转入徘徊局面,日本就此陷入长期通缩状态。

在国际竞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日本企业为维持竞争力都在削减人工费等经营成本。当下严酷的经济形势也确实不利于工资的提高。在这种情况下,消费税率的提高势必导致家庭实际购买力降低,消费的持续低迷,最终还是会使经济重蹈衰退的覆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