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河北景县孤儿院雇假孤儿募捐 短短一月内揭牌2次

21名孤儿里,假冒的孤儿竟然有20名,这些可怜的孩子是500块钱租来的“假孤儿”, 随同孩子们来的大人中,有三个竟然就是“假孤儿”的父母。

由于拿钱心急,揭牌当天河北中华蓝天儿童村这个假“慈善机构”由此浮出水面。目前景县民政局与警方均成立了“孤儿院雇假孤儿募捐”的专案组,正就此事展开调查。

涉事的河北中华蓝天儿童村旗下景县孤儿院,地处偏僻,除了几间租来的空房子一无所有。短短一个月内揭牌2次,来这里做义工还要交50元“资料费”。这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孤儿院?郑州晚报记者实地探访,揭秘河北景县租假孤儿行骗的“幌子孤儿院”。

郑州晚报记者 路文兵 河北景县报道

意外:拿钱心切露马脚,租假孤儿骗捐未遂

“我没有爸爸妈妈,你们就是我的爸爸妈妈。” 6月25日,在山东聊城盛大华天集团的募捐现场,当站在演讲台的孤儿代表说出这句话时,台下2000多人唏嘘不已,不少人潸然泪下。

然而,这温情的场面很快被随之而来的欺骗和愤怒瓦解。该企业董事长王茹铮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次从河北景县远道而来的21个孤儿中,竟然有20个是花钱租来的假孤儿!

该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郑州晚报记者,因为企业一直有慈善方面的投入,这让有些专门靠欺骗善心的人打起了“歪主意”。

今年6月初,李某便以“中华蓝天儿童村孤儿院院长”的名义,通过微信联系到该企业董事长王茹铮,说是要共同做慈善事业。经过简单的考察后,放下戒心的企业方,积极筹划成立爱心基金,以帮助孤儿院盖楼助学。6月25日,在该集团举办了一场募捐会,并到河北景县孤儿院接来了21名孤儿参会,除了50万爱心基金外,现场共捐款1.5万余元。

正是这笔巨额的善款,引出了狐狸的尾巴。

活动结束后,孤儿院负责人李某要求带走50万元钱和现场捐款。王茹铮表示,公司有严格的财务制度,因为是专项基金,需要两个单位的财务对接细节。孤儿院列出一笔费用清单,企业才能拨一笔。

“他一听,急了。孩子们都已经上车要离开了,他又让孩子们下来了,就是要钱。捐款要给我们,50万要现在兑现,否则就不走。我们当时不明就里,就给他解释。最后其中有一个伪装成工作人员的孩子家长不小心漏出来了,说‘这些孩子是500块钱一个租过来的,你必须得给我们钱!’我们这才惊觉被骗了,然后就把他们控制起来了。”王茹铮说。

在企业方当天拍摄的视频中记者看到,被揭穿骗局的孤儿院“工作人员”失声痛哭,并向自己脸上抽耳光。其中负责人李某更是跪地不起,抱头痛哭。据李某交代,从头到尾这件事情都是他策划出来的,而且他不是一个人,他们几个人是一个团伙。随同孩子们来的大人中,有三个竟然就是“假孤儿”的父母。

郑州晚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景县民政局与警方均成立了“孤儿院雇假孤儿募捐”的专案组,正就此事展开调查。

探秘:废弃校舍包装成的“幌子孤儿院”

7月4日下午,河北景县铄石流金。从县城往东,沿着乡间小路走上10公里,在前村和后村之间一片庄稼地的包围中,有一所废弃的学校,这便是中华蓝天儿童村景县孤儿院所在地。然而,家住一边的赵大爷和几位邻居都表示,从来没听说过这儿有什么孤儿院。

这座地处偏僻的“孤儿院”大门紧闭,两边挂的牌匾已经被撤下,只剩下一些崭新的摩擦痕迹。原来用作挂牌匾的几颗大钉子,在烈日下闪着刺眼的光。

看护大院的赵先生告诉记者,这座废弃的学校占地大约40亩,在数年前被经商的儿子以数十万价格买下,想转手卖给企业做仓库厂房,却一直没有卖掉。因为全家人信佛,赵先生便腾出一些房间,为县城两个寺院成立了“恒康安养院”,有五六名上年纪的女香客,不定期地被安排在这里禅修、安养。

“大概一个月前,有人打听过来找到我,说要在这里办孤儿院。我一听是做善事,房子空着也是空着,所以没收他一分钱房租,就让他们过来了。”赵先生说,他把进门右手边第一排房子空出来,让办孤儿院的人装修。

网站上展示的给孤儿们使用的数十套床、被等硬件设施,经记者实地探查以及房东证明,那是寺院捐赠给安养院的,并非孤儿院购置给孤儿们使用的。

如今,孤儿院门口的牌匾已被撤下,但墙上和很多房间依然悬挂着“中化蓝天儿童村(孤儿院)”的宣传海报和各种照片。“海报都是他们挂的,说想通过企业帮助,在这里搞个条件好点的孤儿院。谁知道出了这种事,做善事反被骗,想想就心烦。”

猫腻:“孤儿院”一个月内揭牌两次

住在安养院的一位大妈说,这里简单装修后,基本就没有人。有几次有不少孩子来这里,但大都是前村、后村等附近村庄的,一些孩子家长她都认识,“根本不是什么孤儿,现在快考试了,孩子们也都回家参加考试了”。

记者辗转联系到一位10岁“孤儿”的家长魏某。魏某不仅带着自己的孩子,还从村里以500元的价格“租”了其他几个孩子,与孤儿院负责人李某一起去聊城企业“募捐”。魏某向记者承认了自己带孩子去聊城的行为,还说前几天接到公安局的传唤,已经去公安局说明了情况。

中华蓝天儿童村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机构?记者联系到孤儿院负责人李某,其拒绝透露关于此事的任何信息。此后记者又数次拨打李某的电话,均无法接通。然而,从该机构的网站介绍与郑州晚报记者实地探访的结果相比较,便可看出这家机构的不少猫腻。

网站显示,中华蓝天儿童村(孤儿院)下设3个孤儿院,都设在远离石家庄总部的衡水市:一个在枣强县马屯镇、一个在景县安陵镇、一个在衡水市桃城区彭杜小学内。

按照民政部《社会福利机构管理暂行办法》规定,社会组织或个人要兴办以孤儿、弃婴为服务对象的社会福利机构,必须与当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共同举办,不可随意成立。

“中华蓝天儿童村与其设在衡水的3个孤儿院都没有申请、登记、注册,就是挂着一个牌子做幌子,花钱雇人四处招摇撞骗。”当地民政部门向记者表示,3个孤儿院都属于非法机构,目前已经依法取缔。

另外,要想到这家慈善机构做义工,还必须自己交50元“资料费”购买一个“义工证”。记者在其网站上发现,5月28日发布了一组景县孤儿院揭牌的照片,照片显示的出资单位为天增集团。而在6月23日发布的照片中,牌匾上的出资单位则悄然变成了盛大华天公司。不到一个月,一个孤儿院便频繁两次揭牌,其中的原因,不免让人产生各种想象。

警示:骗捐极大伤害人们对公益事业的信任

7月3日中午,企业相关负责人来到景县民政局,将1万多元现场捐款交给了民政部门,并委托将这些爱心捐款捐助给需要帮助的孤儿。面对欺骗,聊城的这家企业选择了继续行善,让不少关注此事的人心中一暖。

“数千员工的爱心被玩弄,假孤儿的事情确实伤害了我们的感情。但是,我们还是觉得不应该因为一些欺骗就放弃了我们的爱心,毕竟还有一个是真的孤儿,毕竟还有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企业负责人告诉郑州晚报记者。

针对不断曝光的各类骗捐事件,相关专家表示,正是因为监管的漏洞,才让很多孤儿院游走在法律边界,甚至以身试法。景县假孤儿事件,背后暴露出对于社会公益组织的监管漏洞和对孤儿院设立与管理的疏忽,这类事件的产生,最大的危害是影响到整个社会对公益事业、福利事业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