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多部门调查百德堂利用医托诈骗 牌匾已被摘除

针对本报昨日调查报道《狂医托 组团坑人》,西城区卫计委表示已启动应急机制,对医托团伙及“百德堂”介入调查。

昨日上午,西城区卫计委组织执法人员到“百德堂”联合执法,并对诊所负责人进行了当面约谈,并将该诊所悬挂的“北京中研汉唐中医药研究中心”牌匾取缔。

“百德堂”门口牌匾被执法人员摘除

昨日上午,西城区卫计委组织执法人员到“百德堂”联合执法,对诊所负责人进行了当面约见谈话,并现场下达《卫生监督意见书》。卫计委要求“百德堂”对外公布的医疗机构名称“北京百德堂中医门诊”应与《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登记名称“北京百德堂中医诊所”一致,并且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应该妥善保管门诊记录和处方。根据规定,诊所内《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应该悬挂于医疗机构内明显处。

昨日上午,西城区卫计委联合城管部门将“百德堂”门口的“北京中研汉唐中医药研究中心”牌匾取缔。

多部门将继续联合调查“百德堂”

昨日,西城区卫计委表示,接下来他们将与公安、药监、工商、发改委、城管等部门联合,继续加大执法力度。公安部门将继续收集有关证据,界定是否构成诈骗行为,从而采取有力措施予以严厉打击;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将围绕医疗机构资质、医疗卫生人员从业资质、处方管理等加大监督检查力度;其他有关部门将加强对违法散发相关宣传品的监察力度,加强对该机构有关药品的抽检,加强对该机构主体资格的核实和宣传行为的监察。

同时,西城区卫计委将配合公安部门调查利用“医托”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一经确认,他们将给予“百德堂”一次6分的处理。如扣分超过12分,相关部门可以对“百德堂”暂缓校验1至6个月,暂缓校验期间仍不停止执业的,可以吊销其《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此外,西城区卫计委将从诊疗科目、从业人员资质、处方管理等几方面对“百德堂”进行检查。

“百德堂”涉嫌雇佣医托此前已被查

事实上,“百德堂”此前已经被官方调查涉嫌雇佣医托。今年5月28日,因“百德堂”被频繁投诉雇佣医托,西城区卫生监督所联合西城区公安分局、西城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西城区工商分局等部门已对其开展联合执法专项行动。

多部门表示,“百德堂”涉嫌雇佣医托而被就医患者频频投诉,不仅扰乱了医疗市场秩序,而且给病人造成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

此次联合执法当中,公安部门就对“百德堂”涉嫌雇佣医托行为进行了调查,对医院负责人进行了训诫。

现场

西站医托凌晨五点集体撤离

据接近医托人士透露,昨日清晨4点,数十名医托照旧出现在北京西站地下出站口附近,其中有近60名医托盘踞在北二出站口周围,等待“猎物”出现。该处也是记者此前遇到医托的地点。

早上5点,突然几十名医托像接到命令一般全部撤离,“一个也不剩”。

昨日下午,数辆警务巡逻车在北一出站口附近巡逻。北一、北二出站口,也多了数名保安维持秩序。北二出站口的一名保安透露,此前确实有多名医托在北一出站口徘徊,“昨日一下子都不见了”。

北京西站管委会表示,医托现象确实存在多年,他们此前已做了部分取证工作。同时管委会已于昨日下午在北京西站内召开现场协调会,今日将做最后的“收网”。同时官方将开展为期一个月的专项整治行动,重点打击医托。新京报记者 孔晓琦

百德堂停止挂号 医生无踪影

昨日上午11时,平安里地铁口附近的百德堂中医门诊门庭冷清,大门左侧的“北京中研汉唐中医药研究中心”牌匾已然不见。

一辆“卫生监督”的执法车辆停靠在诊所门外,三名执法人员在与诊所内一工作人员谈了10分钟后,驾车离开现场。

“10点多的时候,来了不少人,一些人拆那个牌子,还有一些人到诊所里面去了。”附近一名环卫工透露,百德堂大门左侧的牌子刚被拉走。附近商贩都知道百德堂经常有外地人来看病。一报刊亭老板回忆,从去年开始,总有大量从外地来京看病的患者来报亭问路,今早百德堂被查后才知道这些人是被医托骗来的。

执法人员检查过后,“百德堂”就诊大厅内已空无一人,挂号收费的窗口也无人值守,此前新京报记者的多次探访,该窗口均有工作人员负责挂号收费。

“我们这里有病人的时候才上班,没病人大家都回家了。”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女子自称“百德堂”值班人员,表示自己刚休假回来上班,对于诊所近日发生的事情均不知情。“诊所负责人、医生都不在。”新京报记者 何光

讲述

打工仔花光积蓄方知受骗

昨日,在新京报记者蹲守四个小时内,被曝光后的“百德堂”只有一名中年男子前来抓药。

这名来自河南禹城的男子刘同(化名)称,前来找李教授复诊看牛皮癣,昨天凌晨才在北京西站下火车,准备拿到第三个疗程的药后晚上坐车返回河南。 在得知百德堂涉嫌雇佣医托后,刘同愣了一下,有点不太相信自己上了当。他反复向记者核实“百德堂”不是专治皮肤病吗,怎么还能看糖尿病?

因长期受牛皮癣困扰,去年刘同决定来北京碰碰运气,他本来是要去老乡介绍的一家专科医院看病。在北京西站北广场的天桥上向一名志愿者问路时,对方推荐他到“百德堂”找李教授。刘同还记得,志愿者很热心,还专门写了“百德堂”的地址给他,当时旁边还有另外一位“皮肤病人”,提醒他要去的专科医院已被曝光,是骗人的,称“百德堂”才是看皮肤病的专科医院。于是二人结伴前往永安里附近的“百德堂”就医。

之后的过程,与众多受骗者经历一致,好心的同路人全程陪伴刘同看病。李教授给刘同把了两分钟脉,告诉他患有严重的牛皮癣,并给他开了药。嘱咐他一定要吃三个疗程才能完全治愈,每个疗程45天。接过单据,刘同吓了一跳,一个疗程的治疗费高达8000元,三个疗程下来要两万多元。

刘同说,当时他只想把病治好,怕再次失业,于是狠心拿了一个疗程的药。“我常年在外打工,挣点钱不容易,但是有牛皮癣很多工厂都拒绝用他。”

如今刘同已吃了百德堂两个疗程的药,15000元积蓄也都搭上了,身上的牛皮癣却依然严重。

昨天下午,已醒悟过来的刘同忽然想起,他上午到百德堂拿药时,那名穿白大褂的女子告诉他周一才上班,并留下了他前两次拿药的收据和所有病历材料,“我又上当了。”刘同说,这回想退钱都没证据了。新京报记者 何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