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一场突入其来的“郭美美事件”让公益事业遭遇了空前的信任危机。如何重建公信力,如何提升透明度?诸多慈善组织一时间纷纷出招应对,或公布账目,或转型升级重塑公信力。

如今,5年的时间过去了,中国公益事业好像已走出危机,步入坦途,前不久发布的《慈善蓝皮书:中国慈善发展报告(2015)》透露,2014年预计社会捐赠总量将达到1046亿元,形势看似一片大好,再谈公信力建设似也过时。但在上海市慈善教育培训中心副主任徐本亮看来,公信力建设,什么时候都不晚。“对慈善组织来讲,公信力就是生命线。一个慈善组织只有有了公信力,才能做到万里长城永不倒。”

“公信力包括自律和他律”

善达网:有人说,现在公益行业风平浪静,慈善机构发展稳妥,再谈公信力建设似乎过时了。您怎么看?

徐本亮:公信力建设,什么时候都不晚。所谓公信力,实质指的是一个慈善组织、公益组织赢得公众信任的能力,公信力强就能赢得公众的信任,公信力低就是失去或者得不到公众的信任。所以,对社会组织来讲,公信力就是生命线。一个社会组织只有有了公信力,才能做到万里长城永不倒。

我第一次接触“公信力”这个概念,是在2003年参加由美国麦克利兰基金会资助的、由北京恩久举办的诚信系列培训课上,当时老师讲了这样一个案例:美国红十字会在911事件发生后,为了帮助911事件的受害者及其家属,它的CEO没有经过理事会同意,就发起成立了一个自由基金。当时广大捐赠者纷纷向这个基金捐款,后来由于捐款非常多,除了用于帮助911事件的受害者及其家属外,还剩下一部分钱。但美国红十字会CEO没有经过理事会同意,也没有向捐赠者说明,擅自决定把剩下的善款用于以后发生灾难时再给受害者及其家属。这次事件在美国被媒体报道出来后,引起轩然大波,包括美国国会也请红十字会的领导去解释、说明真相,最后,红十字会的秘书长被迫辞职,理事长向社会进行道歉,而且整个社会对红十字会的信任大大下降,最终引起它们的捐款大大下降。

善达网:这个善款并没有挪作他用,也没有进入个人的腰包,只不过它改变了用途。怎么会影响到公信力呢?

徐本亮:这正是问题所在。“必须尊重捐赠人的意愿”是基金会或红十字会使用善款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当时捐赠人是为了911事件的受害者及其家属才捐款的,现在你擅自改变用途,就等于是违背了捐赠人的意愿,就没有了公信力。这件事情在美国引起轩然大波,说明公众对慈善机构公信力的要求是非常高的。

善达网:我们在谈公信力这个概念的时候,很容易想起“自律”这个词,二者是否是一致的?

徐本亮:自律是公信力的一部分,自律是机构内部的自我约束、自我要求,公信力不仅仅是自律,还包含他律,这个他律就是社会组织要接受社会对它的监督。而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核心观念就是一个慈善组织要对所有利益相关者负责。

善达网:何为“利益相关者”?

徐本亮:所谓利益相关者,指的是影响组织的存在或发展,或组织的存在会对他们产生影响的个人或组织,也就是跟社会组织有利益关系的个人或者组织。与企业不同,社会组织的利益相关者非常多,既包括政府、资助方、企业和其他社会组织,也包括员工、理事会、受益人、媒体、社区、志愿者等。

而且,不同的利益相关者对慈善组织的期待是不一样的,但这些不同的利益相关者对社会组织的管理事务都有否决权的。比如资助方不资助,比如政府不买单,其资金来源就会受影响。比如社会组织的项目、服务,没有受益人,没有服务对象来参加,他们不接受服务,社会组织就不会有成果,组织就没有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再比如,机构的员工积极性不高,出工不出力,项目也不能很好地开展。

由此可见,社会组织很重要的特点就是有众多的利益相关者,而由于社会组织是做公益的、做好事的,公众对社会组织的期待要远远高于对企业的期待。

“慈善组织公信力不尽人意”

善达网:您认为慈善组织的公信力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徐本亮:一个慈善组织的公信力具体表现包括四个方面:首先是财务的公信力,要用社会组织的会计制度,要有按时的财务报告,财务要做到公开透明规范。第二个是法律的公信力,一个社会组织要遵守法律法规,要依法办事,能及时向有关部门报告。第三是项目的公信力,主要表现是做项目要跟机构的使命相符合,资金的使用要符合捐赠人的意愿,要讲究有效性、规范性和安全性,要讲究项目的绩效,项目要有成果,不是简单搞了多少活动,有了多少人数,而是要实实在在给服务对象带来变化和收益,使他们有所改变。第四是程序的公信力,社会组织要跟利益相关方、跟捐赠方、跟合作伙伴做好及时的沟通交流,要讲究效率,要讲究公开透明。

善达网:你怎么看当前我国慈善组织的公信力?

徐本亮:中国现在慈善组织公信力的总体状况是不尽人意的。尽管这些事件发生在某个机构身上,但公众会而放大到整个行业,从而对整个公益组织产生怀疑,对整个慈善事业产生不信任,甚至产生一种背叛感。“郭美美事件”后,社会捐赠额大幅降低就是最好的说明。2003年参加培训时,我觉得慈善组织都是有爱心的,怎么会没有公信力呢?但是现在看来,我的想法是错误的,现在中国慈善组织发展很大的障碍或者问题就是社会组织的公信力偏弱。

2013年11月23号,财政部和民政部有一个《关于支持和规范社会组织承接政府购买服务的通知》,讲到慈善组织承接政府能力不足的表现时,其中有一点就是慈善组织的公信力偏弱,说明这个问题还是比较严重的,说明公信力方面问题不少,需要亟待加强。

善达网:为什么会造成这个情况呢?

徐本亮:首先,从大环境而言,我国社会组织还处于刚刚起步阶段,整个社会的发展状况,特别是整个社会存在信任危机,诚信状况不如人意,对社会组织公信力有很大影响。

其次,从政府方面讲,过去我们是强势政府,社会组织发展空间非常小,比如,有些社会组织想做公益,但过去我们是双重管理,所以,他们只能自己成立一个商业机构,你做公益但是以商业机构的身份出现,大众往往会产生不信任。

还有很多社会组织,像社团、协会完全是政社不分,二政府问题比较突出,特别在捐款这个问题上,国外只要是公益组织都可以平等接受捐赠,但我们国家接受政府捐赠的主体是政府规定的,一般的社会组织像民非不能接受捐赠,造成很多有政府背景的机构和基金会根本不需要公信力,可以通过垄断特权来获得资源。因此,整个社会组织的发展缺乏竞争。此外,一些缺乏公信力的事件没有暴露出来,即使有些被披露,也没有得到有效的处罚。而且我们有关社会组织发展的法律还不够健全,不够完善。尽管基金会、社团和民非都有相关的法律,但都是一、二十几年前制定的,跟现在情况非常不同,而且我们国家现在还没有慈善法。

再次,从社会组织自身讲,很多社会组织没有使命或使命缺失,而公信力跟使命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如果一个机构使命不清楚、定位不清楚,做服务、做项目的效果肯定有问题,没有效果的话肯定是公信力存在问题。

此外,社会组织、公益对政府完全是新的挑战,过去讲管理,现在讲治理,过去发展经济,现在要发展社会组织,政府的认识和自身能力跟不上,缺乏这方面的知识、能力,有时政府的决策失误和一些不正确、不规范的做法也会造成社会组织公信力的缺失。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现在党和政府公信力偏弱。如果要提升社会组织公信力,党和政府首先要加强公信力,要取信于民,给社会组织作出榜样和表率。以良好的党风、官风、政风来带动社会组织公信力的提高。

“公众的监督意识很重要”

善达网:那您认为可以从哪些方面来提升慈善组织的公信力呢?

徐本亮:我有这样几点建议:首先要加强培训、加强教育。要普及关于公信力的基本知识,比如,什么是公信力?公信力有哪些表现?公信力有什么重要性?如果没有公信力对社会组织有什么危害?怎样建立公信力的标准?怎样加强公信力?所以,培训是非常重要的,不培训,不了解没有基本知识,行为上就会出现偏差。通过培训,提高对公信力的认识,认识提高了,行动才能自觉。

第二,要提高慈善组织专业化水平,提高社会组织工作、服务、项目的有效性。现在很多社会组织做机构、做项目凭自己的美好愿望,不讲效益。实际上,社会组织存在的目的和价值是有效解决社会问题,能够使服务对象得到改变和受益,这需要我们有专业的知识和能力。但我们在做项目过程中,很多人把活动当项目,把产出当成果。结果钱花了不少,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因此,现在尽管政府购买力度很大,但有时老百姓不满意,服务对象不满意。因为我们缺乏专业能力,缺乏成果。比如,全国都在做就业培训,这是政府买单的。上海每年就业技能培训投入几千万,甚至上亿。但政府买的是培训考试的合格率,至于培训后拿到证书是不是就业,政府不管。现在上海很多培训机构只注重考试合格率,解决就业它不管。结果造成政府每年花很多钱搞培训,但就业问题还是没有很好解决。所以,我们要做有成果的项目,一定要让服务对象有所改变,这样才有公信力。政府购买服务,它不是让你简单搞活动,而是要让你对服务对象产生影响,带来改变。公信力其中很重要的一个表现是项目的公信力,如果项目有没有成果、有没有绩效,哪来公信力?这跟社会组织专业水平还不高有很大关系。

第三,要建立严格、规范的监督机制。特别要发挥媒体舆论的作用,对缺乏公信力的事情要进行披露和报道,让大家看到危害性,这样才能起到教育、警示作用,社会组织才不会以身试法,才不会有侥幸心理,对严重违规、没有公信力的事情要严肃处理。

第四,慈善组织要建立自己的行业协会,要加强对社会组织公信力的培训、评估和评比。一方面我们要树立标杆,另一方面也要鞭策后进。

第五,党和政府要率先提升公信力,为慈善组织作出榜样,作出表率。

第六,慈善组织要加强和完善内部治理。现在很多社会组织的理事会形同虚设,不起作用。社会组织理事会是机构最高决策机构,其职责有一条就是确定机构的使命、愿景和价值观,保证组织守法、道德诚信,维系组织的公信力。一个社会组织如果在公信力上出了问题,可能是CEO,可能是个别员工造成的,但责任应该由理事会承担。所以,理事会一定要对机构的公信力负责。这是中国社会组织需要大力加强和完善的一个薄弱环节。

善达网:提升对公信力的认识很关键,但是现在普通大众对社会组织的要求还不是很高。一般来讲,大众认为只要这个钱不贪污,就认为这个钱是安全的、规范的。

徐本亮:实际并不是这样的。我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比如,四川雅安地震发生以后,壹基金他们接受了三、四亿的捐款,但是捐款使用非常迟缓,地震发生很长一段时间后,才用于一小部分捐款。为此,有人提出来质疑。这时壹基金出来解释,因为灾后重建需要计划和时间,捐款使用有迟滞后效应,所以捐款暂时用的不多。这点可以理解。但他们在解释为什么捐款还没使用时说我们还有一个计划,准备拿出一点几个亿建立一个救灾防难中心,以后发生灾难,可以为受灾者及家属服务。但是我很惊讶地发现,对这个回答社会舆论竟然没有提出异议的。可能大家认为它这个钱还是用在救灾的,所以没有质疑。

但是,仔细想想,当时大家为什么给壹基金捐款,因为它是为了帮助雅安地震受害者及其家属的,所以大家捐款。现在壹基金从帮助雅安地震受害者及其家属的捐款中要拿出1点多亿用于帮助以后的灾难受害者及家属,改变了捐款的用途,这个做法跟美国红十字会自由基金的做法不是一样的吗?为什么美国红十字会自由基金引起轩然大波,最后造成其CEO下台,中国对这个问题竟然没有人质疑,说明什么问题?我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们很多老百姓、很多捐赠人对什么是公信力,什么是问责,对“必须严格按照捐赠人愿意使用捐款”的原则是不懂或不了解的。所以,不会也没有对社会组织提出要求。实际上没有要求反而是害了社会组织,没有要求就会做错的事情,在这方面我们要加强公众的监督意识。

还有,我们现在有些地方还存在“被捐款”现象,很多捐款都是上级有指令,企业为了搞好跟政府的关系,为了得到政府支持,就给基金会捐钱了。但这个钱到底怎么使用,用的效果怎么样,没有人问责的。所以有些有政府背景的基金会利用特殊地位获取了宝贵的资源,但是资金使用效果并不好,这是对我们公信力非常大的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