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金融业“营改增”进入倒计时

“营改增”历时三年多,目前进入最后冲刺阶段。在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和生活服务四大领域纳入“营改增”版图后,“营改增”的范围将扩至全行业,中国将全面告别营业税。近日,有消息指出,金融业营改增拟于10月1日起正式实施,税率确定为6%。至此,历时三年的营改增或落下帷幕,虽然营改增将为金融行业带来利好,但这个“最伤脑筋的一个问题”还不少有待解决的问题,如扣除不到位加重企业负担以及是否将负担转嫁消费者等。

最早在今年10月1日

开始实施

据了解,金融业营改增最终方案发布可能分两步走,即7月初推出的草案可能仅包含最后一批行业增值税的税率和框架性的征收方法,而更细节的具体方案可能会在第三季度推出。如果金融业营改增草案能够顺利获得批准,预计相关政策会在之后的几周内发布,很有可能最早在10月1日开始实施,最迟则不会晚于2016年1月1日。

但也有消息人士指出,本来已经计划在下半年全面推行的“营改增”这一实质性减税举措可能会延后至四季度,因为国家的刚性支出有增无减,财政收入增幅放缓。

目前,金融业采用的是计缴营业税方式,税率为5%。而四大行业的增值税税率基本的倾向性意见已经形成,未来营改增后金融业的增值税税率规定为6%。

目前看来绝大部分金融业务,包括息差收入、手续费收入及金融商品买卖收入等都会适用一般计税方法按6%征税。而对于某些特别复杂且难以计算增值额的金融业务,许多金融企业纷纷建议是否可以按简易计税方法征税。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2012年公布的《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方案》中,明确提出金融保险业“原则上适用增值税简易计税方法”。如果获得政策制定部门认可的话,意味着营改增后企业可能需要按照不同类型的业务分别采用相应的计税方法和税率。

事实上,部分大型银行确已开始着手备战“营改增”。有大型银行相关部门负责人证实,“确实已启动营改增项目,并进入落实阶段,眼下主要工作是系统改造。”

征税原理不清楚或致增值税链条断裂

税基难准确界定以及征管困难等问题,金融业“营改增”一直被业内认为难度较大。

按照普华永道中国内地及香港地区间接税主管合伙人胡根荣的说法,营改增将为金融行业带来利好,但还存在三大待解难题。诸如,金融保险业征税的原理不清楚;其次,合规性征管问题。“营改增”后,金融保险业很可能面临着巨量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开具需求,以及严苛的增值税合规性需求;第三个难题在于系统的问题。银行等金融机构业务繁多,都是通过系统处理的。征收增值税后各金融机构要重新更新系统,短时间恐怕很难做到。

金融行业不仅有银行、证券、基金公司,还有资产管理公司等,每一个公司内部可能有不同性质的收入,性质不同导致适应的征收税率不同。“营改增”后,由于行业复杂业务繁多,金融业征税的原理不清楚很可能导致增值税链条断裂,导致下游企业成本上升。比如银行的存贷业务,个人存款不会向银行提供增值税发票,银行没有增值税发票也就无法进项抵扣。

增值税需要在日常需要开具和管理大量增值税发票,可能遇到人手短缺的困难,而金融业中也缺乏具备营改增相应经验的人才,很可能导致增值税发票不符合规定,导致下游企业无法进项抵扣,因此金融业的发票是否有特殊规定,仍待观察。

金融机构设计的IT系统众多,包括核心业务系统、各部门运营系统、财税管理系统等。但如何减少对核心系统的影响、对业务系统的改造又能实现增值税改革,将是各金融机构考虑的重点。

有业内人士表示,扣除规则太难制定,而且纳税人更喜欢一个确定的税率,来考虑业务预算价格,用抵扣方法计算,不确定性太大,进项发票不好取得。估计金融业、生活服务业也就是换换名字,难以进入抵扣链条中。

能否减负成疑?消费者成最后埋单人

业内普遍将关注的焦点集中在“银行乃至整个金融业税收负担是否会因此有所改变”。

对比两种征税方式,营业税按照营业额全额征税,征管相对简单。而增值税强调抵扣链条的完整,按照每个环节的增值额征税,需要明确每笔业务的增值额,还需确保取得相应的进项发票用于抵扣,不可抵扣的进项税将直接转变为商业银行的经营成本。

另一方面,金融企业属于轻资产企业,其主要成本为不动产租赁成本、系统维护方面的成本、人力资本,而人力资本是无法抵扣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间接税合伙人梁因乐认为,“银行和保险公司费用中最大到小主要分为工资薪金支出、基本性支出,这两部分通常无法做进项税抵扣。最后才是有机会进行进项税抵扣的一些成本费用,而其中真正能抵扣的仅占三成左右。”

普华永道报告称,由于证券及基金公司等细分行业竞争激烈、个人客户众多,税负可能难以转嫁,因此营改增政策对其的影响会比较显著。

不过,梁因乐表示,如果从利润角度来说,由于增值税作为流转税可以转嫁到最终消费者身上,因此金融企业可以通过调整产品价格使营改增对于其利润影响趋于中性。

■相关链接

银行利润或可增近4%

贷款企业有望降低成本

有研究亦指出,金融业,尤其是银行业,信息技术的使用无疑要大量的硬件和软件投资,尤其是软件环境的不断升级,占据了大量的成本。在营业税向消费型增值税转轨后,这部分可以在应税总额中直接扣除,从而促进了银行业不断采用更新的安全和交流技术。

对于与银行有密切业务联系的基金公司也是非常有利的。目前基金公司投入的硬件和软件成本以及支付给代销机构的尾随佣金等相关支出很大,占据了大量成本,如果能够转为征收增值税,这部分支出可能在应税总额中得以扣除,大大降低了基金公司的税负成本。

有分析认为,对于上市金融机构而言,营改增应该是一个相当大的利好,即使降低一个百分点,也会减少数百亿的税负。金融时报曾发表文章表示,银行业“营改增”引起的银行总利润变动,根据2010-2012年32家样本银行数据,实施营改增后,若增值税税率为6%,则银行利润平均增加5.31亿元,增幅为3.92%。普华永道去年年末的报告则指出,2015年金融保险行业的“营改增”将启动,预计减税规模在千亿元。

另一方面,目前企业的贷款利息支出,是没法进行抵扣的。有分析指出,企业向银行贷款后支付利息、取得增值税专用发票,利息支出当中的税费可以在下一环节抵扣,企业的成本也就下降了。对于现在很多负债经营企业来说,如果金融保险业税率定为6%,那企业就可抵扣这么多,显然对于企业较正常的40%的负债率而言,整体成本降低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