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养老刚需:3500万失能失智老人如何托养

2015年5月25日,河南平顶山市鲁山县康乐园老年公寓发生火灾,造成44名老人死伤,惨剧背后的养老之困也触动着很多人的神经。随着我国老龄化形势的日益严峻,作为机构养老的刚需群体,失能失智老人的托养问题关系到无数家庭的生活质量,成为亟须解决的社会问题。

一名养老院护工在第四届中国国际养老服务业博览会上展示老年人护理技巧 潘旭/摄

老龄化形势严峻,我国失能半失能老年人约3500万

有统计显示,截至2014年底,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经达到2.12亿,占总人口的15.5%。据预测,本世纪中叶我国老年人口数量将超过4亿,届时每3人中就会有一位老人。

2015年4月,民政部部长、全国老龄办主任李立国表示,我国空巢和独居老年人近1亿,60岁以上失能半失能老年人约有3500万,要把帮扶困难老年人作为发展老龄事业的重中之重。

一个失能老人压垮一个家庭在我国并非特例。老年人的长期护理问题,尤其是护理费用问题,是制约养老服务发展的一大瓶颈。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认为,失能失智老人如何托养,不仅困扰很多家庭,也是非常重要的社会问题。从青岛、上海等地的长期护理保险试水,到北京的公办养老机构改革、养老照料中心建设,一系列失能失智老年人养老问题正在寻求破题。

北京寸草春晖养老院副院长孙振苹告诉半月谈记者:“目前养老院拥有100张床位,但有500多位老人在排队等待入住。入住老人中2/3是失能失智者。”

孙振苹说,失能失智老人对护理水平要求很高,人员、硬件投入都要比自理老人大得多,特别是失智老人。

“即使是经济条件很好的家庭,找到专业化的养老护理员也很困难。”王振耀说,现在养老护理专业培训还相当不足。按照估算,我国需要约500万名养老护理人员,而目前只有30多万人。通过初级培训、拿到上岗资格证也就10来万人。

明确定位,专业养老机构托养失能失智老人

北京市2008年提出“9064”养老服务新模式,即到2020年,90%的老年人在社会化服务协助下通过家庭照顾养老,6%的老年人通过政府购买社区照顾服务养老,4%的老年人入住养老服务机构集中养老。

与此类似,上海、四川、吉林等省市提出“9073”养老格局,明确将机构养老作为托底。

这3%或4%的老年人,主要是失能失智老人。整体思路是,让养老机构发挥照护专业性与托底职能,能自理的老人则尽量在家庭、社区养老。

2015年初,北京市发布《关于深化公办养老机构管理体制改革的意见》,提出公办养老机构应强化托底,保障基本,着力保障特殊困难老年人的养老服务需求。也就是说,北京市的公办养老机构将不再接收非保障对象申请入住,公建民营、公办民营养老机构也将重点接收高龄、失能老年人。

“以前养老主要针对困境老人,而随着低保等相关政策不断完善,单纯的经济困难人群已不是养老机构最需要关注的人群,养老机构在向接收需要特别照料护理的失能、高龄等老年人转变。”王振耀说。

《北京养老产业发展报告(2015)》显示,根据北京市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从抽样比推算出北京市生活不能自理老人数量为11.65万人,而2010年入住养老机构的不能自理老人仅为1.5万人,只有12.89%的不能自理老人住进了养老机构。业内人士认为,养老机构“一床难求”与“高空置率”并存,存在结构性供求不匹配。

失能失智养老属“刚需”,养老机构摸索照护模式

北京市丰台区东铁匠营街道光彩养老照料中心于2014年底正式营业,负责人王建良当初放弃经营数年、收入可观的快捷酒店生意,在一些人不解的目光中,将酒店改造成养老照料中心。

半月谈记者看到,拥有100多张床位的光彩养老照料中心目前入住44位老人,其中失能失智老人29名,此外还有8名半自理老人。

王建良说,患有阿尔茨海默症的老人是最难照料的,患病老人缺乏生活规律性和行为控制力,需要24小时护理,否则就会有危险。

北京市丰台区幸福里养老中心负责人刁凤菊告诉记者:“有的护理人员甚至挨过打,感到很委屈。”

“养老中心主要定位于综合服务,而目前国内对失智老人的照护还缺乏成熟可供借鉴的模式。”刁凤菊说。

记者走访的几家养老机构大多表示,不接受有暴力倾向的失智老人。但是,失智程度有时不容易在入院评估时看出,院方一般会在观察期内调整护理级别。

目前,包括北京在内的全国一些地方都加大了养老机构的建设、改造步伐,一些社会资本对投资养老产业热情很高。王振耀认为,相比硬件设施,软件也是目前亟须解决的问题,比如探索失能、失智老人合理的照护方式,加大专业护理人才培养力度等。

完善养老院入院评估体系,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

刁凤菊说,幸福里养老中心将护理分为5个等级。“因为有时失智症状短期看不出来,发现后我们希望升级,老人和家属又接受不了。希望未来的评估标准能更加细化,并且规范服务标准。”

王振耀认为,应在全国建立科学的失能失智老人系统化的评级标准体系,完善相关配套政策。“部分养老院可能有一些评级标准,但主要用于自身收费参照,从全国来看,还是不科学。”

此外,养老院“有需求没市场”、“价高老人住不起,价低机构难运转”的问题也亟待破题。长期护理保险就是解决办法之一。

北京一家媒体对2036人的调查显示,86.1%的受访者支持将长期护理保险纳入社会保险体系,71.3%的受访者愿意为长期护理保险缴费。

在北京新街口福寿轩养老照料中心,记者看到,这家位于中心城区的养老照料中心主要定位于服务失能、高龄老年人,刚刚装修一新。负责人高慧钧告诉记者,由于目前收费较低,运营尚不理想。入住老人的退休金大多很低,也难以承担较高的费用,希望政府能以合理的形式予以补贴。

2015年5月,北京市海淀区民政局宣布,年内与中国人寿北京分公司合作推出“失能老人长期护理保险”。

王振耀认为,政府应该推动养老护理保险制度建设,鼓励先行先试。养老机构提供的是社会价值极高的人对人服务,需要日复一日,随时根据老年人需求进行调整。如果只依靠市场来解决养老问题,并没有完全成功的经验可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