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教师资格新政对师范生不利吗

教师资格制度改革2011年在浙江、湖北两省率先启动试点,目前已有14个省份进入了改革进程,不久将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实施。教师资格新政确立了国家教师资格考试制度和教师资格注册制度。师范生只有通过国家教师资格考试才能申请教师资格认定,在职中小学教师需要通过每五年一周期注册才能继续执教。这不仅取消了师范生自然获得教师资格的特权,提高了教师职业准入的门槛,而且打破了教师职业终身制,确立了有效的教师职业退出机制,从“入口”和“出口”两方面建立了中小学教师队伍建设的质量保障机制。

教师资格新政以提高教师队伍质量为政策旨归,但在现实中却使师范生陷入了政策认知上的迷惘,并表现出了对自身处境和前途的担忧。

首先,对教师资格考试的合理性的质疑。师范生们认为,他们这三年或四年的大学学习就是以教师为专业的,毕业后却要享受与非师范生同等的“待遇”。且不论教师申请者的专业素质和能力能否“考”得出来。即使国家教师资格考试是有效的,也未必是合理的。如果大学毕业之后无法通过国家教师资格考试,那么,这几年大学学习的意义何在?既然能够考取师范专业且能够顺利毕业但又无法取得教师资格,谁应该对此负责呢?这让师范生们很迷茫。

其次,对教师资格考试的有效性的质疑。师范生们认为,虽然笔试能够尽可能地保证客观性,但仅凭一张试卷难以鉴别出深层次的专业素质。尽管面试可以比较全面地考察教师申请者的专业素质与能力,但是又不能排除人为主观因素的负面影响。正是由于国家教师资格考试的存在,其笔试的准备有可能演变为“题海战术”,其面试的准备有可能是表演式的节目彩排。而在这一过程中,师范生完全有可能会败北于非师范生。这让师范生们很无奈。

再次,对师范专业存在的必要性的质疑。师范生们认为,一方面,原本师范专业毕业即可自然地获得教师资格,现在却要与非师范生同等参加全国统一考试,这无疑增加了师范生的身体和心理负担即成本;另一方面,与非师范专业相比,师范专业的学术性历来受到社会的质疑。一般认为,一名物理专业的师范生在物理学术水平方面比不上一名物理专业的非师范生。也就是说,一名师范毕业生若不能成为一名合格教师,当他们另谋出路时又面临职业竞争力先天不足的尴尬处境。这让师范生们很悲观。

笔者认为,面对教师资格新政,师范生要在激烈的职业竞争环境中立于不败之地,必须在三个方面做出理性的抉择:

第一,认清基础教育发展新形势,科学规划职业生涯。在“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教师供不应求,教师队伍的入职门槛较低,原有教师资格制度对师范生只有程序性而没有实质性的意义。事实上,在几乎百分之百毕业率的情况下,只要考入师范专业,就意味着取得了教师资格。这种教师资格的自然获得模式具有其历史的合理性和必然性。但是,在“后普九”阶段,在生师比不做重大调整的前提下,教师队伍基本饱和,教师队伍建设的主要矛盾是提高质量。从教育发展和社会治理的立场来看,教师资格的师范生自然获得模式在以提高质量为核心的新时期根本行不通,迫切需要进行改革。教师资格只会留给那些立志从教又努力为之奋斗并取得卓越成绩的申请者,是否具有师范生的身份已经变得不再那么重要。因此,师范生们应当认清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新形势,科学地评估自身的职业理想与信念、能力与素质,做好人生和职业发展规划。

第二,理解教师资格新政的实质,努力重建专业自信。教师资格新政取消了师范生自然获得教师资格的特权,这必定会让他们感到不适应和不满意。但是,任何抱怨都阻挡不了改革的步伐。无论教师资格制度如何进行改革,其根本的宗旨是不会动摇的,那就是要确保教师队伍建设的高质量。教师资格新政至少有两个方面的作用:一是从更大的范围内选拔适教乐教的优秀人才进入中小学教师队伍,而不会因为是否具有师范生这一身份特征而有所区别。这种开放性的格局有利于提高教师队伍的整体素质。二是对教师教育形成倒逼机制,给师范生和师范院校建立了质量监控机制,迫使师范院校开展学科专业调整、课程设置、质量监控等一系列的改革。师范生不应当对教师资格新政怀有恐惧感,而应当正视国家强化教师专业性的政策立场,准确理解教师资格新政的政策实质。教师资格新政不是要削弱师范专业,更不是要取消师范专业,而是要从根本上强化教师教育的专业性。因此,师范生应当感受到国家和社会对合格教师的热切企盼,努力重建专业自信,不断提高自身的专业素质。

第三,坚持教师资格新政为导向,不断提升专业能力。“师范”二字只赋予了师范生表象的身份标识,而不能直接等同于专业能力和水平。在“普九”时代,社会认可这一身份标识与其职业能力是同一的,但在“后普九”时代,社会对其产生了质疑,从而要求改革教师资格制度,以形成对教师教育质量的有效鉴定。教师资格新政使师范生与非师范生之间由于身份区别而构成的职业壁垒完全取消,是否能够取得教师资格的评价标准在于其能否达到教师的专业素质与能力。对教师资格申请者而言,最重要的是学习成效而非学习经历。实际上,在今日师范生队伍中,也不乏不学无术的滥竽充数者。这部分师范生拥有“师范”之名,甚至也混得一纸文凭,却离教师专业标准相差甚远。教师资格新政给师范生建立了一套甄别和筛选机制,对师范生能否成为一名合格教师做出区分。如果师范专业毕业生还不具有与非师范生同台竞技的信心和实力,那只能说明师范专业的学习是低效甚至无效的。这自然会给师范生、教师教育者和学校管理者施加寻求改革出路的压力和动力。因此,师范生在专业学习阶段,应当以教师资格新政为导向,不断提高自身的专业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