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反腐:王健林靠审计部 百度靠职业道德建设部

民企反腐带有鲜明的公司特色:万达依靠位高权重的“审计部”;360有个“监察部”;百度成立了一个由检察官、警察出身的员工组成的职业道德建设部

一向强调执行力与纪律性的大连万达集团(下称“万达”),正将内部反腐公开化。

7月14日,万达官网发布一则公司贪腐通报,包括西安项目公司原工程副总在内的18人的反腐行为被公开。

这并非王健林初露反腐之意。有接近万达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王健林一直以强化审计的方式阻击内部贪腐。有说法称,在万达审计部门权力甚高,如集团审计人员经王健林授权到地方公司查账时,地方负责人需立即交出账本。

万达高调反腐,其他大型民企,尤其是互联网公司反腐力度也不小。百度、360、腾讯最近也是动作不断,多人被查。

寻租空间在哪?

7月14日,万达官网一则“重拳出击反腐倡廉”的新闻称,7月10日万达在北京索菲特大酒店召开廉洁与遵章守纪教育大会,通报了该集团内部近期出现的涉及腐败与违反集团规章制度的事件。

为“永久警示”,万达还在官网公布了贪腐人员相关信息。本报记者看到,万达此番反腐涉及处置18人贪腐违纪的通报,其中西安项目公司原工程副总经理许振营、万达百货总部综合管理中心原工程物管部经理范学立(已经离职)二人向多家施工单位索贿受贿,涉案金额巨大,已移交司法。另外16人由于滥用职权牟取私利被免职。

此次涉及贪腐的人员多为万达集团总部和地方公司的高管,有媒体援引万达内部文件称,总经理级别共计4人,分别为商管总部综合管理中心大客户部总经理唐剑锋、西双版纳国际度假区管理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吴全宏、商管总部中区运营中心商业物业部总经理冯劲舸、牡丹江项目公司总经理荣从桥。其他人员均担任副总经理、项目总经理、主任工程师等高管职位。

这些总经理的头衔上,“商管”二字出现频繁。商管的职权在于对购物中心进行招商,并管理场内品牌。一位与万达合作多年的品牌商市场部负责人向本报记者透露,在一些三四线城市新开的万达广场,品牌商往往考虑到“场子”需要养几年,会谨慎抉择是否进驻,但对于一些城市核心地段的成熟场子,很多品牌商趋之若鹜。

这中间便存在“寻租”空间。

“一些中小品牌,初次进入万达较为成熟的广场并不容易。”上述品牌商负责人说,“进一个场子门道很多,给多大面积、在几层、跟什么样的品牌在一起、离电梯有多远、租金多高,这些都要跟购物中心商管负责人沟通。”

此外,购物中心会定期对品牌进行调整,调整的内容可能涉及位置、面积甚至去留,这些权限也在商管高层手中,所以不处于强势地位的品牌商往往会与这些高层“搞好关系”。而万达百货虽然是万达早期产品,目前正处于调整期,但百货高管也是重权在握,因此此次反腐名单中百货负责人也在其中。

有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称,实际上,相对商管,物业更被认为是“肥缺”,原因是标的更大。

如此看来,堵住漏洞似乎并不容易,但王健林似乎非堵不可。在10日的反腐会议上,万达总裁丁本锡如此传达万达的反腐决心:制度执行必须严肃,对于违章违纪事件,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对于触犯法律的要坚决移交司法机关,对于“老问题重犯”现象必须引起高度重视与深刻反思,发展中更要加强制度建设,不能有丝毫削弱,要从根本上制定解决措施。

王健林只管审计

王健林眼里揉不得沙子,这在万达几乎人尽皆知。

一个业内流传的故事是这样的:有一年,某个城市万达广场开业,由于工期很赶,在开业前夜,项目负责人决定用一块地毯遮住一块未完工的细节,结果被巡场的王健林发现,立即去职。

作为创业近30年的民营企业,这种严苛或是源于对长远基业的期许。去年12月,被媒体问及何时考虑退休时,六十“耳顺”的王健林回答,还没考虑退休,自己的梦想是把万达做到世界级的超级跨国企业,“如果要用数字概括,大致是2020年总资产到1万亿,收入6000亿元,净利润600亿元,至少20%~30%收入来自海外,那天我就真的退休了。”

当时王健林还对包括《第一财经日报》等媒体记者提到,虽然自己还在身体力行地奋斗,但他并不是事无巨细什么都管,目前主要工作是设计创新产品,不会像香港企业家八九十岁时还身兼董事长,签字批签。

抓主要矛盾,是适用于很多成熟企业家的管理哲学。对于王健林而言,对于万达这艘庞大战舰的内部管理,其中的一个核心是堵住漏洞,即审计。

“他不会管得太细,他只管审计部门。”上述接近万达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万达审计部门由王健林直管,有“位高权重”之意,当审计部门下到地方项目公司,地方公司负责人需要非常配合,立即交出账本,并组织人员参与会议。

在7月10日的反腐大会上,丁本锡强调了审计在集团的地位。他说,万达今后要对审计工作给予更大力度支持,增强审计力量,要求全体员工“无条件支持审计工作”,让审计更好发挥作用,为万达发展保驾护航。

民企如何反腐

以前提到企业反腐,人们往往会想到国企,而忽略了民企。其实,近年来民企腐败并不少见。

2015年以来,民企反腐动作最大的当数互联网公司。

5月12日,百度通过一封《打造阳光职场做简单可依赖的百度人》的内部邮件,向全体员工通报了“阳光职场”行动查处的7名员工涉嫌职务侵占、商业受贿的重大职业道德违规行为;两天后,360公司以内部邮件形式向员工通报了两起内部腐败案,涉案嫌疑人已被移送公安机关;更早之前的4月,腾讯曾内部通报了四起违反“腾讯高压线”的事件,其中两起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移送到公安机关处理。

腾讯还在今年7月9日通报了严重违规事件,经调查,多名在线视频相关业务员工存在贪污受贿行为,触犯了公司“高压线”并涉嫌违法。目前公司已向警方报案,正等待处理结果。

一位腾讯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透露,腾讯是去年在一次例行内部审计过程中,发现了前两年的视频团队涉及严重贪腐问题,随即向警方报案,警方抓捕多名在职、离职以及供应商人员,并且在进一步侦查当中牵出了腾讯在线视频部前总经理、现阿里巴巴副总裁、数字娱乐事业群总裁刘春宁。

这些腐败事件的背后,互联网巨头如何反腐?

360内部通报显示,早在2011年360即成立了监察部,负责对公司内部贪腐案件的查处,针对收受贿赂或回扣的行为、从事与公司有商业竞争的行为、与公司存在利益冲突或关联交易的行为、违法乱纪行为等都有严格规定,联系部门实际,落实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让公司内部防腐反腐不留死角。同时,在企业文化建设方面,也始终倡导“阳光、健康、诚信”的职场价值观,从制度建设和文化建设两个方面坚决遏制腐败行为。

而在百度,由百度职业道德建设部负责内部反腐,其核心成员均为从事过企业内审、检察官、警察等职业人士,具有高度独立性,在进行腐败案件调查时,不必经过相关业务部门领导即可直接展开调查,直接向最高管理层汇报工作。

腾讯则由反舞弊团队实施内部调查。腾讯通报称,一直以来,腾讯对“收受贿赂或回扣的行为、“从事与公司有商业竞争的行为”、“与公司存在利益冲突或关联交易的行为”、“违法乱纪行为”等都有严格要求,形成了公司人人皆知的高压线。一旦触及高压线,轻则解除劳动关系,重则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在其他行业,内部反腐也屡见不鲜。例如,去年9月,华为就首次召集企业业务部的渠道代理商召开了一场反腐大会,通报华为在企业业务领域内部反腐情况。

长城汽车也非常重视内部反腐,其内部甚至有一个秘密组织,监督贪腐情况。有合作方感叹,“这里的人连你一根烟也不敢收”。

有评论指出,民企有自己的痛点和苦楚。比如民企高管多是自己家人或是从创业开始一起摸爬滚打的兄弟,很难下得去手,能下得去手也会有舆论和道德上的巨大压力。其次,民企的壮大往往从原罪开始,当主政者被贪腐者抓了小辫子,对高管贪腐下手就成了双刃剑,一发力,既会伤着别人,也会伤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