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补习市场需求旺盛 暑期补课收费动辄数万元

暑期来临,一些家长自发组团,高价为孩子补课。记者发现,现在不仅是后进生在参与补习培训,一些优等生也在“加餐”。动辄数万元的补习费,虽然贵得有点离谱,但补课需求依旧旺盛。

补习一个月花费近3万

高一新生小张报名参加了一家社会培训机构的强化班,提前学习高中数、理、化三门课程。从7月中旬起,每周三天,每天学习8小时以上。他妈妈还请了私教,给他补习英语阅读和口语。

按成绩,小张实属优等生。他妈妈说,儿子参加的社会补习班里,有近20名同学是原来的初中同学。“一同参加补习的同学水平相似,不至于进度相差太大,补习机构也允许家长自己组团。”据透露,该补习班一个月的补课费和英语培训费,接近3万元。

提前学习学校课程,开学后是否会有厌学倾向?有的家长表示无奈,“其他孩子都在提前学,自己的孩子要是不学,能安心吗?”

记者走访部分补习机构发现,现今补习市场收费不菲。在普陀区一家补习机构,“一对一”或“一对三”的补习价格,每课时在500元左右。有家长透露,从初中起孩子基本每学期都要参加小班化补习,每月花费5000元左右,“到了高中阶段,补课费还在涨。”

假期补课为何愈演愈烈

每年假期,教育部都会三令五申:严禁各种形式的有偿补课。但现实中,社会机构补习、大学生家教、APP网上家教等却颇受家长欢迎,假期补课呈愈演愈烈之势。

“补课需求旺盛的根源,在于家长非理性的教育焦虑。”市教科院研究员、上海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发展中心主任吴增强说,很多家长其实有盲目的从众心理。记者发现,一些家长感到暑期有两个月,与其让孩子一个人在家打游戏,不如去补课;还有家长认为,补课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

缓解焦虑需转变人才观

在华东师范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教授韩映雄看来,补课现象已不是单纯的教育问题,而是一个社会问题。市教科院普教所所长汤林春也认为,解决问题的关键是要实现社会用人制度的多元化,改变人才观,学校应以综合评价“选人”,而不是“选分”。社区及相关社会机构还要从学生需要和方便家长的角度,开发各类活动,丰富学生暑期闲暇活动。

市教科院研究员、上海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发展中心主任吴增强说,提高教育质量,要从提高学校课堂教学效率开始。此外,一些家长的教育观念也存在偏差,误以为学习时间越多,越能取得好成绩。事实上,当学习时间超过一定量时,学业成绩往往不升反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