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2014年是国产机器人元年,那么今年则掀起了工业机器人市场的并购潮。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景兴纸业(002067.SZ)要和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收购治丞智能45%的股权,后者是国内桁架机器人的研发生产商。

从收购持股机器人公司,到上市公司自己设立机器人公司,这一波浪潮中绝大部分聚焦在工业领域的应用。

取放、冲压、打磨、喷涂、焊接、电子装配、喷涂,这些在工厂里的活,除了太柔性化的和需要人判断的东西,机器人几乎都能做。

从4月海伦哲(300201.SZ)2.6亿元并购深圳连硕自动化,智慧松德(300173.SZ)以9.8亿元战略收购大宇精雕100%股权,6月锐奇股份(300126.SZ)与上海东升合作,开展智能焊接机器人业务,接着拓邦股份(002149.SZ)定增6亿元收购深圳研控自动化项目,盾安环境(002011.SZ)拟6000万元入股遨博科技,此后大族激光(002008.SZ)又宣布拟定增逾50亿发力工业机器人,上市公司涉足机器人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常态。

2014年,全球机器人销量22.5万台,其中中国销量5.6万台,同比增长56%,是全球增速的两倍多。

然而,在这一巨大市场中,外资巨头垄断了核心零部件和机器人本体集成,国内上千家机器人企业则定位于购买国外机器人本体,进行系统集成和行业应用。

其中,减速机、伺服电机、控制系统这三大核心占到机器人总成本的七成。减速机方面,国内无法生产高精度减速机,价格无优势,有几家企业在低端有部分国产化;伺服电机方面,国内有7~8年沉淀,8~10家能自主研发运动控制系统并有本体集成能力,但国内电机价格对比国外价格优势不大,且性能较差。

“从目前机器人的并购和投资的方向来看,机器人本体、核心部件、集成应用基本都涉及了,只是大家都在摸索如何找到一个更合适自己公司的路线。”浙江瓦力机器人副总经理夏起炎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目前国产机器人本体、机器人核心部件都处在刚起步的阶段,没有出现垄断型企业,后期就看资本市场和技术的结合。

“我们之前就是缺乏资本运作,目前处在这种大环境的风口上,我们也在想办法走出一条快速发展的道路,尽快做到行业的前几名。”夏起炎说,擎宝机器人与东升公司的合并整合让他印象深刻,他觉得,有时候技术不一定是决定因素,技术如何和资本进行整合,以最快的速度做大做强才是关键。

“其实目前国内有不少企业内部需要的机器人都是数千台,如果结合一个有机器人技术的公司,马上就可以做得很好。”他相信,在资本助推下,一定会在不同行业领域分别出现领头的机器人公司。

而在这轮并购潮之外,国际巨头正纷纷觊觎中国的工业机器人市场。

在最近的一场由硬蛋举办的机器人论坛期间,Nikon亚洲地区营业代表田口洋表示,中国机器人产业目前最好的方式是“拿来主义”。

他说,中国并不像日系大公司那样流行垂直统合的开发,而是进行水平分工作业,日系技术和中国需求的结合才是较为快速可靠的方法。

“欧美、日本发展的时间比较长,人家走过的弯路,我们借此从门外汉一步跨了进去。”山洋电气技术经理星慎也公开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