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互联网中介激战实体中介 压价挖人冲突不断

互联网中介激战实体中介 压价挖人冲突不断

互联网中介使出“0.5%佣金”大杀器。

战火从线上烧至线下 压价挖人冲突不断

互联网颠覆传统行业,已在零售、出租车等行业掀起轩然大波。今年以来,随着互联网+中介模式出现,线上中介爆发式发展,引来传统中介的不满、甚至抱团抵制。记者调查发现,搜房网、链家网、爱屋吉屋等互联网房产交易平台,在广州陆续推出了租屋免中介费、二手房低至佣金0.5%等优惠,迅速抢占房产交易市场。互联网中介与实体中介“激战”趋于白热化,不少买房租房的市民享受到免费、低佣福利,但也有消费者表示质疑,认为羊毛最终出在羊身上。

异军突起

以前,市民如果想租房买房,可能想都不想,就直接在街边找房产中介;之后,市民可能会上网浏览一下房产信息发布平台,然后电话联系线下中介预约看房;而现在,消费者用手机筛选目标房源,就能直接联系上房产中介,甚至业主本人。

从展示转为交易平台

广州日报记者走访了解到,目前搜房网、链家网、安居客、爱屋吉屋等全国性互联网交易平台开始向线下经纪服务延伸,以免费、低佣抢占传统房产中介的饭碗。而以做二手交易为主的赶集网、58同城等平台网站,也逐渐将二手房交易、租房调整为主营业务。

满堂红一名负责人透露,今年以来,虽然传统中介发起过针对互联网平台的抵制活动,但不能不承认,目前多数传统中介通过线上获取客户的比例占半数以上。在互联网冲击下,传统中介也在调整交易佣金。

“独立经纪人”在兴起

“知道互联网有可能冲击传统行业,没想到势头那么猛。”3个月前从中原地产离职的曾先生介绍,搜房网、链家网等此前与线下实体中介“互补”,实体中介将房源放到网上吸引客户,刚开始不用交平台费用,后来要交纳数百元的端口费。

“我现在挂靠在朋友的一家小公司,我们没有门面,只有办公室。”曾先生介绍,自己是一名“独立经纪人”,靠着多年积累的人脉和资源,再借助互联网平台,和另一些独立经纪人共享房源和顾客,“今年以来,二手房交易恢复,收入还不错,比在中介公司好,但以后就不知道了。”

独立经纪人小盛介绍,仅在珠江新城一带,像他们这样的独立经纪人就有几十人,“如果没有互联网平台,独立经纪人根本无法生存。”

激战焦点

去年10月,搜房网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成都5城市以及一些二线城市推出“直客式”服务,并试点“0.5%佣金”模式。“他们想建立一种电商模式,业主通过搜房委托房源,客户通过搜房寻找房源,搜房提供签订合同服务。”合富地产一家门店的负责人刘先生说,搜房网这一模式遭到传统中介的抵制,“搜房在早期承诺了只是做平台,不会发展线下业务,但现在却违背了最初的承诺。”

“佣金”之争

让传统房产中介怒火中烧的是,搜房网全程只收成交价的0.5%作为中介费,与传统房产中介1.5%~3%佣金相比,优势明显。

“我们传统中介有实体店,运行成本高,佣金自然高。”刘先生表示,传统中介的高佣金包含了带客户看房、签合同、办理贷款、过户等,但搜房网的中介服务仅包含签合同。

端口之争

对于普通市民而言,上网购房租房已成习惯。“我们现在也不得不依赖网络中介平台,它是我们展示房源的窗口。”刘先生表示,传统中介公司每年都要向搜房等平台交纳端口费。“端口费逐年递增,过去5年涨了10倍。”刘先生说。

另一传统中介王先生则表示,为了应对网站平台的“价格排序”、“价格搜索”,其实放上网的房源多数并不真实,目的是为了把客源导入到实体中介店。

抢人之争

“过去这一年,有不少同事被挖走了。”王先生表示,搜房网吸引人的地方主要是“高底薪、高提成”。

今年5月,裕丰地产大天河17分区前负责人曾宪勇表示,“裕丰6家分店加上其他传统中介等,共300人将加入搜房网,目前已办入职的有上百人。”

有赞有弹

在天河区东圃、岗顶等租房交易频繁区域,记者随机调查发现,对于互联网中介,多数市民赞赏有加,尤其是年轻租客。

赞:线上租房省中介费

“以前我们租房,都是找中介,要么就是看墙上的租房告示。”张小姐介绍,自己在广州搬过5次家,每次都交了半个月房租作为中介费,而且找房过程很折腾。

张小姐说,上个月刚在陶育路租了一套4000元的三室一厅,但没交过任何费用,“我当时上网查了几家,专挑免中介费的,没想到真租成了。”张小姐事后了解到,虽然自己没有给中介费,但房东还是给了中介人员交易费用的。

弹:房子太贵更信线下

说起搜房网与传统中介的PK,广州居民刘小姐坦言,互联网改造传统经济是趋势,但是就现实情况而言,还是相信线下交易。“买房子不是小事。其中购房手续繁琐,担心中间出错,传统中介经纪人经验丰富,我宁愿多花一点钱。”

市民王先生不认同这种观点,他说,新型中介模式是好事。“低佣金是互联网经济带来的红利,各种市场主体公平竞争,可以减轻大家的购房成本。同时,互联网希望可以冲击一下传统中介行业,让他们提高服务质量,让房产中介交易过程变得透明起来,让各种猫腻、欺骗无处躲藏。”王先生说。文/广州日报记者黄宽伟、肖桂来  图/记者苏俊杰

(大洋网-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