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用户在P2P租车平台遭遇盗抢诈骗,平台方并无相关法律责任”,“车辆被盗抢后,平台虽然承诺赔偿但禁止用户向外界披露相关事宜”……用户诸如此类的抱怨并不是个例,被热捧的共享经济目前却无法律可约束,这对行业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

被盗抢用户反成被告

“对,我就是被PP租车起诉的罗先生”,P2P租车车主罗先生对北京商报记者毫不隐瞒,“我正准备起诉PP租车,这下省事可以直接反诉”。“我们最近的确有一起起诉车主的案子”,PP租车向北京商报记者承认,不过并没透露诉讼理由和赔偿细节。

“我 是去年11月5日把宝马5系车在PP租车平台租出,租出去第二天我就发现车子被租客非法抵押出去了,还是我通知的PP租车风控,PP的风控根据定位在山 东找到我的车子,但是取不回来,之后拖了半年多才找回车子”,罗先生回忆道,“但是这半年中车子有2万多公里无保养,车里的ETC以及内饰挂件全部丢失, 归还车子时证件全部造假,车体折损严重,PP租车对这些不做任何赔偿。”

为了向PP租车讨个说法,罗先生在今年6月8日注册了专门的微博账 号,账号名直指PP租车,在已发布10条微博中有9条与投诉PP租车有关。北京商报记者发现,罗先生在微博中不仅@PP租车,还与其他在PP租车平台遭遇 诈骗的车友互动,在罗先生得知自己被起诉之后,仍继续转发被诈骗车友的微博。截至北京商报记者截稿,罗先生称自己“还没有收到传票,法院也还没有通知 我”。

值得一提的是,罗先生并不是惟一一个在PP租车平台遭遇诈骗的用户,北京商报记者仅从其9条微博互动记录来看,有多位用户吐槽过PP租车,此外,通过关键词搜索,在微博平台披露车辆在PP租车平台被诈骗的用户也不在少数。

“2015 年5月13日友人一时糊涂将家用车通过PP租车长沙分公司租给租客杨某(PP租车公司审核通过)用三天,第二天即发现车载GPS已无信号,直到6月中旬车 辆仍然失联”,“本人车辆通过PP租车租出,在北京丢失,根据最后定位,可能已经开往河北,4月3日凌晨强制拆除定位盒”,“我是2014年12月底注册 的PP租车,租车的第三个订单车辆被抵押了,还是抵押公司半夜给我打电话说车要被抵押我才知道的,不知道PP租车是干什么用的”。这只是微博平台上的部分 投诉,其中不乏微博认证用户的吐槽。

赔偿承诺频被吐槽

对于车主在PP租车平台可能遭遇非法质押的情况,后者并不否认,但PP租车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多次向北京商报记者强调,“遭遇诈骗的情况真的很少。而且车子几乎都通过警方找回了,目前只有一辆车子没有找到”。

此外,他还解释用户在P2P平台丢车和被诈骗是两回事,“丢车不是租客主观所为,是可以通过保险公司赔偿的,但是诈骗是租客有企图的,PP会和警方联动一起找车,在找车期间会给用户代步费等相关赔偿”。

记者从多名遭遇诈骗的车主处了解到,PP方面所言不虚。“我的车在被抵押后,PP租车在1月跟我签订了赔偿协议。”刘先生向记者如是说。

在刘先生提供的协议中,PP公司承诺,“从车辆订单结束之日起6个月内,PP代租客按照车辆日租金的100%补偿车主的停运代步补偿金”,“协议签订6个月 内,如车辆找回且车主表示不放弃车辆的,有车辆损伤的,由PP协助车主到车主指定的4S店定损维修,维修费用由PP协助车主进行保险理赔,保险不包含部 分,由PP代行为责任人先行垫付”等七条赔偿条款。不过,赔偿协议最后一条值得注意,“在任何时候,车主承诺不在任何媒体上披露与车辆有关的信息,否则应 当承担赔偿、道歉等责任”。

据罗先生称,他被PP租车起诉是因为“我在微博发信息,在公开披露之前我发过邮件给他们,但他们不和我沟通,也 不做补偿”。而刘先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他公开该协议的原因在于“他们没有按照赔偿协议赔偿,而且还对我动黑,查我隐私”。“车辆被抵押之后,PP的风控 经理联系我谈赔偿的问题,我跟他和法务谈了一个多礼拜,签了这份自己感觉比较有保障的协议,只不过车辆失控期间的停运补偿费和车辆的费用是我自己提出的, 协议是他们引导我签的。但车辆找到后,PP不愿意按照协议赔偿。”

事后维权陷法律困境

“在车辆发生盗抢后,一般我们会和用户签订赔偿协议”,PP租车解释道,协议中都包含有关禁止向媒体披露的条款,“因为找车期间,涉及到不想泄露的部分,希望用户可以保密,而追车、保险和追回后的赔偿都需要时间,车主会因此产生情绪,我们也很无奈”。

对此,知名IT与知识产权律师赵占领告诉北京商报记者,“PP与车主签订的属于补偿协议,属于保密条款,原则上是有效的,但是如果PP方面没有补偿的话,属于PP违约”。

“其实,车主的诉求就是解决好车辆的问题,只要能解决好大部分车主都不会主动去披露”,业内人士直言,“其实车主曝光协议的初衷是为了解决问题,如果车辆被盗抢是事实,平台有信心和能力解决好赔偿和追车等事宜,没必要担心用户向媒体披露。”

事实上,车主维权最大难点在于车辆被盗抢后的责任认定。赵占领表示,P2P租车平台还是属于信息平台,而目前的现行法律中,并没有明确规定信息平台需要对用 户承担责任。此外,互联网律师李可书坦言,对于信息平台的责任确实没有明确的规定。但从法理上看,P2P租车平台不仅有信息平台的责任,还有第三方担审查监督租客的责任,平台对于车辆使用的监督、平台租客的资质审查都有一定的义务。

据了解,P2P平台在租客个人信用审核和盗抢发生后赔偿均有相关举措。近日PP租车就高调宣布投入1亿元设立车主安心保障金,承诺车主在PP平台上一旦发生车辆丢失,或被不法分子非法抵押等极端状况时,PP租车在配合公安机关追车期间,为车主每天提供代步补偿金,如果在约定时间内车辆无法找回,将直接从1亿元安心保障金中赔付车主损失。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商报记者截稿当天,刘先生微博仍以长微博的形式进行维权,长微博名为“求PP租车出来给个说法”,记者注意到其微博简介为“PP租车受害的朋友可以联系,我们一起维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