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不久前出台的国企改革意见,提出了类似方向:支持上市公司整合资源加快发展,推动同行业和产业链上下游优质资产注入上市公司。所以广汽发起设立基金的另一层意图是,配合推进广州国企改革。

汽车市场整体低迷,反应较快的车企已经意识到要寻找新的利润点。6月底,广汽集团通过旗下全资子公司广汽资本有限公司(简称广汽资本),连续发起设立了三只基金。

这三只基金分别是高端智能装备产业基金、汽车产业投资基金和新兴产业并购基金,都围绕汽车产业主题设立。基金总规模达到25亿元,在国内车企集团尝试设立基金进行股权投资和并购中,规模不算小。

“最近几年汽车主营业务利润率下滑,是所有国内车企集团面临的普遍性问题。广汽思考的是,能不能从整个汽车产业的链条上,找到新的利润点。”广汽集团内部相关人士7月24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

广州市不久前出台的国企改革意见,提出了类似方向:支持上市公司整合资源加快发展,推动同行业和产业链上下游优质资产注入上市公司。所以广汽发起设立基金的另一层意图是,配合推进广州国企改革。

“广汽已经推行的国企改革,包括股权激励等方面。产业金融方面的尝试,也是其中一项。”上述人士称。

投资瞄准新产业和新技术

6月24日,广汽集团发布公告称,广汽资本发起设立高端智能装备产业基金。7月10日,上述基金完成注册。

基金参与发起方还有上海锐奇工具公司(下称锐奇股份)和广东德联集团 (下称德联集团),分别从事高等级专业电动工具的研发、生产、销售和专营汽车系列化工用品。

相关资料显示,广汽成立上述基金的目的是,重点对高端装备业、先进制造业、工业 4.0 概念以及汽车智能化等行业进行投资。

6月28日晚,广汽再次发布公告称新设立两只基金,分别为汽车产业投资基金和新兴产业并购基金。

汽车产业投资基金由广汽资本和广州证券创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作为普通合伙人发起设立,主要投向汽车产业的创新技术,包括智能制造、汽车零配件、新能源汽车、汽车后市场、汽车电子及车联网等。

新兴产业并购基金由广汽资本与广州汇垠天粤股权投资基金作为普通合伙人发起设立,主要投向汽车产业链上下游、先进制造业、大消费和金融服务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同时关注优秀国有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投资机会等。

“基金投向都是汽车产业链条中的一环或者相关产业:一是广汽认为汽车产业链条中仍然有发掘空间;二是广汽对汽车产业熟悉,能较好把控投资风险。”上述人士称。

广汽推动产业投资并非特例,今年3月12日,上汽发布公告称,全资子公司上海汽车集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签署协议,双方将各出资约5亿元,合资设立总额约10亿元的互联网汽车基金。该基金的成立将推进互联网汽车的开发和运营平台建设。

利用金融资本,攫取产业链条上的盈利点,是未来的趋势。广汽早在2013年3月就出资10亿元设立广汽资本,经营范围为投资、投资管理、投资咨询等,进入股权投资等领域。

与上汽集中在互联网汽车领域不同,广汽涉及的范围更广,目标指向加快汽车产业全产业链布局,实现与资本市场的衔接,提升产业集中度并获得高额资本增值。

另一方面,根据广州市的国企改革意见,市属经营性国有资产的80%将集中在战略性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基础设施与民生保障等关键领域和优势产业。广汽是广州制造业典型代表,主要集中在新能源汽车、先进制造业、智能汽车等领域。

此前有消息称,广汽可能整合并购广州另一家国企万力集团。内在的逻辑有两个:一是广州国企改革方案提出资产证券化,广汽并购万力可以实现万力集团资产证券化;二是万力经营橡胶、轮胎、房地产、金融等产业,部分业务是汽车产业链条上的一环,符合广州国企改革方案中提出的整合方向,广州计划到2017年市属企业将调整至30户左右。

不过,广汽集团内部上述相关人士称:“至少我现在还没有听到确切的消息,即使有也停留在概念阶段。”广汽集团和万力集团属于同级别市属企业,整合的设计和推动方应为广州市国资委。

广汽金融要学通用

汽车整体市场已经由微增长,进入了正负增长博弈期,车企必须正视,高增长、高利润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今年6月,中国汽车市场上乘用车的销量为151.14万辆,环比下降6.08%,同比下降了3.36%。今年上半年,中国汽车产销量分别为1209.50万辆和1185.03万辆,同比增长2.64%和1.43%。

广汽集团同样面对这种状况,据最新发布的产销快报,今年上半年除了广汽本田增长较快,广汽丰田和广汽乘用车有合理的增长外,其他多家主要合营公司的业绩并不理想,其中广汽菲亚特销量下滑48.02%,广汽吉奥下滑47.17%,广汽客车下滑74.39%。

未来的趋势很明确,车企经营状况会出现明显分化,业绩不好的公司,在原有业务层面很难再翻身;车企集团企业在主营业务上,很难再实现利润持续性增长,被旗下业绩不好子公司拖累的部分,可以通过发掘产业链条中的其他机会获取。

这一点广汽高层想得很清楚。广汽集团执行董事卢飒不久前在一个公开场合表示,汽车行业与中国经济一样,经历了十几年的高速增长后逐渐步入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的“新阶段”,传统的汽车产业链条正逐渐向产业生态圈方向发展,将催生更加多元化的商业机会和组织形态。

全球性车企巨头已经形成了较为成熟的业态,当主营业务出现下滑时,产业金融往往充当补缺口的角色。以通用汽车为例,今年上半年累计营业收入738.92亿美元,较之2014年同期的770.57亿美元,同比下跌4.1%。营收的下降主要原因是汽车业务销售收入减少;而金融业务销售收入保持较好的增长,从22.80亿美元攀升25.4%至28.58亿美元。

广汽有多张金融牌照,涉及的领域包括汽车金融、保险、保险经纪、融资租赁、商业保理、股权投资等,多家相关子公司已经运营多年,但金融业务占比仍然很小。

其中的一个核心差距在于,国内车企集团过去几十年主要力量集中在合资企业,造车链条基本由外方提供。车企集团自主品牌起步较晚,没有注意到汽车制造链条上的其他环节的价值。这是中国汽车制造难以实现超越发展的原因之一。

最近两年“互联网+”和“中国制造2025”等技术革命到来,制造链条重塑机遇出现。汽车产业面临的新机会,带动了围绕整个产业生态提供解决方案的产业金融发展。这或许为广汽等汽车国企发展带来了新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