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年来,汽车业已经在绿色清洁环境友好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是在Divergent Microfactories(DM)公司看来,这帮汽车业的老古董们离真正的环境友好还差得远呢。根据DM公司展示的数据,虽然凭借着近几年燃料电池和充电电池技术的进步以及替代燃料的广泛使用,各大厂商生产的汽车飞驰在公路上的时候确实是比以往排放的废气要少得多。但是这些新能源车辆的制造过程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污染环境。考虑到以上这些情况,这家刚刚成立的DM公司自己信心百倍的将自己的第一款汽车——“刀锋”,推到了世人面前,这辆新车还有个更响亮的头衔“世界上第一款3D打印的超级跑车”。

Kevin Czinger创办了这家位于加利福尼亚的汽车公司。Kevin Czinger几年前还曾经创办了一家Coda汽车公司,致力于通过推广电动汽车来降低高速公路的污染,但Coda以失败告终并于2013年申请破产,从废墟中重新组建的就是现在的DM公司,万年不变的专注于商业及工业用能源储存。

Czinger 现在把注意力从道路上转移到产业链末端,试图围绕着3D打印创造出一个更清洁,高效的生产模式。

一辆汽车的总污染排放并不仅仅只是上路后排出的尾气这么简单,在周全的考虑中,汽车制造中所消耗的材料和能源排出的三废也应该被计算在内。而基于这样整个生产周期的完善计算总是表明,生产车辆往往比使用车辆会造成更大的污染。

Czinger回想起自己年轻时设计过的红极一时的全框架结构建筑,觉得依照着这个思路扩展开来,依靠着现如今炙手可热的3D打印技术,应该能发展出一个不那么依靠大型汽车企业的新型汽车制造路线。在他的设想中,整个汽车底盘都是以预制的碳纤维管为支撑,由3D打印的铝节点拼接起来,完整的底盘看起来就会像是小孩子玩的建筑模型的放大版。

Divergent的媒体发布会中强调自己的这套以3D打印节点加碳纤维管的设计能比正常制造出的汽车底盘轻百分之九十,同时制造所需的人工和材料成本更少,经济环保就更是不用说了。向媒体作展示的时候,Divergent将所有的底盘材料放在一个120升的旅行肩包里一次性提了上来,夺人眼球的向大家展示新设计的优越性。

Divergent认为基于3D打印的节点和预制碳纤维管会给这个已经成熟的工业领域带来一股创新之风,将复杂的工业过程凝聚在预制的成套解决方案之后,节省令人难以置信的时间空间和制造业投资。这套解决方案允许小作坊式的生产厂在几分钟之内拼出一套车辆底盘,而不再需要之前动用跨国甚至是跨洲企业合作解决车辆生产问题。

Divergent想法的诞生可以说是当下3D打印大潮渗入传统汽车行业的一个表现。去年,Local Motors汽车公司就制造出了号称是世界上第一台3D打印的汽车,这个长得像大澡盆的汽车叫Strati,除了关键的机械部件之外全部由3D打印制造。自那之后的一年时间里,我们又陆陆续续看到德国制造的小型3D打印车辆,3D打印的谢尔比.眼镜蛇复刻版和一台半太阳能电动车。

以上这些3D打印的车辆走的都是小型化,低能耗的路线,相较而言Divergent推出的新车赤裸裸地显示出希望以自己的尝试将3D打印汽车推广到更普遍的使用领域的野心。“刀锋”搭载一台700马力的双燃料(压缩天然气/瓦斯气)四缸涡轮增压引擎,号称百公里加速在2秒左右——这种性能已经处在眼见才为实的邻域内了,但是毫无疑问,“刀锋”将3D打印汽车的性能引领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刀锋”的底盘全重46公斤,全车包括上复合材料制成的车体和700马力的引擎整备质量只有635公斤。使得这辆车拥有了1.1马力/公斤比,与科尼赛克One:1和飙出466公里/小时的Hennessey Venom F5站在了同一水平线上,我们不能乐观的论断在实际出场的刀锋中能体验到与上面这些国际一流超跑一样无与伦比的路感,但是作为提供给媒体的发布稿来说,这些数据看起来确实很长志气。

在建造刀锋之外,DM公司同样怀着借用3D打印技术使得初创型企业打破传统汽车企业技术壁垒的野望。新生汽车公司凭借着3D打印套件建立起自己年产量10000台新车的微型工厂成本不过2000万美元的样子,而传统汽车业同样产量的厂房则要投资10亿美刀,小型工厂的成本优势非常明显。

但是在DM公司雄心勃勃的发展起基于自己3D打印底盘的汽车生态圈之前,他们首先要向公众证明按照自己流程制造出的车辆能符合严格的汽车安全标准,并且能如同自己承诺的一样高效的生产廉价汽车。传统汽车行业的多年经营到底能不能抵挡住这个闯入者的挑战,就然我们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