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8个多小时,始发河南郑州的K180次列车抵达终点站——北京西站,车厢内的郑州市十九中学高一学生朱远卓,与该校200多名同学一起,从这里转乘6辆大巴车浩浩荡荡地开往宿营地——清华大学。

正值暑假,北京迎来旅游高峰,面向中小学生的夏令营在众多旅游产品中独树一帜,吸引了大量中小学生组团报名。高温酷暑下,他们在导游或辅导员的带领下进名校参观、到景区游览。

暑期夏令营“火”到什么程度?一次夏令营是否真的能像一些机构所宣传的那样,在轻松的旅游中达到思想励志、头脑睿智、拓展素质的教育目标?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夏令营市场有多“火”?

“期末考试结束,希望出来玩玩。”朱远卓将这次夏令营看作是高一紧张生活结束后的身心放松。他告诉记者,与他同行的同学都是“既爱玩又学习不错的学生”。

朱远卓参加的这期夏令营活动,为期6天,市场价在2000元左右。

2000元,能在北京包吃包住,还能“既玩又学”,这让朱远卓感到“很实惠”,当学校组织报名时,他毫不犹豫地报名了。

其实,这已经不是朱远卓第一次参加暑期夏令营,也不是他第一次来北京。“初中的时候,我参加过去上海的夏令营,之前我也来过北京,但那是和父母来旅游。”说到旅游和夏令营的区别,朱远卓刻意强调,“旅游是走走逛逛,但夏令营是同龄人一起出来在玩中学习的”。

说到夏令营的吸引力,与朱远卓同来北京的学生王一笑最看重的是夏令营的“导游”——辅导员,这些辅导员都是由名校的在读大学生担任,这让高中生们感到十分亲切和仰慕。

据了解,像朱远卓和王一笑参加的这类夏令营,在今年暑假异常火爆。各类教育机构、旅行社推出的暑期旅游项目五花八门,“国际游”“国内游”“修学营”“特色营”等名目繁多的广告不禁让人眼花缭乱。

北京世纪明德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黎明介绍说,今年报名参加该机构组织夏令营的中小学生人数达到12万,相比去年同期增长超过20%。

记者了解到,杭州市今年推出的暑期夏令营共10余种,其中“注意力训练营”“寻宝营”“书法营”等特色营更是十分博人眼球;武汉市夏令营已发展成武汉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之外的“第三课堂”,今年也有数万人参与。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北京、上海、江苏、浙江等教育或旅游资源发达的地区,夏令营活动尤其受追捧。

参加夏令营都做些什么?

一次夏令营,能给孩子带来什么?增长见识、磨炼意志、情感交流,还是使梦想更加清晰明确?在夏令营中,他们都和谁接触,又会有哪样的经历?

乘坐大巴到达清华大学已是下午,对于很多高中生来说这是第一次踏进清华园。

“一走进校园,我就感受到了浓厚的学术文化氛围,这里的气场都不一样。”王一笑说,游览校园是她此次夏令营印象最深刻的活动。

走过镌刻屈辱与辉煌的清华学堂,听着辅导员介绍高等学府里群星璀璨的科学泰斗和国学大师,一向活泼好动的朱远卓沉静了下来。“这是我第一次来清华,我非常喜欢这,如果自己也能进入这样的大学该多好!”

除了漫步水木清华、徜徉未名湖畔,营员们还去了故宫博物院和国家博物馆等地,参加了素质拓展、游乐园等项目。

通过这次夏令营,王一笑发现,原来自己的老师在私底下那么有趣,还会讲笑话;同学之间除了课堂学校的相处外还可以这样疯玩;清华北大的“学霸”原来也是普通人,也爱看电视剧。而这一切,都被带团的辅导员们尽收眼底。

在一些夏令营的组织过程中,辅导员是关键和核心。他们大多选拔自名校,负责接营、送营,与营员们同吃同住,承担着组织者、讲解员、协调员和辅导员的多重角色。

朱远卓和王一笑的辅导员是来自北京大学考古学专业的博士生李可言,她被学生们亲切地称为“活泼的学霸”。

记者见到李可言,是在夏令营的闭营仪式上,她正在台上发表闭营感言:“二营的大宝贝们,我们一起暴走、一起淋雨,我们度过精彩的日子,你们是我青春章节最美的一章!”此时,台下“我爱你”“你是最棒的”等欢呼声此起彼伏。听到营员呼喊着自己的名字,李可言难掩激动的情绪,演讲时几度哽咽。显然,尽管才相处短短几天,但他们相互之间的感情已经很深了。

李可言告诉记者,她经常会耐心指导需要帮助的学生。“我把自己的高中经历讲给他们听,关于时间安排、学习方法之类的,我也总结了一些经验。”李可言说,“夏令营是一项薪火相传的活动,年轻人在一块儿的情感交流是最珍贵的。”

夏令营也开始搞课程开发?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夏令营市场由于需求旺盛、前景广阔,前来寻找商机的机构不胜枚举,但其举办质量却参差不齐。

随着学生学习需求的进一步提高,如今,单一的“旅游式”夏令营已不能完全满足学生家长的要求。为此,一些夏令营举办机构纷纷开始在课程开发和产品设计方面“下足功夫”。

“夏令营要有丰富的教育内涵和明确的课程体系,课程目标、课程内容与方式评价缺一不可;课程开发需要科学的指导依据,并且针对不同年龄、不同地区的学生群体推出个性化的课程选择,增加课程多样性以扩大需求和受众。”世纪明德公司总裁王勇说,“夏令营的本质是教育活动,不能因为市场好就一哄而上,办夏令营需要社会责任感,而非以商业利益为重。”

有着3年带营经验的清华大学学生朱宁认为,夏令营更多的是给学生提供一个外出增长见识的平台,能否真正有收获或者说收获更多深度的体验和心灵的感悟,还要看学生自己的习惯和态度。

朱宁告诉记者:“有些营员是抱着学习的态度来的,有些只是想过来玩玩,这当然会有很大区别。另外有些孩子自身生活习惯比较散漫,不注意听讲解,这些孩子在学校时可能就喜欢开小差,来到夏令营自然也不会有良好的态度和行为。”

而对朱远卓和王一笑来说,一次夏令营去多远并不重要,也许多年后关于旅行的细节他们也会渐渐忘记,但是那些看尽风景、畅谈理想,那些日行万里、海阔天空的日子将是年少时光最好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