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想要戒除自己的iPhone成瘾症,但仍需要与家庭与事业保持联络,你该怎么办?

显然,你应该搞一部翻盖手机 。他们便宜,结实并且不像拥有众多狂欢节马戏团般抢眼的花哨应用的现代智能机那样会带来众多分心之事。

在三分之二的美国人正使用智能机的同时,不少备受瞩目的企业高管,名人以及政客被注意到回归经典作风。如果你想要联系到这些大佬,你必须打电话。换句话说,仅用电话通话成了种高端的做法。

艾琳舒克,咨询公司Accenture的人力资源部门总管,就在这个夏天的开始转向了一部LG翻盖手机。舒克向赫芬顿邮报承认,强迫自己将iPhone放在床边不动的自我约束并不起作用。舒克说,她要监督全球范围内的336,000名员工,因此她必须保持时刻可以被联系到。所以现在每天夜里她会将智能机收好并把翻盖手机带到床上。

“我现在睡得更香了,”她说。在周末,她把iPhone存在海边别墅内然后仅带着翻盖机(还有防晒霜,大概吧)来到沙滩。有天,她成功做到了在海滩整整九小时没有看过一眼手机——而且她真真切切地能够与家人交流更多,她说。不过确实,这么干并不容易。“等到第七个小时,我压力山大。挺痛苦的,真的。”舒克承认这听起来有点滑稽,但我能理解。说实话,我很少能坚持一个小时不看我的iPhone。“你现在就想看你的iPhone?”舒克笑道,“那就看呗。”

她很明显赶上了某种潮流。一大批的名人政客已经在过去几年中长期使用翻盖手机:人们发现新任纽约市长比尔白思豪在过马路时正用翻盖机通话。可爱的亿万富翁沃伦巴菲特13年时在CNN上炫耀过他的诺基亚手机:“这个可是亚历山大贝尔给我的,”他说笑道。“我不会扔掉任何东西直到我把它们用上20或者25年。”

人们在美国高尔夫公开赛上看到Vogue杂志主编安娜温图尔正使用一部翻盖机。摇滚之神伊基波普告诉纽约杂志他拥有一部翻盖机因为“你可以疯狂摔它它还不会坏。”

甚至蕾哈娜也被注意到使用一部90年代的手机。说真的,谁会比她还要炫酷?(她也被拍到使用一部投币电话,不过我们一时半会是不会看到这玩意华丽回归了。)去年在一场采访中,赫芬顿邮报问及他的LG手机时,纽约州参议员查克舒默回答:“我爱死它了。”他说他讨厌参加那些所有与会者都低头盯着他们的iPhone的会议。(我也是啊,查克!)

不少他的政治同僚也赶上了这个潮流。南卡罗莱纳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很明显“从没发过电子邮件”。

翻盖手机的另一个好处是他们很便宜。舒克说她的翻盖机花了19美元,而这个花费被她的电信服务商抵消了。事实上,她每个月10美元的话费也被抵消了。电信服务商确确实实地在花钱来让她用这个古董。

不过不是每个人都负担得起抛弃他们的智能机。我们中的许多人都需要可以用短信或者邮件联系到,而且不是每个老板都会理解你为什么只能通过通话联系。(没错,你可以用翻盖机发短信,不过不要忘了用九宫格键盘发短信有多痛苦,而且,翻盖机用不了emoji表情!)如果你是个父母或者祖父母,你的儿孙可能永远不会再联系你了——这体现了如今的我们有多深的交谈恐惧症。

我那从未用过便携设备的85岁姨妈,最近就在为不再有人给她打电话而悲痛。大家都只想发短信,她说。

不过,没人真的在提议你为了翻盖机完全抛弃智能机,这设备不过是你军械库的最新补充——一个为所有害怕渡过与外界失去联系时刻的人提供的保险装置。然而舒克说她听说不少他的同事受了她的启发。一位科技作者也在今年早些时候预测“傻瓜机”将会大举回归。

说不定它真会呢?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终于可以得到更充足的睡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