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未成年人打暑期工月入500元 没完成任务要罚跪天桥

“暑假打工1个月,最后到手收入才500元,任务完不成还要跪天桥、被体罚、扣工资、生吃苦瓜……”昨日上午,还未满18岁的中专生小豪(化名)向记者叙述了这段令人不忿的经历。他这次为了历练才特意来到广州一家健身俱乐部工作。该俱乐部一位高级顾问向记者证实了此事,称“小屁孩”为了挑战自己才“自愿”跪天桥。

讲述:打工一个月才500元

今年未满18周岁、在广州市外一家中专念书的小豪和同学一起来广州白云区三元里一家名为“优健百步”的健身俱乐部打工。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原本承诺的1000元至2500元月薪,到头来只拿到500元。

“我们的工作是在网上通过中介找到的,他还收了我们每人200元的介绍费。我这个月在广州的开销都有上千元了。”小豪告诉记者,更搞笑的是,俱乐部给他们发工资时还让签了“借支单”,签的名也是艺名。“签什么的都有,比方说‘刘邦’、‘刘备’、‘吕布’啥的。”

他向记者出示了一张借支单,写着借款原因和还款日期等。“他们说这只是部分工资,在9月15日前还会通过微信红包给我们转另一部分,但我估计扣掉水电费和罚款之后不会剩多少。”据小豪介绍,此次到该俱乐部打工的暑期工约有二三十人,有一部分是学生。

体罚:未完成任务曾跪天桥

在健身俱乐部,小豪等暑期工的主要工作是营销,具体包括发传单、电话邀约、拉客人、办会员等。工作期间,俱乐部大约每三天就会组织一次考核,考核指标主要包括拉客(带客人到俱乐部参观)、签票(获取顾客联系方式)及开单(办理会员)。“第三个最难,很可能100个人里面都不会有一个开单的。”小豪说。

因为任务考核不过关,小豪称曾多次被罚,其中三次被扣罚工资(一次50元、一次100元、一次200元)。8月9日晚,因开单未达标,共有两个小组的人被罚跪天桥。“共有10多个人,绝大部分是暑期工。”其称,跪天桥的时间是当晚11时到11时30分,还一度引起街坊围观。罚跪天桥是否自愿?小豪回应称:“我们会傻到选择跪天桥么?”

“除了被罚跪天桥外,还有做俯卧撑、生吃苦瓜等,有一次要罚我做200个俯卧撑,我实在做不了,就做了100个。”小豪说。

小豪的说法得到了同在该俱乐部做暑期工的小武(化名)证实。

俱乐部:罚跪是自愿的

究竟小豪和小武所说的罚跪是不是真的呢?优健百步健身俱乐部高级顾问陈龙向记者表示,确实存在跪天桥的情况,但是是他们自愿罚跪。

“(考核不合格)罚什么都可以,他们想挑战一下自己才选择了罚跪。”陈龙证实,当时罚跪的共有两个组,共10多个人,罚跪的地方是在健身房附近的天桥上。“还有人选择去火车站走一个来回,我们用微信共享位置来进行监控。我自己也去过,当锻炼一下嘛。”他说。

在待遇方面,陈龙表示暑期工与正式工的工资都是一样的。“我们是包吃住的,但是我们业绩1万元以下都没提成,只能拿底薪1000元。我们预支工资的七成,剩下的要到下个月15日才发。”他分析,暑期工之所以对工作不满意,可能是认为工作时间太长了。

对于生吃苦瓜,陈龙表示:“这个很有营养的,都是水果类,我都在吃。”另外,他还证实确实存在体罚:“一般是100~150个俯卧撑。这些小屁孩,有些才刚读初中,受一点累就感觉天大的事一样。”

律师:体罚可提出赔偿

对于罚跪天桥等行为,广东旭瑞律师事务所律师陈伟杰表示,该行为对人身有一定侮辱性,企业已涉嫌违法。

“如果劳动单位有体罚类的处罚制度,已经违反了相关法律,作为劳动者可以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并向该单位索偿。”陈伟杰称,对于未签订劳动合同的暑期工,也属于雇佣关系,劳动单位更加无权体罚。至于索偿是以事实上的雇佣关系来认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