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此前,中国之声和中国教育电视台联合报道了位于北京市房山区的北京现代管理大学,存在虚假招生的现象。作为一个非学历教育机构,学校商学院却承诺学生,可以拿到该校毕业证和北京联合大学等正规本科学校毕业证,学生进了校,才发现被骗,所谓的“双证”,是指要再报名参加国家成人高考,才能取得北京联合大学的自考大专学历。既然如此,学生又干嘛要进这所学校呢?

记者采访到北京市教委民办教育处负责人,进一步确认,北京现代管理大学只是高等教育的培训机构,不能颁发本科或专科学历证明。

民办教育处:它是非学历高等教育机构,颁发的毕业证书国家不承认,而且它不能颁发毕业证书,只能颁发结业证书或学历证明,除非是在校生通过自考或成考获得学历证书。

而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除了虚假招生这宗“罪”,现代管理大学还存在“第二宗罪”。一位知情老师透露,一些非法办学的“野鸡大学”通过“挂靠”,成为学校的二级学院,变“非法”为“合法”。

知情教师:如果我们不挂靠的话,出去了就是人家说的违法办学,野鸡大学,属于诈骗,但挂靠了之后,野鸡大学变成合法的了,合法挂靠,就不属于野鸡大学了,也不属于违法的。

北京现代管理大学校长助理、航空乘务学院刘院长告诉记者,目前这种“挂靠”几乎已经形成了标准化的模式,就是只要能招到学生,愿意支付一部分押金,学校就可以和任何人签协议,建立一个专业,甚至成立一个学院。至于是什么人,什么身份或者资格,并不重要。

刘院长:协议上面签的都是二十万,实际上就是你给五万块钱,就把办公室给你了,就招到了,今后有人慢慢慢慢就靠你扣,在那个账上保持有二十万块钱。

记者:他这个院长有什么要求吗?谁出钱谁就当院长?

刘院长:谁出钱。基本上都是这么做的,但真正能够做得好的,就是那么三四个学院。

任何一个没有资质或资历的人,仅仅凭借“自称”就可以招生,再加上20万元的抵押金,就可以在这所大学开设一个“正规”的二级学院,这种办学模式令人震惊。这现代管理大学的“第三宗罪”,大学竟然成了一个出租转让办学资质的空壳!

记者调查发现,二级学院披上一件合法招生的外衣后,既可以独立宣传、独立教学,也可以独立管理、单独聘用教师和招收学生,和商业化的“承包”别无两样。然而在记者和现代管理大学校长孙权的对话中,对方反复强调,这不是“承包”,是“成立新学院”。

孙权:教委不允许办承包学院,承包是给你一定的经济自主权,对外是不能说的,对学生也不能说。对内也不能叫承包,你是学校的二级学院,学校成立了一个新学院,聘你为这个学院的院长。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2011年,现代管理大学下属民航学院的老师,在学生自考中发答案被曝光;2014年,学校下属的京东商务学院被曝光虚假宣传;同年,这所学校还爆出学生被逼迫参加成人高考(精品课)。

记者的全部采访线索,都来自于学校受骗的学生和部分老师,而截止到目前,这样一个虚假招生、诈骗办学、任意出租转让办学资质的学校,却依然在用这种模式、甚至变换新的模式在招生和办学,这种情况,为何会存在多年?是否应该得到有关教育部门的关注?学生们的合法利益又该如何保障?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