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个月前,Uber宣布在中国正式运营,彼时它的名气仅仅局限于美国和欧洲,在中国更为人熟知的滴滴和快的正通过巨额补贴争夺司机和乘客。

入华两周年后,Uber开始加快其业务扩张速度,不仅将全球首批Uber Station落户广州,并计划引入拼车业务Uber Pool抗衡滴滴快的。

一直以来,Uber在海外市场攻城拔寨,但在中国这片沃土上却未能复制同样的成功。易观国际的报告数据显示,Uber在华市场份额为14.9%,而滴滴快的则合计高达82.3%。

除了面对激烈的竞争外,专车监管也是悬在其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虽然专车新规尚未正式发布,但对专车经营者的资质进行多方面限制几近是板上钉钉。为此Uber特别在中国设立分公司,并将服务器设置在大陆境内,同时也取得ICP牌照,柳甄亦成为Uber中国的法定代表人。

根据最新一轮的融资记录,Uber的估值或已经高达500亿美元,极有可能成为历史上估值最高的“独角兽公司”。支撑这一估值的不仅仅是Uber收入的快速增长,还包含着投资者对Uber中国区业务的期盼。

柳甄表示,未来会考虑让Uber中国在A股上市。她的出现,能否让Uber打破外资企业的本土化“魔咒”?专车市场一片红海,Uber到底要如何突围?

全球首批Uber Station中国首发

一直把本土化作为核心工作的Uber,终于不再延续以往把成熟产品搬往中国的传统,决定把全球首批Uber Station落户广州。

8月20日,Uber宣布率先在广州设置类似公交车站和出租车站点的等候站点,并命名为Uber Station。据了解,Uber Station的主要作用是方便司机和乘客,乘客只要在Uber Station等候,司机就能通过APP的提示信息快速找到乘客。时代周报记者从Uber方面了解到,目前Uber Station主要分布在广州50多个住宅区和商业楼盘,合作方包括碧桂园、万科等地产商。

“我们利用平台数据发现,乘客每次出门打车和司机打电话沟通上车地点时,经常很难一下子将位置描述得具体准确,而在没有任何标志物的地点,司机找起路来也一样困难。”Uber希望此举能减少司机与乘客之间的沟通成本。

虽然Uber Station是Uber在中国的首发服务,但是此前滴滴快的已经在上海等地推出类似的候车站点。滴滴快的方面表示,计划在上海各商场、社区、医院等地设置滴滴车站,年内目标是超过500个,此举还得到了上海市交委的支持。

“Uber Station最主要的目的是让司机和乘客更快速地锁定对方位置,从而提高Uber的运行效率,并间接减少污染的拥堵。”Uber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Uber Station也是Uber本土化的运作之一,它能够进一步拉进Uber和乘客的距离。

多人拼车谋逆袭

除了Uber Station外,Uber一直密谋的新产品Uber Pool亦同样有望在近期正式上线。

据了解,Uber Pool是Uber推出的一款多人拼车产品,2014年8月在旧金山率先上线,随后又在纽约、洛杉矶等城市推出,北京是其第6个目的城市。

与Uber X不同的是,Uber Pool允许同一辆汽车在同一段里程中可能装载多名乘客。乘客只需要选择Uber Pool,输入上车位置和目的地,随后一键呼叫司机便可。司机接载第一位乘客后可能会接到其他乘客的拼车订单,此时系统会根据乘客的行程安排最优路线图,并告知司机驾驶路线,届时司机可依据路线图接载第二位乘客,分别将两位乘客送到目的地,完成整个行程。

以目前Uber Pool在海外的运营情况看,该产品的价格通常较Uber X便宜约50%,而且在旧金山,Uber Pool已经占Uber总订单量达到50%。从目前情况看,Uber Pool登陆中国后价格将较人民优步低30%以上。

有意思的是,Uber Pool的中文名称为“人民优步+”,显然是要与人民优步一脉相承。8月24日,时代周报记者发现人民优步+已经在广州上线,测试地区包括天河、越秀、荔湾和海珠4区,目前选择“双人拼车”服务,不管是否能够拼车成功,乘客均享受7折优惠。

不过,拼车服务在中国竞争已经非常激烈,人民优步+将面临众多竞争对手。包括嘀嗒拼车、滴滴顺风车、天天用车等产品早已在拼车市场上占据先机,无论是司机数量还是用户规模上,人民优步+都需要急起直追。

根据艾瑞咨询《中国互联网车服务研究报告》显示,在打车、专车和拼车等各项服务中,有35.9%的用户会选择使用拼车服务,打车服务仍然是用户的主要需求。该报告的监测数据还显示,在拼车APP中,嘀嗒拼车的用户覆盖情况表现最好,在今年4月已达到66.1万人。

业内人士认为,在专车市场变成红海后,拼车、代驾、大巴等蓝海市场有望得到资本青睐,滴滴快的等将继续在城市交通服务上跑马圈地,最终覆盖所有城市出行场景。不过Uber中国战略负责人柳甄透露,Uber中国始终以人民优步为核心,不会涉足如代驾、顺风车、巴士等其他业务。

柳氏家族掌控中国专车市场

一直以来,Uber在全球都坚持以城市为中心的管理模式,这样扁平化的结构为Uber本土化提供一定帮助。Uber在每个城市选择本地人来担任管理团队,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坚信,这样做更有利于Uber的发展。

但是这种类似城邦自治的管理模式,也让柳甄在Uber中国所起到的作用更加微妙。以往Uber给予各城市最大限度的自主经营权,80%的经营权由当地的总经理来完成,具体的工作情况直接向亚太区运营负责人汇报。Uber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柳甄的加入并不会改变各城市具体的经营策略。

不过,这种情况在遭到政府严厉监管后发生变化。今年4月30日,广州市工商、公安和交委三部门联合行动,突击检查Uber广州分公司,随后其成都分公司同样遭遇突击调查。据了解,Uber被查的主要原因并不是该平台上所提供的运营车辆是否合法,而是Uber在该地区是否有完整的相关从业手续。

为了应对监管,Uber决定破例在中国设立单独实体、单独管理机制和单独总部。此前有消息指,交通部酝酿已久的《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中明确对专车经营者的资质进行了多方面限制,其中一项要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平台的服务器必须设置在中国大陆境内。柳甄亦透露,交通运输部在制定新规的过程中,也曾向优步中国征求意见。

“Uber中国的服务器现在全部都在境内,数据也在境内。我们已经取得了相关的互联网经营资质,我们希望Uber中国在法律结构方面、经营管理方面全部都做到本土化。”柳甄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说。

根据优步中国的工商登记信息,Uber中国的运营主体分为三部分,包括外商独资企业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海吾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及吾步(上海)软件科技有限公司,前者注册资本为21亿元,后两者均100万元人民币,而且法定代表人均在近期已变更为柳甄。

柳甄的履历也有助于Uber面对棘手的监管问题。在加盟优步前,柳甄在美国硅谷做了10年律师,主要从事高科技企业融资、并购、上市、中外合资业务。此外,她还是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的侄女,而柳传志的女儿柳青正是滴滴快的的总裁—这意味着目前Uber、滴滴快的和神州租车的一把手均出自柳氏家族。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Uber向潜在投资者推介时的资料被曝光。据路透社报道,该资料显示Uber今年的全球预订收入预计将增长近三倍至108.4亿美元,明年将达到261.2亿美元,而去年这一数字只是29.1亿美元。不过该资料并未提及Uber开支的数据,也没有说明Uber是否已经实现盈利。

作为对照参考,神州租车最新发布的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租赁收入为19.83亿元,同比增长44%,实现净利润4.61亿元,同比增长66%。

在融资问题上,柳甄表示进展非常顺利,“对于优步中国而言,之所以把它单独来做一个公司,意味着将来必然选择的是在中国市场寻找我们资本的出路。”根据上述路透社的报道,去年中国人寿和中国太平洋保险均参与了Uber的融资项目,考虑到Uber需要为数以万计的司机和乘客购买相应的保险,两大保险公司的加入并不意外。

事实上,Uber更需要关注的问题是,如何打破外资公司进入中国市场的“魔咒”—本土化。对于Uber来说,中国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市场,而且中国的市场规模可能远超美国。数据显示,在Uber业务量最大的10个城市中,其中4个位于中国。

但是从目前的市场份额来看,Uber在中国未能复制像海外其他城市的成功。根据据第三方研究机构易观国际最新发布的《中国专车服务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5年第2季度》数据显示,滴滴快的、Uber和神州专车分别以82.3%、14.9%和10.7%的比例占据中国专车服务活跃用户覆盖率的前三名。

“我是带着一个创业者的热情和感情加入到Uber的。”柳甄对Uber的分析也非常清楚,她认为Uber的优势在于专注、效率和执行力,挑战在于本地化。“Uber在全世界各地都面临竞争,中国的互联网竞争最为激烈,但还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蛋糕足够大,并且是长跑,后发力和持续发力很重要。”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