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创业路,国内最大估值的体育公司问世,在2005年成立的中超公司,已经走到市场化的“风口”上。

“按照目前的市场行情看,中超公司的估值最少在100亿。”有PE向本刊记者表示,根据《中超商业价值报告》显示,“2014赛季,中超公司年收入4.4亿元。”按照目前中超公司的营收模式来看,伴随着目前版权的“水涨船高”以及中超球市的火爆,中超公司的收入以及盈利状况会越来越好。

8月17日下午,足球改革发展工作会议在国家体育总局举行,《中国足球协会调整改革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正式对外公布。根据此《方案》,中国足协将彻底成为社会组织,拥有机构设置、计划制定、人事管理、国际交流等全方面的自主权,脱离体育总局“单飞”。足协领导将免去事业单位职务,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将按规定撤销相关事业编制;告别“一套班子、两块牌子”。

伴随着足协开启“去行政化”,足协将全部退出在中超公司36%的股份的呼声也会越来越高。据了解,足协是中超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其他16家中超俱乐部每家持股4%。多年以来,俱乐部股东对足协在中超公司一股独大的现状很不满,要求足协退出中超公司的呼声一直存在。谁接盘这36%的股份,谁就成为中超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具备了对中国顶级足球联赛的主导权。

以目前的市场估值来看,呼声最高的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要以最少36亿元的代价才能从足协手中“接盘”。

那么问题来了,这么看似极具市场空间的买卖,王健林到底值不值得去拿大价钱去“冒险”?

足协对中超公司在中超联赛上的重大事项决定拥有“一票否决权”,哪怕其他所有的股东(中超俱乐部)联合“逼宫”,足协也可以利用这一票否决权来裁决,这是源于足协带有行政、组织联赛这个身份所决定的,接盘者如果是一家公司,那么未必会有这种一票否决权的特权。

没有了“一票否决权”,王健林就很难通过中超公司这个载体去搭建自己在国内的足球生态体系。

若不是具备一定的行政权力,拿到如此的收入分成并不公平。

对于中超俱乐部而言,中超公司做形成的收益主要是自己贡献的,作为一个平台的运营者,长期以来,中超公司作为中超联赛的版权、衍生品开发的唯一代表存在,很多业务都是中超公司去统一谈判,每家俱乐部在整个商业链条中的话语权很低。

伴随着中超赛事的火爆,由中超公司代劳的模式已经满足不了俱乐部的诉求,

尤其是以广州恒大、山东鲁能、北京国安为代表的豪门俱乐部认为俱乐部应该具备更多的自主权有助于创收,将更多的经营自主权回归到俱乐部手中,这样也和欧洲主流俱乐部、主流联赛的模式切合。因为中超联赛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扶不起来的阿斗,如今已经成长为备受资产关注的热门资源,光是四年的赞助费,平安集团就为此拿出了四年6亿元的真金白银。

“像曼联这些俱乐部,转播的权益都是自己找版权方去谈。”有中超俱乐部总经理向记者说。

也就是说,中超公司的内部业务结构将面临着重组,尽管估值巨大,但实际获得的收益只是纸面上的,“接盘”中超的难度仍然不小,王健林要时刻保持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