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新闻》8月26日报道称, 鸿海夏普合作案一波三折,从2012年最初双方签订合作同意书,鸿海积极寻求与夏普合作机会,但夏普持续高姿态坚持投资价格,并拒绝鸿海参与经营权要求等,三年过去后,情势急转直下,夏普因营运欠佳而态度大转变,对鸿海频送秋波,鸿海方面反而因为全球景气不明朗,面板市场产能过剩,外加目前着眼于耕耘印度市场,对夏普一案转为较为消极以待。

鸿夏恋?不恋?

夏普近期动作频频,可看出伴随巨额亏损而来,迫在眉睫的财务压力。由于小尺寸智能手机面板价格急速滑落,夏普于今年三月结束的2014会计年度大亏2220亿日元,今年四月到六月持续亏损340亿日元。

夏普社长高桥兴三在六月的股东会上表示,不会拒绝鸿海洽谈,并透露有跟其他企业合作可能性。近日日本媒体则传出,夏普有意分拆液晶事业,正与鸿海洽谈出资事宜,双方协商由鸿海投资夏普分拆后的液晶事业,或是夏普出售其与鸿海共同投资,全世界唯一一座十代线面板厂大阪堺工厂股权。

两个方案当中,堺工厂股权买卖也许因鸿海董事长郭台铭已参与工厂营运一段时间,看来较有可能,但对鸿海投资夏普母公司选项,夏普方面虽然松口,但却未明确提出较具吸引力的入资方案,让市场对于双方协商是否有进展,仍持观望态度。

鸿海官方虽不评论,但据了解,鸿海内部对于夏普长期采取高姿态,对于投资金额与经营权丝毫不让的态度颇为感冒,尤其在夏普股价这几年跌跌不休,却仍坚持一股550日元的投资价格,也让鸿海难以接受。

2012年3月两家公司协议合作,鸿海董事长郭台铭个人出资660亿日元,取得全世界唯一十代面板厂堺工厂37.61%股权,与夏普同列堺工厂最大股东。三年过去后,堺工厂在郭台铭主导下转亏为盈,郭董宣示不裁员,且捐出个人获利让员工分红,堺工厂从弃儿摇身一变成了让母公司夏普艳羡的对象,堺工厂并在今年稍早将厂内重新整修的员工通道命名为Terry Road,表达对于郭台铭的感激 (Terry为郭台铭英文名)。

2012年两公司所达成另一桩协议则是风波不断,双方同意由鸿海以一股550日元价格,取得夏普9.9%股权,然而在签订协议后夏普股价直落,外加不愿让鸿海参与经营,投资案拖拉三年至今仍未有定案。

鸿海态度转冷

目前全球经济景气疲软,面板业又受中国大陆业者兴起建厂,再度浮现产能过剩隐忧,加上鸿海近日重心摆在对印度投资,估计夏普恐怕得有具体让步,放弃过往坚持价格,重新提出能让郭董心动的条件,才能争取进一步跟鸿海谈判的空间。

鸿海最初对于夏普情有独钟,主要寄望能获得夏普先进小面板技术,争取苹果手机订单,但目前苹果iPhone 面板仍主要由LG与Japan Display供货较多,夏普苦苦在后追赶,近几年内部经营不善,也让市场对其技术是否仍持续保持领先地位产生疑虑。

市场人士指出,以当前态势来说,原本鸿海代工组装跟夏普供货面板可从苹果各自获得一定营利,若鸿海取得夏普面板事业与技术,进而成为苹果面板供货商,高度整合面板与组装事业后,夏普获利空间不见得能完全转移至鸿海,苹果反而还可能进一步压缩鸿海获利水平,不见得对鸿海有利。

苹果公司订单目前占鸿海年营收50%,出现“苹果打喷嚏,鸿海重感冒”的问题,郭董近期积极布局印度与帮中国大陆手机业者代工,都可看出他亟欲降低集团对苹果的过度依赖,夏普的先进小面板技术在此时此刻是否仍吻合郭台铭的整体事业规划,也有待观察。

市场人士分析,夏普内部由社长高桥兴三率领的经营团队过往对鸿海采取高姿态,他们是否将在鸿海投资后继续主导公司营运,可能也会成为郭台铭考虑投资案的关键因素。

现在正逢iPhone 6S下半年开始出货的忙碌时期,鸿海的首要任务必定是先搞定苹果订单,夏普投资案对鸿海来说并没有急迫性。而时间更站在鸿海这边,随着夏普股价受业绩不振与全球股灾影响继续滑落,6月底最低曾收149日元,鸿海投资策略可能也不再局限于必须与经营阶层直接交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