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花街馄饨店周围保留着上海老城厢风貌,附近的老屋子仍有“七十二家房客”的遗风。

梦花街馄饨店周围保留着上海老城厢风貌,附近的老屋子仍有“七十二家房客”的遗风。

上月末,某档电视节目上演了一场馄饨店的“梦幻变形计”,将上海老城厢里一小栋三层共计24平方米的老弄堂小店,改造成商居两用的全新“梦花街馄饨店”。

对于店家来说,这原本是皆大欢喜的事。然而,几天之内情节急转直下,这家开了20年的馄饨店原来一直都没有办理营业执照和食品卫生许可证,在节目播出后被相关部门关停。“梦花街19号”馄饨店是否真的永久关闭?政府部门对“弄堂小店”是否会出台相关政策?晨报将继续关注。

[事件回放]

节目播出后疑被举报

节目中介绍,这家“梦花街馄饨店”是一家20多年的老店,每天清晨都有很多食客前来排队,就为了一碗热腾腾的馄饨,往往上午9点不到店里的馄饨便售罄。

不过,这间老屋子除了要做馄饨生意外,里面还住了两位年过八旬的老人,供儿孙辈三代人起居;屋内没有卫生淋浴设备,半夜起夜只能靠痰盂罐解决;此外因房屋老旧,一家人还深受漏雨之苦。

经过两个月的改造之后,屋子里里外外焕然一新,不仅馄饨店的容客空间变大了许多,顾客不再需要在街边就餐,屋内三楼的居住环境也大为改观。

然而,节目播出后没多久,就传来消息,“梦花街馄饨店”关门了!据说是馄饨店由于被举报无证经营,已经被政府部门关停。

消息一出,网友议论纷纷,为馄饨店出谋划策。有人建议打擦边球,将店面当成参观点,收门票,馄饨当成纪念品赠送,还有人建议放弃堂吃,改为外卖,不过更多网友推荐另寻门面发展。

[各方声音]

邻居:“要吃馄饨,上海多的是”

为了一探究竟,记者日前赶往位于市中心的梦花街。虽然毗邻人民广场商圈,附近楼宇林立,但梦花街仍旧保留着传统的上海老城厢风貌,街道并不宽敞,旁边的老屋子重现着“七十二家房客”的情况,理发店、五金店、小饭店鳞次栉比,店面都很小,顾客也以附近街坊为主。

记者到时已是下午时分,梦花街19号锁着门,窗台上贴着一张纸条:“近期忙于搬家、整理,无法营业。望广大顾客谅解,具体开业时间待定”,落款时间为8月30日。

记者连敲几下门,均无人应答,邻居忙打招呼:“别敲门了,家里没人,不做馄饨了。”记者随后走访了几户邻居,大家都不肯多谈一言。

后来,记者在一名50岁左右的街坊邻居口中听到了只言片语。他告诉记者,这家馄饨店已经有了不少年头,邻居也经常光顾。自从节目播出之后,每天前来参观的食客络绎不绝,“每天早上5点钟就开始有人来,前几天人太多了,吵吵闹闹的,长期下去肯定扰民啊”。

当记者询问“梦花街19号”真关了是否觉得遗憾,一位阿姨回答很干脆:“要吃馄饨,上海不多的是?!”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记者发现了三四家饭店,但它们的店堂里均没有贴营业执照和卫生许可证。

店主:“过段时间再做”

记者几经询问,最终找到了“梦花街19号”的主人宋根兴,面对记者关于馄饨店的多个提问,他都闭口不谈。此时,正巧宋根兴的二姐宋慧莲和其母亲买完东西回家,两人购置了浴室用的挂钩和纸巾的抽盒,正在商量如何完善家居设施。记者上前多番询问,两人也均不作答,最后以“有了问题会通知你”为由拒绝了采访。

昨日下午,记者再次赶到梦花街,虽然节目已经播出了10来天,但前来探访的顾客仍然络绎不绝,甚至还有背着旅行包的外地游客。面对客人各种提问,宋家姐妹倒也很客气地一一作答。记者以普通市民的身份上前继续询问:

“生意还做吗?”

“这几天不做了,过段时间再做。”

“什么时候重新开业啊?”

“还没有定下来。”

“馄饨外卖做吗?我可以买点生馄饨回家煮吗?”

“不做了。”

管理部门:该店有4项违法行为

为了搞明白“梦花街19号”被关停的原因,以及是否存在扰民等问题,记者找到了黄浦区工商部门以及所在辖区的老西门街道,他们均表示不接受采访,但向记者提供了一份《关于梦花街19号民宅有关情况的说明》。

上述说明标明了“梦花街19号”的4项违法行为:

“第一,梦花街19号民宅的承租人长期以‘梦花街馄饨’的名号从事无证经营,也未取得过食品卫生许可证,从业人员健康状况不详、进货来源不详,存在较大的食品安全隐患。第二,该处民宅属于居住性质的直管公房,承租人擅自变更房屋使用性质、破墙开店的行为,违反了相关房屋管理规定。第三,该处民宅的承租人,为经营梦花街馄饨,长期跨门经营、占道经营,造成周边环境脏乱差,违反了相关市容管理规定,周边居民意见很大。第四,作为直管公房,任何的改建装修都必须到物业管理部门备案,而当时在未备案的情况下已经动工,违反了相关物业管理规定。”

然而,自从“梦花街19号”因“居改非”被关停的消息传出后,有市民就觉得,“梦花街19号”这种老店与其他“居改非”有所不同,能否考虑“特事特办”?记者与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在聊天中提出了这一问题,这名工作人员表示:“如果梦花街19号特事特办,是否附近所有的无证营业都要特办?无论是从业人员,还是食材来源,都无法保证,出了食品安全事故谁来负责?对周围居民卫生环境带来的影响,如何处理?”

节目制作方:“无证店怎么开了20多年”

记者随后联系上该节目制片人段红,她听到“梦花街19号”因节目播出后遭遇关门之事很惊讶:“我之前听宋家人说会晚两个月开店,没听说会关门。”当听记者介绍,有关部门指出“梦花街19号”缺少营业许可证和食品卫生许可证时,她表现得更加惊讶:“这家店开了20多年了,没有这些证件怎么开得下来?”

“节目组在改造之前不审核相关证件的吗?”面对记者的质疑,段红解释说:“我们节目重点在改造家居环境,让他们生活得更好,并不牵涉到营业的问题。之前从没有遇到过类似情况,也没经验。”她也告诉记者,今后的节目中遇到类似情况,会尤其注意证件问题。

“说实话,我听到这个消息很难过,这家人找到节目组,只是想改善生活环境,我们也希望如此,但是节目播出后,反而影响了一家人生计。”段红谈起相关部门取缔“梦花街19号”时非常感慨:“馄饨店开了20多年,监管部门没动作,电视台播出了之后,把店面关了。我想问,这20年来,监管部门做什么去了?如果这家店关门了,是不是梦花街所有无证店面全部关闭?”

专家建议:

可给老店一条生路 需加强监管与抽查

记者了解到,在上海市区内,类似于“梦花街19号”这样的弄堂小店仍有很多,就性质而言属于居住用房,“居改非”是违法行为。“梦花街19号”之所以引起关注,是因为它的亲民,满足了周围居民的生活需求,而且20多年以来早已成为一种习惯,已构成一种“老店风味”。

上海社会科学院社会研究所所长杨雄认为,对于无证经营确实应该取缔。但这种情法之间的两难更能反映出相关部门的管理水平,他表示“梦花街19号”有其独特之处,首先从历史角度考虑,是具有老上海特色的小店,其次,姐妹三人都下岗,馄饨店是一家的生计,“现在都在讲究大众创业,这家人自力更生,解决就业困难”。

杨雄认为,相关部门应该“向前跨一步”,别简单一刀切,对于有历史渊源的、解决本市就业问题,并没有出过卫生事故的“弄堂小店”不妨允许经营,但加强事后监管,对卫生、市容等问题不定期抽查,一旦发现问题再整改,甚至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