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减肥训练11天猝死 17岁花季少女为何猝死减肥营?

高考结束以后,17岁的辽阳女孩张婉婷本想通过减肥“华丽转身”,开始崭新的大学生活。然而,在满怀期待地进入减肥集中营11天后,她却意外地猝死在游泳池旁。

减肥训练11天猝死,法院判赔48.4万元

2014年7月,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张婉婷满心欢喜。面对新生活,她唯一不满意的是自己的身材。于是,张婉婷报名参加了由沈阳格林豪森英派斯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组织的减肥集中营活动。

在亲眼目睹了健身馆齐全的设备后,7月11日,张婉婷的母亲郭女士放心地把女儿交给了教练。谁知,22日下午,健身教练突然给郭女士打来电话:“你女儿晕倒了。”尽管郭女士和丈夫像疯了一样地飞奔到沈阳市红十字医院,但还是没能见上女儿最后一面。

女儿出事以后,悲痛欲绝的郭女士夫妇来到沈阳格林豪森英派斯健身俱乐部讨说法,但健身俱乐部方面坚称在整个事件中没有过失。双方协商未果,最终走上法律诉讼程序。“我们本来不想打官司,因为走法律程序就必须要做尸检,女儿已经走了,不想再折腾她的身体。但对方的态度实在太强硬了。”郭女士说。

2015年8月27日,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对郭女士与沈阳格林豪森英派斯健身俱乐部纠纷一案作出一审判决。

法院认定,英派斯俱乐部未对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张婉婷尽到教育和管理职责,应承担主要赔偿责任。张婉婷的家长作为法定监护人,未尽到监护责任,轻率地将小婷送到减肥营,且死者自身心脏有病变,对造成的损害后果应承担次要责任。法院一审判决被告沈阳格林豪森英派斯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给付原告共计48.4万余元。

减肥训练主要靠高负荷运动和饥饿,教练竟是“保洁员”

从11日减肥训练营开营到出事的22日,短短的11天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中国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尸检报告显示,张婉婷系因患有心脏窦房结脂肪组织浸润,导致急性循环功能障碍而死亡,其死前游泳等可作为其因心脏窦房结脂肪组织浸润所致猝死的诱发因素。

记者在减肥营作息时间表上看到,学员每天上下午分别进行130分钟的高强度训练,内容包括了跑步、游泳等剧烈有氧运动。晚上还需再有50分钟的暴走。“这个训练强度非常大,有些专业运动员一天的运动量都没有这么多,对于普通人的身体肯定会有一些损害。”一名健身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为了快速达到减肥的效果,减肥营在让学员进行高负荷运动的同时,还严格控制其进食。郭女士向记者出示了女儿生前发给她的照片:“晚饭给孩子吃的就是一碗豆腐汤,汤里飘着两片菜叶。”

健身专家称,在摄取热量及营养素不足的情况下进行大量运动,会造成肌肉蛋白质分解,极易造成暂时性的肝、肾功能失调,甚至引发猝死。美国上世纪70年代曾流行过低热量减肥法——每天进食少于1000卡热量的食物,但最终发现,有些人在坚持了一两个月之后,虽然快速减重,但却因消耗掉结构性蛋白质引发心肌受损而猝死。

这种“魔鬼训练”常人尚且难以承受,对本来心脏就有病变的张婉婷则酝酿着危险。据了解,目前,有正规资质的减肥训练营在学员入营前,普遍都要做体能素质评估。经过评估后,那些不具备大运动量条件的肥胖者不许入营。“但当初入营时,健身馆仅仅测了一下孩子的身高和体重。”郭女士说。

为了弄清楚张婉婷出事时的具体情况,记者回看了事发时的监控录像。录像显示,2014年7月22日15时30分许,张婉婷在进行完游泳训练后忽然瘫倒在地。随后,在一名学员与一名教练的搀扶下进入女更衣室。大约10分钟后,一名学员才冲出女更衣室拨打了120。

对心脏病猝死的急救,时间至关重要。如果能抓住4到6分钟的黄金救治时间,有效进行心肺复苏就可能挽救生命。那么张婉婷为什么没能及时得到心肺复苏急救呢?

在案件调查过程中,共有5名沈阳格林豪森英派斯健身俱乐部的工作人员接受了派出所的询问。其中,仅郭某一人持有教练员证书,其他4人均不具备教练员资格,也不具备医疗急救技能。而在训练营中给学员们做教练的李某,因没有资质,实际上是被俱乐部以泳池保洁员的身份录用的。

选择“大品牌”依然没能避免悲剧发生

随着人们对生活质量要求的提高以及健身意识的普及,减肥健身市场增长迅速。但与此同时,服务质量良莠不齐。“两周瘦10斤”“终身不反弹”等过度甚至虚假的宣传大肆传播。

“我们也知道健身市场比较混乱,所以,当初为女儿挑选减肥营时特意选择了英派斯这个大品牌。”郭女士说。

记者在英派斯健身的官方网页上看到,青岛英派斯创建于1991年,目前其100多家加盟俱乐部已覆盖14个省份。其网站自称已构建了国内发展速度最快、规模最大的健身连锁体系,是目前国内唯一拥有商务部特许经营备案的健身连锁品牌,连续4年荣获中国连锁经营协会颁发的“中国特许经营百强”称号。在一份全国健身俱乐部品牌排行榜中,英派斯排名第七。

令郭女士感到意外的是,事情发生后,青岛英派斯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否认为沈阳格林豪森英派斯健身俱乐部提供了减肥营的训练方案。“青岛英派斯总部说没有授权沈阳格林豪森英派斯俱乐部有限公司开展减肥服务项目,仅授权他们开展健身服务。所以,沈阳公司属于没有开办全封闭式减肥训练营的资质。”郭女士说,“但是,消费者怎么能知道他们具体是哪些业务在合作呢?”

除了健身俱乐部内部管理混乱,记者调查发现,健身教练的入职门槛也不高。在沈阳格林豪森英派斯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2014年6月发布的招聘启事中,俱乐部拟招聘8名减肥运动营教练员,对学历以及从业经验、急救技能方面都没有任何限制。

一家健身教练培训机构的招生人员告诉记者:“我们主打的就是零基础,在我们这培训一个月就能当私教,拿证之后我们还可以给你找工作。”这家机构的收费标准是一个月3580元,住宿费100元一个月,餐费自理,全部加起来不到4000元。

招生人员告诉记者,他们与沈阳许多健身俱乐部都有合作关系,拿到机构认证的证书就可以直接上岗。记者在这家培训机构的官网看到,沈阳格林豪森英派斯健身俱乐部正是这家培训机构的合作单位。

记者了解到,目前,健身教练资格证管理无序,除人力资源部和社会保障部、国家体育总局颁发的教练资格证外,各个培训机构都会颁发自己的证书。“也就几个顶尖的健身中心需要国家资格证,一般的健身房你用我们的证书就行。”培训机构的招生人员告诉记者。

其实,早在2007年,国家就正式将健身教练纳入到国家职业资格技能鉴定行列(编码404030141)。这意味着,健身教练(私人教练)工作必须符合国家的职业标准。该证书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体育总局颁发,是健身教练执业的唯一资格证明。

此外,减肥健身行业尚属新生事物,因此在对违规健身企业和机构进行追责时,存在一些法律空白。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负责人说,国家对于减肥训练的方法和标准没有明文规定,对于经营者是否具有资质也无强制性规定。因此,法院在追究责任的时候,只能从俱乐部承诺服务方面找问题。比如,此案中,俱乐部承诺用科学的训练方法、专业的减肥教练让学员快速安全减肥,但事实上都没有严格兑现,因此法院就裁决俱乐部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

西南政法大学程德安教授认为,对于减肥等新兴行业,国家法律建设应该与时俱进。“在目前条件下法院的判决比较合理,但是国家应该在法律上对相关行业进行更有针对性的完善和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