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玉枝(右)的入学通知书。

王天伦帮马玉枝收拾行装。

7岁时,父母相继离世,马玉枝成了孤儿。2012年的一天,婆婆张群芳到西充县青狮镇派出所办事,无意间提到自己的孙女的“难处”,所长王天伦当即决定资助其上学。“靡不有初,鲜克有终。”从2012年到现在,三年来,王天伦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着马玉枝的学业和生活。

父母相继离世 7岁的马玉枝成了孤儿

2003年之前,马玉枝过着幸福的生活,一家三口加上爷爷、奶奶,三世同堂的生活让周围邻居很是羡慕。然而,就在这一年,父亲马建军在外务工,因病患癌,不仅花掉家里多年的积蓄,而且因为悲伤过度,母亲袁庆也随后跳河自尽。

父母相继离世,这一年,马玉枝7岁。原本幸福的一家人,却因疾病的侵袭,让整个家庭支离破碎。从那时起,马玉枝便跟着爷爷婆婆一起生活,时常帮助家里煮饭、洗衣服、做农活。

上小学时,由于离家近,每次放学后,周围邻居的孩子都嚷着叫“爸爸、妈妈,我回来了!”每逢听到这样的喊声,马玉枝心里都有一种别样的感觉。也每次在这样的时候,马玉枝都会问起自己的爸爸、妈妈“在哪里”,这让爷爷、奶奶不知如何回答。

婆婆到派出所办事 所长当即决定资助学业

2012年的一天,婆婆张群芳到西充县青狮镇派出所办事,来到所长王天伦的办公室。张群芳无意间聊起家事,让王天伦当即决定帮助马玉枝完成学业。

“每一次300-500元不等,也没有数过。”当四川新闻网记者问起这三年来资助马玉枝多少钱时,王天伦告诉记者,自己记得并不太清,只要马玉枝每一次没钱用了,自己都会告诉马玉枝的婆婆到所长来拿,“有时候,自己会开车把钱送到家里。”

由于老婆和女儿常居成都,资助马玉枝的事,王天伦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们。尽管自己每个月的工资不高,但每次给马玉枝婆婆拿钱的时候,王天伦都没有含糊。王天伦打趣地说,自己现在的工资并不高,每个月老婆都还要额外补助2000元。

“我叫他王叔,但心里他是我爸爸”

从2012年开始,尽管每一次都叫王天伦“叔叔”,但在马玉枝心里,早就把王天伦当成了自己的“爸爸”。

王天伦今年39岁,家里有一个女儿,目前在成都一所中学念初中。当记者问起资助马玉枝,对教育自己的女儿是否有影响时,王天伦说,“每次给女儿通电话,我都会把马玉枝身上的优点说给女儿听,教育她要多养成一些好习惯。”

在王天伦眼里,马玉枝勤快、懂事、开朗、懂得照顾人,平时把她当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待。除了平时生活上的关心,王天伦对马玉枝的学习也是倍加关注,尤其是在今年高考准备期间。

“今年3月份的一天,马玉枝到青狮镇民政所盖章,办理助学补助金,当天下着雨,在学校等了好长时间都没搭着车,实在无奈便给王叔打了电话。王叔很快就从所上赶到学校。”马玉枝告诉记者,看见王叔这么大老远跑到学校来接,“当时想哭,很想叫他一声‘爸爸’”。

“我很害怕考得不好,会对不起王叔。”去年,马玉枝参加过一次高考,由于考得不理想,便想外出打工,后来在王天伦的鼓励下,选择了复读。当听到马玉枝内心这些想法时,王天伦专门打电话与马玉枝沟通,一边鼓励她好好复习,一边给她讲述一些人生道理,慢慢开导她。今年高考,马玉枝以514分的优异成绩考上四川文理学院。

第一年学费已凑足 青狮镇民政所将持续补助

眼看开学在即,今年8月中旬,为学费愁心的王天伦以个人的名义,叫上自己身边的朋友和同学,摆了一桌“慈善晚宴”火锅。

当老同学和朋友听完马玉枝的故事后,大家都纷纷献上自己的爱心,你一百,我一千,当天就筹集到13800元,解决了马玉枝第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

“接下来的几年大学学费和生活费,我会鼓励他勤工俭学,不够的自己再想想办法,一定要帮助他成才。”王天伦说,本来去年联系了镇上几家企业,他们都答应帮忙解决马玉枝读大学的费用,但由于马玉枝没有考好,这事也就没急着落实。今年有三家答应资助的企业,也因为经济效益不好,再次泡了汤。

9月3日上午,四川新闻网记者联系上青狮镇民政所,其负责人姚红芬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以前对马玉枝的补助是每个月600元。按照相关规定,从今年开始,每个月将升至678元。“入学后,只要到学校开具一个学籍证明,马玉枝可继续申请补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