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立手里拿着的是从尘肺病人的肺里洗出来的一瓶黑水。

9月5日,袁立作客凤凰卫视《公益中国》讲述自己随公益组织“大爱清尘”奔走于秦巴山区探访尘肺病人的见闻。

华从洪是湖北口乡第108个因尘肺病辞世的村民。他18岁跟随同乡下矿,曾是一座金矿里挣钱最多的凿矿工。去世前3个月,华从洪的病情开始快速恶化,并发肺心病,全身多个脏器衰竭,身体浮肿,双腿溃烂,因为拿不出20万元的治疗费,他出院回到家中。2013年3月28日,36岁的尘肺病患者华从洪去世。

他的妻子许奎双,丈夫去世后,她的房子要倒了。她没有地方住,所以必须嫁人,就又嫁了一个人。不知道什么原因,她结婚第二十二天她就疯掉了,把自己的衣服全部脱光在街上跑。袁立说,“我看到她的时候,阳光打在她的头上,然后我跟她打招呼,她捧着一盆黄瓜和菜,跟这个世界不太搭,她再也没有喜怒哀乐了。我觉得她身上有一种宁静的美,非常非常安静。后来,我知道她是吃镇定剂吃的太多了,其实她是已经疯了”。

尘肺病农民工往往十几岁就进金矿或煤矿打工。袁立说,现在的城市人所享用的一些资源,如隧道,金银首饰,装修切开的大理石,一栋栋房子,都是这些尘肺病人拿生命换来的。有矿工回忆十几年前打工时的场景:在洞里面一待就是七八天,喝的是岩石渗漏的水和洞里的污水。没有口罩,也不见日光,工作环境非常恶劣。

在陕西一个医院里的尘肺病人盥洗手术室,袁立手里拿着的是从尘肺病人的肺里洗出来的一瓶黑水。一般一个病人最少能洗出这样的48瓶黑水,而且只有初期尘肺病人才有机会做这个手术。

更严重的病人,就只能走向一条更为艰难和凶险的道路。袁立哽咽着说,“我见过自己给自己油漆棺材的尘肺病人。矿工吸入了大量的金属粉末,这让他们的肺纤维化,而且是不可逆转的。他们死的时候非常惨,到末期他们死的时候是跪在床上,因为平躺着他们已经没有办法呼吸了,因为他们的肺容量已经没有了,一个肺有两片肺叶,他们可能三分之二已经变成水泥了,还有百分之二十能用”。

近日,42岁的袁立发微博称:“有人问,评论里,污言秽语的骂你,感觉恨不能杀了你,你不痛心难过吗?你真那么强大吗?我统一答复,“我不强大,很软弱,常常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