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大医院看病,路线不熟、科室不分,常常找不到北;医生讲解的专业知识,一知半解,又受限于时间无法多问……患者就医过程中的“常见病”不少,如何应对?今年起,随着“互联网+”劲风直吹,市场上陪诊APP悄然兴起。陪诊服务瞄准老年患者、外地患者,由此延伸出“第三方”陪伴。陪诊,会否成为未来医疗服务市场的趋势?陪诊又会涉及哪些医学伦理争议?

一次陪诊付费2000元

外地患者庞先生罹患脑部疾病,须前往申城某三级医院求诊。人生地不熟的他通过一家陪诊APP下单,从接送车辆、到院内挂号、检查、取报告、取药,全程均有专人陪同;令他欣慰的是,陪护人员因通晓医疗知识,在医生与其沟通过程中,发挥了良好的解答作用,“虽然一次陪诊需要支付2000元现金,费用并不低,但整个过程相当顺利,省去不少麻烦。”庞先生表示,今后看病还会考虑这样的形式。

移动医疗领域专家、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内分泌科医生吴晞透露,几年前,网站式的陪诊服务已悄然兴起,随着互联网+的到来,陪诊服务由网站形式转为APP形式。目前,包括就诊通、e陪诊、美鹤陪诊等具有陪诊服务的APP均已上线。陪诊公司的规模虽然不大,但其新颖内容恰好弥补了市场空白。专家分析,我国正值老龄化社会,以上海为例,全市户籍人口中,60岁以上人口占28.8%,陪诊成为老人就医一种需求。此外,申城大医院云集,外地患者比例约为60%至70%,陪诊为这类人群就医提供了便捷。

陪诊人员大都为护士

就诊通,率先以预约挂号为主营业务,2013年起设置陪诊服务。相关负责人介绍,当前,市面上陪诊APP大致分为两种,有的以求医为主,附加陪诊业务;有的专攻陪诊服务,并将其做到精细化。随着知名度扩大,陪诊服务需求量渐渐冒头。以就诊通为例,增加人数虽不明显,但咨询人数较以往增加。e陪诊负责人认为:陪诊APP的问世,是移动医疗O2O全新尝试,力图解决患者现实生活中的“看病难”。

作为新型医疗服务,陪诊才刚起步,业内专家表示:陪与诊两者间,诊更为重要、陪是附加值,因此,服务对从业人员具备一定要求。从业人员从何而来?据了解,当下陪诊人员主要由护士担任,她们其中不少来自大医院,利用富余的劳动力、熟悉的就诊环节,完成类似于兼职的服务。不过专家表示,目前的护士陪诊服务尚有些“打擦边球”。未来,陪诊APP需要大量兼备医疗知识、陪护服务的专业人员,这些人员储备将决定服务能否健康、良性、持续地发展下去。

陪诊不应让孝道缺失

因看中陪诊服务的良好未来,目前,部分知名陪诊APP已获得千万级别的融资,市场前景较为明朗。吴晞认为,医疗服务专业细分是大势所趋,陪诊作为其中一种,是移动技术改变就诊模式的全新尝试。还有专家表示,陪诊作为“中间人”角色,可化解医生、患者的沟通不畅,缓解当前紧张的医患关系。

不过,医学伦理专家提出更深层次担忧:互联网技术将具有人文关怀的陪诊,变成第三方服务,便捷了现代上班族、却也少了许多人情味。老龄化社会中,孤独的老人更期盼子女陪诊。现在老人生病有护士、护工护理照顾,连就诊也有了第三方服务,付钱埋单背后,怎样体现子女的孝道?如何让老人在感受便捷之时不被子女冷落?值得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