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期刚办理了中国电信的宽带,一开学,却被学校通知必须更换为中国移动的宽带;重新办理之后发现,不仅收费标准变了,连无线路由器也成了“禁用品”。

这是东湖学院大四学生刘笑(化名)的新学期遭遇。

随着武汉各大高校陆续开学,最近两周,记者连续接到了十几个关于高校网络服务“垄断”、“涨价”的爆料。他们的遭遇跟刘笑大同小异,甚至更为严重。爆料的学生因此自嘲,称自己成了运营商争夺的“唐僧肉”。

无线路由器竟成“禁用品”

刘笑说,该校以前用的是电信的宽带, 9月份开学,学校把以前的网络运营商替换为中国移动,要求学生一人一个账户,宿舍不能再共用同一个账户,如果使用无线路由器共享网络,被查到之后还会被处罚。

在某高校阳光校区,学生们还未开学,就接到学校通知,声称该校已经与新的通讯公司合作,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不得继续在该校宿舍区办理宽带服务,原有的网络线路将被拆除。

该校区学生小钟说,该校宿舍区的网络服务以前一直是由学生自由选择的。“可以选择不同的运营商。说白了就是谁的网速快、稳定,谁的便宜用谁的,在同一个市场里靠服务吸引学生。今年不行了,以校方的强制要求完成了垄断。”小钟发现,在新的“游戏规则”下,每个学生必须单独办理一个账号,单独缴费,并且禁止使用无线路由器。

华夏学院的学生们则反映,他们的遭遇与小钟一样,并且已经持续了两年多。

“至少两年来,我们学校不能使用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的宽带。并且每人必须办理一个账号,一个账号还必须只能支撑一个终端。也就是说,电脑连接网络的时候,手机不能联网,手机联网的时候电脑不能联网。我自己交网费了,凭什么不能自由使用?”小哲说,在办理入网的时候,工作人员就会明确告知宿舍禁止通过无线路由器共用网络,但有些同学另辟蹊径,在电脑上下载一个无线WIFI代理软件,试图让手机同时连接网络。

“我们发现,只要运行这个软件,网络直接就断了。我们还以为是一般故障,打电话询问客服,他居然直接反问我们是不是使用了不正当的软件。”小哲说,同学们反复试验发现,但凡使用了这些代理软件,就会出现断网,半小时之后才能恢复。

收费规则运营商说了算

学生直呼“太霸道”

刘笑说,东湖学院在新学期之前,都是按月收取网费,并且可以自由选择宽带容量。9月份统一换成了中国移动,收费实行年费制,规则完全变了。

“按月缴纳网费,比较自由,学生的费用压力也分散一些。今年改为年费制,一学期每人300元,一年600元,一次性把钱交清。压力不小,更重要的是不方便。”刘笑说,对大四学生来说,即将面临毕业实习,只是偶尔回校的时候,可能需要查查资料、玩玩游戏,不可能一学期都在学校,运营商统一要求按照年费制缴费不符合现实。

武汉信息传播职业技校学院的张瑶,则向记者反映,该校今年统一要求使用中国电信网络,办理入网时,除了每月缴纳网费,每人还必须要办理一张电话卡,每月月租28元。

“网费首月100元,之后每月68元。另外月租如果交晚了,欠费了,哪怕你已经交了网费,还是会停网。”张瑶说,去年还可以自由选择运营商,办理联通21兆的网络,宿舍四个人共用,平分下来每人每月75,也不算便宜,但使用自由。今年换成电信之后,每天每个账号只有8小时上网时间,超过时间也会停网。

张瑶表示,校内网络服务是学校与运营商达成协议之后,在校内垄断推广,学生没有选择余地,“各种收费方式都是运营商说了算,即便不合理,学生却没有有效拒绝的手段,这太霸道了!”

校方不允许多家运营商入校

记者在采访中,几乎所有的高校负责人都表示:不允许多家运营商同时进驻,是为了便于管理;而学生反映的收费和使用规则问题,是由运营商制定的。

“以往该校曾有多家网络运营商并存,出现了网线乱搭乱牵问题,有不少隐患,不利于安全管理。”东湖学院信息中心负责人李逢君介绍,学生投诉的禁止宿舍共用无线路由器否则就会罚款的问题,是运营商在宣传过程中的说辞,学校并不会真的进行处罚。至于“年费制”收费的方式,湖北省通信管理部门已经正式要求运营商更改规则。

小钟所在高校的负责人则表示,以往因为多家运营商在校内恶性竞争,并且因为乱搭乱牵还引发过火灾,所以今年开始只允许一家网络运营商入驻。“我们是通过公开招标确定了新的运营商。禁止一个宿舍共用一个账号、禁止学生私自使用无线网软件的规定,这些做法是运营商的规定。这样可以确保他们的账户使用数量和覆盖量,也是为了维护其合理的权益。”

高校负责人称“羊毛出在羊身上”

某高校一位不愿具名的校办负责人向记者透露,该校今年也更换了网络运营商,并且是通过招标形式更换。“高校动辄都是一两万的在校生,对运营商来说是一块大蛋糕,每年都争夺得厉害。为了能进场,甚至为了能独家进驻,运营商都要向学校提供赞助。虽然不少学校都以招标形式进行,但最终选择哪家,大多还是以学校后勤集团一把手说了算。”

另外一位高校宣传部门负责人介绍,以该校为例,每年新生开学,学校派到火车站、汽车站迎新的车辆,其实都是运营商赞助的,为的就是能在开学期间到校内摆摊促销。如果想要独家拿下宿舍宽带服务,或者教学楼、图书馆的无线网络服务,则需要对学校投入更多。

这位宣传部门负责人表示,方便管理只是形成垄断的理由。“校方其实是强势地位,允许多家运营商入驻,只要先划定好线路、规则,违者出局,其实很好管理,不存在混乱问题。”他解释说,运营商花了代价入驻,而校方也会限制其过高涨价,运营商为了利润和用户覆盖情况,就会推出比如一人一号、禁止使用路由器等霸道规定,学校则相应默认。

“如果网费不能涨,那就禁止共用无线路由器,这样交钱的人头数就增加了。对学生来说,网费确实没有涨价,但是不能分摊,只能单独缴纳,实际支出费用却涨了。说白了,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这名负责人说,每年新开学,多少都有学生因为网络问题出现不满情绪,然后再由校方出面安抚,最终不了了之。

针对学生的疑惑,记者通过高校,联系了中国移动公司负责江夏高校区域的客服经理,对方表示自己无权接受媒体采访,具体采访事宜需要武汉市分公司综合部回应。记者向他询问该综合部的联系人时,他则表示自己“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