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国庆假期7天,扬州和其他城市一样,满城皆是游客,人多,车多,一片繁忙景象。而该市还有另一片繁忙的景象,那是学生忙补课,尤其是中学生,他们忙于到学校老师家补课,忙于到社会商业培训机构补课。对此,陪读的家长怨声载道、敢怒不敢言,叹言:现在孩子“苦”的同时,直呼太贵了,开支吃不消。

“我小孩今年初三,在一所中学就读,每学年学费近1万,三年下来,正常上课期间、寒暑假等到学校老师家及社会商业培训机构补课等加起来要10多万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家长告诉记者,,他的小孩成绩还可以,今天在他们老师家补课,一个半小时,花费要200元,有近20个小孩在补课。

“我们家长也不想补课,花那么多钱,孩子也累,但没办法,他们班上成绩好的或者不好的同学都在补,你不补就会落后。”这名家长还告诉记者,不补不行,“不来上补课,有的题目就不会做。”

另外一名学生家长告诉记者,他小孩上学,每年学费很少,但孩子的学习成绩一般,几乎每门课都要补,每年的花费也同样不在少数,“不补怎么办,不能眼睁睁地看到别人孩子都在补课吧”。

国庆假期7天,记者在扬州东南西北的美琪、锦苑、月亮圆、宝带等多个小区都能看到,这些开课的老师有公办中学,也有民办中学的,补课的孩子,有成绩好的,也有成绩不好的。一些家长或骑电动车或开车在小区等候即将补课下课的孩子,这些家长为了孩子都不愿说什么。而小区的物业人员称,政府该管管了,平时小孩在学校难道老师课上不讲课吗?非要到老师家里来吗?另据一名家长反映说,正常上课期间,他们每周到老师家补课一至二次,假期多点。成绩不好的小孩也补,一位家长说,这是为了心里平衡,不让孩子埋怨。家长们称,“不补不放心”。

老师为什么要在家开课?一名小区物业向记者算了一笔账,利益对老师的诱惑太大了,一个名校的老师假期一天三个时段补课,每个时段20个学生,每个学生200元,该名老师可以收获12000元。

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国家教育部门和各地教育部门都已经发文,明令禁止而且还出台了处罚规定,可以说,“有偿补课”的坏处和主管部门的态度毋庸置疑,清清楚楚。今年扬州教育局发文称,对有偿补课行为,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曝光一起;情节严重并造成恶劣影响的,依法依规给予通报批评、调整教学岗位、撤销荣誉称号、降低岗位等级直至开除等处理,并追究对师德建设监督不力、查处不到位的学校领导和当地教育行政部门负责人的责任。要加大师德考核力度,将在职教师是否组织或参与有偿补课,作为年度考核、职务(职称)评审、岗位聘用、评优奖励和特级教师评选的重要依据,实行一票否决制。

就在今年9月,扬州教育部门对高邮一名老师进行了处罚,教育部门责令当事人在全校教师会上作检查,学校停发当事人半年福利费和地方津贴,当事人三年内不得评优,申报高一级职称。

但为什么还不能禁止“有偿补课”?从在扬州的调查来看,教育部门处罚“治标不治本”。现在的“补课”依然是不少的老师,尤其是名校老师的生财之道。教育部门处罚对他们来说,太轻了,没有威慑力。说的直接点,这些在家开课的老师,可以不要学校的工资,但他们要保住“某某是某某学校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