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楼市从两个阵营逐渐转变成三个阵营。在供不应求的一线城市,房价率先出现上涨;一些供求基本平衡的城市,房价逐步企稳;而有相当数量的三四线城市、县城,因为供给大于需求,销量上涨不明显,价格回升不明显。此次选取的唐山便是第三类代表。

房地产产业链长,对地方经济带动作用明显,在过去的十几年时间里,房地产行业在拉动经济增长,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改善居民生活条件等方面,都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一直以来,房地产也是地方政府十分看重、十分依赖的产业。一位曾在南方某城市挂职的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房地产十分红火的年份,当地的财政收入有60%以上来自于房地产行业。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一些城市拔地而起如此多的房地产项目。经济社会要发展,城镇化率要推进,大量农民要进城,需要房地产作为支撑,房地产还能带来丰厚的财政收入,何乐而不为?

然而,经济社会和人口发展的内在规律不能违背,一个城市到底有多少人口,每年增加多少人口,需要多少住房,城市政府需要出让多少土地,如果测算得再精准一些,规划再科学一些,是否就有可能使目前在一些城市出现的供给过剩没那么严重?

还有财政收入的问题。中央和地方财权与事权的不匹配,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地方政府需要投资,需要改善民生,需要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当“缺钱”的时候,自然会想到在过去十几年间风生水起的房地产,卖地,很快就会有财政收入,且收入颇丰。地方有了钱,才能更好地发展,才能有GDP。如果中央与地方的财权和事权能够尽快捋顺,房地产会不会发展得更为健康?

那个风生水起的“黄金时代”基本告一段落,房地产行业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但留下的思考却绝非仅仅上述两个问题。房地产发展到今天,积累了一些问题,它不是孤立的,它是历史的产物,是时代的产物,是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缩影。吸取经验教训之后,未来发展得平稳健康才更关键。

三四线城市的楼市问题该如何解决?有专家支招,土地出让应该先停一停。这似乎不言自明,房地产生意不好做了,精明的开发商们早就集体重回一二线城市争夺土地了。

更重要的是,“这就好比生了病,需要慢慢养,进行刮骨疗毒式的治疗”。有关专家表示,刮骨疗毒应首先从行业内做起。过去,拿下一块地,盖起房子就能赚到钱,这是因为住房供不应求,房价在过去几年中快速上涨的原因也在于此。总体供需趋于平衡,再靠盖房子赚钱,将不那么容易。在调研中发现,品质高、环境好的住房项目,即使是在市场不太好的情形下,仍可以有上好表现。因此,在未来房地产业的竞争中,对商品房的品质要求将会更高。除此之外,业内普遍认为,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升,一些商业地产因为能够满足人们多元化、高层次的追求,也将有很多机会。比如养老地产、文化地产、旅游地产、医疗地产等。

因而,对于房地产行业的未来,不应过于悲观。“黄金时代”之后还有“白银时代”。城镇化进程还将不断推进,还将有大量农民涌入城市,还要解决好“三个一亿人”的问题,这些意味着房地产市场还有相当的发展空间。广阔的市场蕴藏无限机会,也潜存众多风险。无论是政府、开发商、购房者,都应顺势而为。随着改革的不断推进,房地产市场的平稳健康发展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