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日报10月8日报道  美国和日本两大汽车制造大国一旦更亲密地走在一起,是否将会改写全球汽车产业格局以及对全球第一大汽车制造国的中国构成威胁?近日,多位汽车业内人 士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TPP达成协议,对汽车产业影响难以立竿见影,一时不会在汽车圈掀起轩然大波,汽车产业链过长,无论是整车还是零 部件企业,都不会贸然行动。

零税率蜗牛式爬动

TPP参与国为美国、日本等12个国家,加起来占全球经济的比重将达到40%,一旦这些国家间达成“零关税”式礼尚往来,将对美国、日本汽车贸易起到一定促进作用。

上海芥姜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首席顾问杨威7日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称,相比日本,美国将可能从TPP获得更多的的商机。日本汽车体系相对封闭,牢牢抓住本土市场,除了宝马、奔驰等少量欧洲汽车之外,日本市场基本以丰田、本田、日产等本土汽车为主,美国汽车一直难以攻破。一旦结盟之后,这 对美国汽车是一个机会。此外,东南亚市场也一直被日系车所垄断,这一格局也有望被打破,美国车企从中分一杯羹。不过,杨威也谈到,对于在汽车产业存在竞争 关系的美国和日本来说,要相互实施零关税并非易事,这涉及到各自的利益,况且汽车产业还是各自重点保护的本土产业。

TPP实施零税率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作为TPP初始成员国的新加坡、智利、新西兰和文莱,新加坡从2005年就废除了对其他三国的关税,但新西兰 和文莱在今年才实现,智利还要到2017年。而现在,TPP成员国由起初4个扩张到12个,利益关系更加错综复杂,尤其是随着美国、日本等经济强国加入。 有境外媒体前不久报道称,日本一直要求美国立即撤销作为主要出口品类的汽车零部件关税,美国则希望在短时间内暂不撤销变速箱和齿轮箱等美国企业要求保护的 零部件关税,在部分领域仍未达成妥协。这次TPP达成协议并没有公布太多细节,但仅“美国将在25年内取消对进口日本汽车征收的2.5%的关税”这一条, 被业内认为美、日这两大汽车大国相互拆除关税这一贸易篱笆将是漫长的过程。

暂时对中国汽车影响甚微

随着TPP协议达成,12个成员国尤其是美国和日本这两大汽车制造大国结盟,是否会抢走中国一些车企的 “饭碗”成为关注热点。泰博英思(北京)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汽车行业总监孙木子7日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称,从短期看,12个成员国对中国汽车国际贸易影响不大,但从长期来看会造成一些冲击,TPP成员国可能还会不断增加。

《第一财经日报》查阅海关以及相关汽车协会的数据发现,2014年,中国汽车整车及零部件进出口贸易总额累计1829亿美元,其中汽车整车及零部件 进口1003亿美元,出口826亿美元。与纺织服装、鞋子、玩具等劳动密集产品情况明显不同,中国汽车贸易实现逆差,而且以内需市场为主。2014年,中 国汽车产量是2372.3万辆,而出口量为94.8万辆,占国内汽车产量不足5%,其中对伊朗、阿尔及利亚、俄罗斯等15个国家的出口占到68%,对伊朗 销出口量达到11.4万辆。在TPP协议12个成员国中,仅有智利、越南和秘鲁挤入中国汽车出口主要国前15名中,中国汽车去年对这三个国家出口量相加仅 10.5万辆。

因此,多位业内专家认为,中国汽车以内需驱动为主,整车出口贸易量较小且主力市场一直波动性较大,即使智利、越南和秘鲁等国家转向从美国和日本零关税进口汽车,对中国整车出口影响有限。

中国汽车零部件出口表现明显好于整车,去年汽车整车出口138亿美元,而零部件出口则高达688亿元。杨威指出,一旦TPP实施零税率,部分车企将可能将轮胎等生产线往东南亚转移,而东南亚在橡胶等原材料等方面上也占有优势。

事实上,自2009年中美轮胎贸易发生摩擦以来,有部分轮胎企业陆续往东南亚转移。赛轮集团在越南开设轮胎工厂,山东玲珑轮胎则在泰国设立海外生产基地。

不过,一家在华日系车企高管7日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汽车零部件生产以汽车市场需求为主,估计暂时不会发生大规模转移,例如近年 来日元大幅贬值,但日本对海外市场出口新车及零部件反而下滑,这是因为日本企业的海外生产增加,该企业尽管由于日元贬值而从日本采购零部件成本降低,但该 企业从就近原则、市场需求等因素综合考虑,主要还是从中国本土采购零部件。

孙木子也谈到,汽车产业链非常长,汽车零部件在上游与钢铁、电子等产业,下游与整车厂等密不可分,目前中国汽车制造产业链在全球最具有竞争力,况且全球第一大车市依然在中国,短时间内汽车零部件生产不会大规模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