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岁植物人女孩“重生”医院倡议社会关注植物人群体

赵英男在妈妈和医护人员陪同下许愿,切蛋糕。昨日,北京军区总医院附属八一脑科医院,为曾是植物人的女孩赵英男举行出院庆祝仪式。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摄

昨日下午,在北京军区总医院附属八一脑科医院,多位医生和家属一起,为12岁的苏醒植物人女孩庆祝“重生”。据医院介绍,脊髓电刺激手术是女孩苏醒的主要因素,9月底已将植入她身体的刺激器成功拔除。

本报6月18日报道,去年1月18日,安徽宿州女孩赵英男因突发脑出血昏迷,随后处于植物人生存状态,长达258天。

“植物人女孩”在蛋糕前许愿

昨日下午,北京军区总医院附属八一脑科医院8楼,多位医护人员为赵英男举办出院庆祝仪式,她对着只有一根蜡烛的蛋糕许愿,寓意她“重生”。

刘瑞祥抚摸着女儿的头,不停地向医院表示感谢。赵英男抬头看着妈妈说话,神情与常人没有差别。庆祝会期间,她可以独立行走,与周围医生交流、合影。

据刘瑞祥介绍,2014年1月18日,赵英男因脑出血成为植物人。当年7月,她带着孩子来到北京军区总医院,做了脊髓电刺激手术。两周后,英男渐渐有了意识。

“医生说回家对于孩子的记忆恢复更有帮助,我就带着孩子回到老家,她的状况一天天变好。”刘瑞祥回忆,去年7月26日,赵英男左手突然抓膝盖;8月23日,听见父母吵架后流泪;9月6日,听见自己哼唱骑马舞跟着笑出声来。直到去年10月3日,英男可以配合指令做出动作,医生告知,这说明孩子在昏迷近9个月后,已经苏醒。

“孩子的恢复很快,我现在给她请了家教,学习小学5年级的课程,但孩子视神经受损,视力只有0.6,连黑板都看不清,暂时还不能回到学校上课。”刘瑞祥说出对孩子上学的担忧。

一年治疗花费近百万元

据北京军区总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何江弘介绍,刺激器就是在脑干起源的地方,贴一个电芯片,给病人持续的脉冲电流,通过这种外部刺激,来激发意识。

赵英男是在植物人状态6个月后,进行脊髓电刺激手术,此前有4个月没有任何康复迹象,而手术后的两三周,孩子就有了反应。“可以说,刺激器是孩子促醒的主要因素。”

由于赵英男已经苏醒并逐步恢复正常,可以不依靠外部刺激,今年9月底,医院为孩子进行了刺激器拔除手术。

“就如同残疾人丢掉拐杖一样,刺激器的拔除意味着孩子已痊愈,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何江弘说,这种脑出血导致的植物人,苏醒的概率连10%都不到,她能够醒来,并且拔除刺激器正常生活,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何江弘介绍,赵英男这一年的治疗,已经花费近百万元,很多植物人家庭承受着沉重负担,希望社会能够多关注和帮助植物人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