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桶装水涨价了。”昨天有市民反映,自家订购的饮用水涨了1元钱。法制晚报记者走访了京城多家水站,发现几乎所有品牌的价格均有不同幅度的上涨,最高的涨了40%。

部分水站认为,桶装水涨价或是因为上半年农夫山泉退出北京市场,其他品牌“顺势”调高了出厂价。而北京市桶装饮用水销售行业协会负责人则表示,桶装水每年都会因成本上涨,在上半年完成调价,许多人误解调价是农夫山泉所致。

发现

订桶装水得多掏1元钱

家住十里堡的宋女士家里一直喝的是乐百氏桶装水。昨天下午她联系小区水站送水时,送水工带来一份新的价格单,告诉她乐百氏的桶装水涨了1元钱,往后再要水,将按照新价格收费。

宋女士便打算换个便宜的品牌,但送水工告诉她,其他品牌的桶装水也调高了价格。“这平常喝的水也‘悄无声息’地涨价了?是水站自己加价,还是水厂调的?”宋女士感到疑惑。

走访

桶装水调价 最高涨40%

根据宋女士的反映,《法制晚报》记者昨天下午、今天上午走访了团结湖、呼家楼、四惠东等地的多个水站。这些水站提供的桶装水价格均有不同程度的上调。

品牌方面,不论是雀巢、乐百氏、娃哈哈、景田、怡宝等知名品牌,还是本地品牌香山佳品、燕京等,价格均上调。上调幅度最大的是怡宝,高达40%。

而同一品牌的水,在不同水站涨幅有差别。比如雀巢桶装饮用水,呼家楼附近某水站每桶上调1元,四惠东某水站上调4元。

探因涨价缘于水厂上调出厂价?

对于涨价,呼家楼一家水站的负责人王先生称,是因为送水工紧缺,“招人得涨工资,这是不是成本?另外运费、房租都涨价了,我们肯定不能原价销售。”

而四惠东一家水站的负责人刘先生则表示,工人工资、运费等成本上涨都是次要原因,“涨价主要是水站从桶装水批发站那拿到的水就涨价了。源头是水厂开始调价。据我所知,雀巢水出厂价从21元涨到23元。”

少了农夫山泉其他品牌跟着涨?

水厂涨价的原因又是什么呢?团结湖附近的水站负责人李先生说,自从农夫山泉退出北京市场,其他品牌就陆续开始涨价了。

刘先生表示,大概是在“五一”以后,各品牌的桶装水就陆续开始涨价。“由于当时农夫山泉宣布退出北京市场,原有的消费者就需要更换其他品牌,导致其他品牌的水需求量大涨;另外,由于农夫山泉定价高,其他品牌如果不涨价,就等于自降身价。”

回应价格受成本影响与农夫山泉无关

上午记者联系雀巢方面,相关负责人表示,最后一次调价是今年6月份,当时每桶涨了2元。“当时调价是由于运输和人力等运营成本上涨导致的,跟农夫山泉退出北京市场并无关系。”

随后记者致电北京市桶装饮用水销售行业协会,协会常务副会长袁军表示,桶装水每年都会在上半年完成调价,今年上半年调价的时候正好遇上农夫山泉退出北京市场,许多人误解为调价是农夫山泉所致。

他说,全北京的桶装水一天销量在60万桶左右,而农夫山泉只占其中1万桶左右。另外,北京市桶装水品牌有上千个,农夫山泉退出完全不会影响到北京市整体水价情况。

至于桶装水调价的主要原因,袁军表示,这来自原材料、人工、房租、运输费用、运营成本等方面的上涨。袁军举例说,2000年,水工包吃住月薪400元,现在月薪至少4000元,涨了10倍;油价从3元上调到7元多;房租更是翻倍,相比较桶装水价格上调幅度远远不及。